本期推荐

 

 

 

 

 

 

  

 

 


一得录        201010

“真实”赋予形象宣传灵魂 苗俊杰

信任的价值 周云龙

媒体的“失言”与“失声” 巴晓芳

说长道短

降半旗是“国旗降到旗杆一半”吗?   秦殿杰

更要采访“买瓜者”   王保国

“泔水不可养猪”的启示   王洪武

何必“长篇大论”   周宗胜

应多刊登这样的社会新闻   陈尚忠

治治“虎头蛇尾”   童彬

突发事件报道不能模糊   金海燕

 

一得录        201009

向冯小刚学“贴近”  周云龙

神仙屡出山,媒体别再跟风了  龚升平

不妨从另一个角度看     

说长道短

拉长报道的“景深”  罗建华

大学教授也需加强媒介素养  铁铮

40条生命呼唤“防溺新闻”  胡永球

这条“新闻”用心良苦  陈子暄

该反思的不仅是职业“新闻线人”的道德  张剑虹

有些“曝光”不准确 周宗胜

媒体使用国家机关名称应准确一致  包世华

小交警上岗报道应谨慎 张建军

 

一得录        201008

相亲节目的“原生态”  刘存宽

需动大脑筋的“小新闻”赞  丁新华

记者应善于为群众“代言”  许贵元

说长道短

记者动笔要“心里有数”  金海燕

一天看病一千次?  周宗胜

别让倡导低碳骤然降温  郑成海

标题不能随意渲染  霍桂华

标题怎能如此冷血  杨春燕

世博会也是素质“大考场” 易国斌

谨防借用“专业”稿件  代桂云

刹一刹愈来愈长的署名  孙建清

 

一得录        201007

可以姑妄听之,不可姑妄言之  巴晓芳

虚假是节目低俗之源  周云龙

魔力就在故事中    群

说长道短

这样的“不报道”值得赞赏   王保国  

没必要生拉硬扯   郭毅

新闻论文写作应联系实际     罗艺

控烟宣传不能只在“无烟日”   金海燕

“魔咒论”辩解有害无益     陈尚忠

“无意”中违法   胡永球

这条新闻经得起细琢磨吗?   王保国

既要“英勇”也要科学应对   陈洪标

 

一得录        201006

学会“被善待”  尹明华

不真诚的节目走不远  周云龙

“言传身教”的意义  左正红

说长道短

数字报不应回归免费    张之俭

原本就不该收费    铁 铮

数字版收费应降低门槛   张传发

何必与时俱“套”   黄团元

是“城乡结合部”吗?   秦殿杰

莫难为了采访对象   刘飞锋

少给乏味活动捧场   陈晓东

 

一得录        201005

媒体的温度与高度  王耀林

大街只是深入生活的一个突破口   

为什么热衷报道“死亡”消息  陈尚忠

说长道短

期待记者多关注科技明星 周 宏

面对惨烈为何微笑   翟如海  郑德顺

海南房价飙升中某些媒体的“作为” 耿宝文

她的稿件为何与众不同   马 健

首都植树日  媒体不太绿    

又见“门” 朱子忠

又见“弯道超车” 巴晓芳

又见“叫春” 张国军

 

一得录        201004

寻找那种眼神  方 群

也说定位  尚德琪

短新闻的境界  蒋剑翔

说长道短

媒体该怎样“追星”   

无聊的新闻关注点  杨光民

这样的创新应该更多些   王旭东

除了新闻价值外……   汪 林

“金钱意识”太强了  陈尚忠

缘何集体炒作   龚立堂

应宣传健康民俗  孙建清

 

一得录        201003

为“网络新闻发言人”喝彩  侯召迅

冲动的媒体  石佩川

脱口秀:不是脱口而出的秀  周云龙

说长道短

警惕过度炒作“民工荒”   陈庆贵

“不接待”与“被接待”   张希平

报刊方言需要“统筹兼顾”   黄团元

太多的“强调指出”   林培

为什么总炒作“无聊”?    田斌峰

莫在追求“真实感”时遗失“人文关怀”   逯彦萃

岂能如此传闻变新闻   平凡

 

