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答案

—— 读《英国摄影师蒂姆·赫瑟林顿的工作照》

□翟铮璇

 

1854年,英国《泰晤士报》著名记者威廉·拉塞尔爵士成为第一个职业战地记者。此后,战地记者,一个令人敬畏的职业,一群令人敬仰的人们,来到这个世界。他们有着英雄般的经历,于硝烟中,穿梭战场,与爆炸、流弹为伍,与死神伴随左右。

这张战地摄影师的工作照记录了摄影师生命中最后的时光。回首的一瞥,成为英国摄影师蒂姆·赫瑟林顿留给我们永远的回忆。

就在留下这张影像的几小时后,在利比亚西部米苏拉塔市激烈交火的地方, 蒂姆·赫瑟林顿受伤身亡。生命飘散,世界失去一双解剖战争的眼睛。

需要如此靠近战场吗?值得用生命去交换吗?

卡帕的回答是“战地记者手中的赌注就是自己的性命,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离炮火不够近。”

生命之重与摄影师摄影理念间的抉择,是这一问题的答案。不同角度产生不同答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从相机里取出的战地影像,进入电脑,经过庞大的印刷机,制成杂志,递到我们手中,照片背后的执着与理想也一同递到我们手中。那些附着摄影师生命的照片,将战争的面目留给一代代后人。

愿幸运女神永远垂青他们,愿他们平安归来。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