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沙莽莽黄入天

——评《内蒙古出现大风沙尘降温天气》

万智炯

若要在画面的留白处题字,一定是岑参的边塞诗: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

汉唐以降,世事变迁;斗转星移,常在一瞬之间。思接千载之际,意欲与前人所见略同,大漠许能得其所哉。岑参当年看到的,亦是如此;只不过,列队前行的是众将士,而非众群羊。当年血战的疆场,已是交战双方后代的牧场。

肃杀的气氛,依然能透过镜头。从色调分布而言,风沙已搅得天地间混沌一片;远景拍摄,主体步履蹒跚;将之定格在天际线上的构图法,衬得天空和大漠极为辽远;由衣裾、衰草的摆向等细节判断,他们在顶风前行。环境的粗砺,逼显出生命的脆弱与渺小;而脆弱渺小又在粗砺中顽强生长,逼显出生命的坚韧与连绵。

汉唐以降,多少代人在这欢歌劳作、厮杀繁衍,胯下的战马也已变成机械化的摩托;然,苍茫的大漠没有变,呼号的白毛风没有变。旁人惊叹的壮美就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旁人无法体会的痛苦与煎熬也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承受是他们的本分。

人的精神之美,在这大自然的艰险之美中显现。

2009年12月24日,阿巴嘎旗两位牧民冒着风沙将羊群收拢赶回棚圈。(任军川摄)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