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回顾展望  开拓前行

坚定信念  应对挑战  科学发展 部分媒体负责人、学者寄语2009

历史风云中记者的辨析与把握

 

 

 

海水的心情

——《海滩》

万智炯

古人多画山,点染勾抹间,胸藏万千丘壑,岿然不动。今人常拍海,吐纳汹涌处,眼收潮起潮落,变幻不居。

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老先生触到了山水之心和世道人心。智者如水,无固定之形,行非常之思,活泼因而喜乐。

从中,许能窥知摄影师为何爱去海边。

早晨的海,与中午的、傍晚的、深夜的海,大不一样;晴天的海,与多云的、暴雨的、狂风的海,大不一样。譬如颜色,青色、蓝色、灰色、黑色、绿色、红色、金色……不同时刻,不同面貌;每种不同,皆为别样心情——

正好入画。

微立海滩,任由潮水涌过,常有被席卷而去的错觉;再强烈的个人情感,当时亦为大海心情所化,飘飘忽终其所归。时人,或满腔愤愤,赏夕照余波,遂觉和风细浪之情;或颓丧萎靡,观水何澹澹,顿生星汉灿烂之慨。

当此情景,“境由心生”似能改为“心凭境生”。海滩其实不适合跑步踢球,沙软陷脚,吃力程度较日常多出两三分;但金色光线、金色浪涛、金色海岸,不由得叫人跳入画中,追逐嬉闹;累么,不觉得。

大片的欢乐,与潮水一起涌来。

 

2008年12月26日,在秘鲁首都利马,几个孩子在落日时分的沙滩上追逐戏耍。

    (新华社/路透)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