一得录        201002

何必回访周正龙  吴小兵

学学体育新闻的拟题艺术  彭友茂

鲁迅开出的防错纠错良方  秦殿杰

说长道短

19年一天不休息?   张剑虹

数据应符合基本逻辑   吴志强

深度报道要警惕“主观推理”   马子雷

补上“常识”这一课   刘飞锋

很想知道什么叫橙色警报   张传发

记者不能以偏概全     广

 

一得录        201001

邓拓与《老百姓》的启示  郝斌生

记者也要会“听话”  石劲松

媒体导向应崇俭遏奢  巴晓芳

说长道短

农村有线广播没有过时   张良忠

少贴“80、90后”标签   刘欢欢

带“洲”字的十个地名值得关注   王佳伟

该有的人文情怀   雷泓霈

“不差钱”的误会     

何必公开“人情账单”   胡永球

记者怎样采访   王志广

 

一得录        200912

舆论监督与国际视野  申尊敬

三个月培养一名评论员? 滕朝阳

媒体传播应“戒烟” 童钟鸣

说长道短

为这种记者感动   刘 祎

怎样看待“大学生应聘做淘粪工”   李振勇

都市新闻不可“无厘头”   陈大勇

何必硬凑“十大新闻”     

媒体对官话、套话、大话和废话负多少责   王立雪

有意为之的虚假新闻   崔中波

   

一得录        200911

作践逝者的节目能走多远?  张剑虹

没有不好的回答,只有不好的提问  尚德琪

“总理纠错”与“客观报道” 黄团元

说长道短

做新闻不能想当然   代桂云

“酷似”还是“有点像”?   彭友茂

“念词儿”当戒     

标题不能以偏概全   金海燕

“史上最”与新闻作风懈怠     

如此巧选角度   刘飞锋

房产信息,何时给百姓一个清晰的视听环境   周成功

 

一得录        200910

媒体怎样看待刘翔复出  李洪太

不能把所有捐助都当新闻    斌

足球报道不要“血腥、诡异、妖魔化” 陈奎智

说长道短

把差错变成“财富”   秦殿杰

新闻不应赞赏这样的“绝活”   胡永球

请“媒体人”爱惜自己的身份     

洗一坨鸟粪多少钱?   陆春祥

别炒作大学生争做淘粪工   徐林林

如此夸大的标题   金海燕

避免假新闻基础上的评论   尹伟欣

 

一得录        200909

技术越先进,记者越懒惰?  刘福利

报人莫让读者笑  卢汴生

媒体“秀”“才”当慎重  巴晓芳

说长道短

“薅苗风景”探源    孙建清

发挥数字报的作用   张宏莲

警惕发稿排名诱发假新闻   穗素杰

案件报道不是表扬信     

不会用“的” 的记者   彭友茂

称呼地方行政名称应规范   孙建清

“可能”新闻不能泛滥   杨振威

谨防炒作“卖器官”   程桂香

 

一得录        200908

“导演”新闻使某些西方媒体露出马脚    张剑虹

两瓶墨水、五瓣公章与典型报道  郝斌生

要不要电话采访   张之俭

说长道短

“图文并茂”描写犯罪细节可能触犯法律   胡永球

提倡这样的“停止采访”   王卫明 

怎会有这么多“秘密”?  刘泱育

是否 “特大” 应由读者评判     

媒体谨防被人恶意利用   余亚仕

新闻不够怎能绯闻来凑?   张剑虹

 

一得录        200907

电视“过度娱乐”到几时  申尊敬

今天更应倡导“传帮带”  童钟鸣

“讨要掌声”含蓄点好不好  周云龙

说长道短

新闻帮扶应形成机制    胡永球

保护老通讯员 的积极性    赵志峰

采访对象的选择    杨振威

“独家专访”应该访谁?    王保国

如此价值取向不可取    刘晓华

少发“恐怖片”    王  锋

切忌想当然    吕  斌

简化不能违背原意   金海燕

 

一得录        200906

清明:请为痛心伤怀的人留一点清静  樊拥军

也谈当记者成了导演  许成木  李晓丽  张建华

如此“平民视角”  刘存宽  

说长道短

真情的力量   许成木

“挂名现象”亟待规范  陈新勇

记者写稿切莫网络依赖  詹德华

图片主题提炼要恰当   石月平

新闻标题不能故意误导   金海燕

当新闻遭遇孩子命运   刘飞锋

跑题的提问   孙连洲

 

一得录        200905

放下架式  尚德琪

采访,不是给群众添麻烦    斌

从“亮短”看典型宣传的“度”   明

说长道短

“一句”胜“千言”   刘飞锋  

慎当“包公记者”    张  萍

岂能如此“保护”新闻价值    刘晓华

青少频道不宜播成人情感节目    杨振威

别让读者有阅读障碍    吴  广

好事儿要报道好    杨伟广

是“常态”还是“新闻”    王志广

 

一得录       200904

“涵养”新闻资源  王耀林

当记者成了导演  江汉超

令人惴惴不安的收视率  周云龙

说长道短

对农报道应全面兼顾   吕  斌

如此夸大渲染   吴  广

提倡总编“先耪第一锄”   赵志峰

如此软文误导患者   徐一化

是监督还是“报信儿”   孙连洲

猜测岂能作为新闻的依据   张剑虹

宣传善举不能忽视法律精神   胡永球

 

一得录       200903

当赵薇面对媒体“变聪明”之后  周云龙

数字和用数字说话的人  尚德琪

记者如何打磨“宝剑” 傅根洪

说长道短

干旱不等于粮食减产 李启松

应尊重采访对象   

两会访谈不可“老生常谈”   童钟鸣

再驳春节报纸休刊     

且慢“拍手称快”   刘荣才

追问“项目同时开工”     

是否做到了平衡客观   韩晓杰

 

 

一得录       200902

小车慢过万重山  申尊敬

“我是看着你的节目长大的”  周云龙

有关“承诺”的报道    斌

说长道短

大学生就业报道的负责之举   张文波

巧合,还是凑数?   彭友茂

记者关注点不要走偏   张沛灏

“无名氏”,叫我们怎能“不会忘记”?   张传发

慎重报道十四岁少女获超模冠军     

创办农业卫视更是一种责任   曾革楠

警惕报道中的“洋腔洋调”   田建平

 

一得录       200901

“开口费”也当治理  童钟鸣

“软文”痼疾与救赎  范正利

从改变电视的语态开始  周云龙

说长道短

媒体岂能如此“攀亲”   刘晓华

不能把什么都归咎金融危机  蒋小云

一条新闻的几点不合理   张成才

法治报道应注意保护办案人员的隐私   张剑虹

又出现这样的摆拍图片   周宗胜

好人好事报道为何隐去姓名   胡永球

一栋楼就有效缓解看病难与贵?   吴  广

警事新闻不是警匪片   张文波

打假报道中慎用“案值”   刘江船

 

一得录       200812

说长道短

应关注果农利益   陈春淋  

莫让新闻主角退居幕后   彭友茂  

媒体的客观报道与法律底线   林  培

新闻用词不可随意   孙建清

从“楼市不容乐观”看倾向性   王志广

文物回归勿需过分关注  周祖荣

奥巴马何以成了“黑老大”?   童钟鸣

这是重奖吗? 吕  斌

 

 

一得录         200811

“睡不着”的欣喜  申尊敬

从郭沫若的“一字师”谈起  武昌和

媒体批评媚俗几时休  张银杜  

说长道短

凭良心提问   竺隽吉

记者的口头禅应少些   吴志强

“九亿农民”说法早已过时   王卫明

不宜如此报道“神七是怎样炼成的”   徐林林

由报纸涨价想到的   鲁  鹏

 “走光”与“露点”新闻当禁   王志广

让读者看懂   刘飞锋

“现象报道”的模式化不可取   刘福利

 

 

一得录        200810

理性应对频现的经济热点  徐兆荣

另类的新闻造假  孙  杉

企业报主角应该是谁  许贵元  

说长道短

“染指”不是褒义词   孙海庐

不要把成就报道做成统计简报   张文波

标题不能为轰动而误导    张成才

有些新奇做不得新闻    刘福利

让采访对象自己说话    贺  威

模拟“新闻”之辩    吴  广

谨防零点以后的“违规”   徐林林

农村题材影片期待媒体关注   李富柳

 

一得录        200809       

一得录          200808

记者就是记者  杨培忠

为什么还“炒作状元”  周云龙

计生报道多点“人情味” 童钟鸣

说长道短

谨防体育新闻的八卦走向   徐林林

让这样的新闻降降温   张文波

比“宣誓”更重要的   陈亦权

警惕道听途说的“新闻”   何勇海

还款率怎么可能超100%   胡永球

警惕新闻成为“犯罪教科书”   余祥鹏

刊播过“母爱短信”的媒体应尽核实之责   唐远清

 

一得录 

说长道短

不要什么都打“奥运”牌   赵良武

军事新闻需要保密   邱际华

坚守职业道德底线的一次实践   刘飞锋  

涉黄广告何以死灰复燃   徐林林  

莫将镜头只对准明星火炬手   刘  鑫

一篇稿只能用一个计量标准   胡永球

治治“负面新闻崇拜症”   朱瑞莲

新闻标题要通俗易懂   占自华

令人惊叹的字幕错别字   余清明

 

 

一得录                200806

一得录      

一得录                        200803

说长道短 

记者应该什么样?  卢基莹

如此“有闻必录”  刘泱育

弄巧成拙的细节  吴  广

报道艺术招生要讲究正确引导  铁  铮

“益智抢答” 不能愚弄公众  刘  荆

正面报道的负面效应  彭晓全

新闻标题“泛问号化”与“泛‘或’字化”  吴锡俊

 

一得录                          200802

      鼙鼓与时艰  朽  木

      灾难报道中的庸俗价值观  陆高峰

      误的病根  吴小兵

说长道短

融入百姓生活,开拓差异化报道新阵地  朱国圣

有感报社帮农民“卖”桔子  欧阳锡龙

一封转稿函的感动  杨陈晨

莫把“免征额”当“起征点”  林永友

对奥运开幕式细节报道的担忧  张文波

对《通讯员证》进行年检值得借鉴  周宗胜

延期一天刊发时评又何妨  孙建清

新闻报道夹杂外文应注意解释  陈苏全

 

一得录                                200801

      电视新闻里的“伪新闻”  孙  杉

      有无道德底线  姜  涛  周  欣

      少些渲染奢华与炫富  苑志强

说长道短

别让他们一直缺席  占自华

做出来的“真新闻” 丁杰

不要随意拿生理缺陷说事  朱敏

莫为“厚葬”鼓与呼  王庆顺

残酷的提问  何百林

采访对象要有针对性  白明山

老报人的品格  韩子英

 

一得录                                200712

   假记者身上有多少是真记者的问题  周云龙

   常回头看看,如何? 孙  杉

   奥运报道,你准备好了吗? 潘  政

说长道短

竞技报道不宜轻言“轻松” 杨正毛

媒体的关注点应放在哪里  张  楠

过分报道周正龙拍虎无益 张治炉

庸俗迎接奥运不可取  陆高峰

切忌“媒体审判”  周立顺

署名位置温暖通讯员的心  涂玉国

注意精确新闻的精确性  刘  毅

救父何必要“卖身”  程桂香

报纸论斤卖的尴尬  杨陈晨

 

一得录                          200711

在富豪榜面前媒体立场何在  朽  木

“美文”的丑处  孙建清

 信息传到哪里去了  钟  翰

说长道短

 

人文关怀说发稿   贾华

关注名人的什么更重要  铁铮

请勿滥用专家类消息来源 张宸

媒体不能只盯着冠军  刘福利

不要把“问号”留给读者  张文波

新闻报道不能“顾此失彼”  周宗胜

有感于两元稿费单  王洪武

 

一得录

说长道短

“评论记者”值得提倡   杨陈晨    

可贵的尊重    欧阳锡龙

简化怎能违背原意   金海燕

“新闻让路,广告先行”不可取  涂俊明

媒体,请克制过度的神童情结和奥运情结  郭根深

“排污广告”与媒体责任    周士君 

随意剽窃太不“厚道”   孙建清

注意“嘉宾”语言的导向和文明   胡永球

 

一得录   他们也是勇士       曾革楠              200709

                记者的“行业态度”    尚德琪

                “思想懒惰”的报复      周云龙

第八届长江韬奋奖获奖者简介

说长道短

 采访对象为何反客为主   张文波

 莫为“无聊”做广告     黄继锋

 “八月飞雪”考验媒体公信力   周成功

 怎能无端“骂人”  张传发

  慎用“史上最”   孙建清

  岂能渲染鬼魅之气   刘福利

  岂能一句提示敷衍了之   王思宁

  报道“冒险”事件莫忘提醒“避险”   余清明   

 

一得录   体育报道的“规律”  刘泱育   2007.08

         早产新闻析  王保国

         假新闻的出炉不是偶然   曾革楠

说长道短

  勿曝光受助孩子  王文毕

  地方报纸时评不能总是异地说事  胡中惠

  谁还该为假新闻道歉  铁铮

 

新华社驻外机构建立60周年    2007.07

一得录

一得录

     从对农民工心态的误读谈起  周云龙     2007.06

     学学网络写手的文体创新    维

     避免“残忍”    杉

说长道短

  挑错·认错·改错   秦殿杰

  一个媒体的十年承诺  张文波

  警惕缺乏新闻源的报料“新闻”  刘飞锋

  怎能主动策划“斗地主”大赛    贺年盈

  多了一字  少了人情味      刘飞锋

  不要犯专家依赖症     孙建清

  不应披露案件侦破过程   沈正赋

  如此“现场感”       瑛

 

一得录

  梁晓声为何对记者“刮目相看”  卢汴生    2007.05

 “暴富神话”和媒体教训  金建民

  媒体的文化氛围  李浪婴

说长道短

  让好的多起来,多的好起来 杨陈晨

  “钉子户”报道的媒体责任缺位  陆高峰

  媒体对“巴拿马病毒”的误导  刘雅琴

  从“茶水发炎”报道看媒体“浮躁症” 马耳

  过分关注“首发”的弊端  罗如岗

  “炮轰”泛滥  刘福利

  媒体的两会热线也应有回声  曾春光

  “百年不遇”也不能滥用  孙杉

信息速递

 

 

一得录

  儿女情长也英雄    隽                      2007.04

  记者遭遇暴力与镜头暴力    维

  滥用影响力是危险的游戏  尚德琪

说长道短

  做好事也要把好关  王思宁

  慎言“伟大”  刘同江

  细节的尊重  耿银平

  新农村建设更需信息扶持  刘纯银

  没必要讨论的问题  高金国

  媒体的“兴奋点”在哪  欧阳锡龙

  对材料的核实很重要  冉明仙

 

一得录

  范长江是小品演员?               陆春祥    07.02

  换位思考的思考                   周尚科    07.02

  泛娱乐化延误新闻媒体现代化       刘江华    07.02

说长道短            
信息速递          

 

“全程陪同”猜想                   卢汴生    07.01

不要把痛苦撕开给人看               孙振军    07.01 

尊重好心人的权利                   马  野    07.01

信息速递06.12

说长道短

 

莫从吠影作吠声                      赵  维   06.12 

对名记者的遐想                      吴乐珺   06.12 

茄子是个什么味?                    孙  杉   06.12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010-63073233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