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偶像的清晨

万智炯

上上个世纪的老尼采,用《偶像的黄昏》把诸多偶像拉下神坛;历史的吊诡在于,他自己也变成了偶像。人们一直需要偶像,无论内心还是行动;只不过一百多年后,偶像不再象征牢不可破的神性准则和道德律令;偶像是用来追捧、欢呼、比较、超越的,当然,还有随时随地的唾弃和遗忘;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深入人心,加上大众传媒的“造星”特质,让偶像如同雨后的蘑菇一样层出不穷。

这并不可耻,按照那个智商高达194的天才心理学家马斯洛的说法,人满足了低层次生理需求后,必有第四层和第五层的“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的需求”。“在人自我实现的创造性过程中,产生出‘高峰体验’的情感;这是人的存在的最高、最完美、最和谐的状态,有一种如醉如痴、销魂的感觉。”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这种“人生的最高奖赏”,人们将暂时未能完成的“自我实现”,“移情”到偶像身上,通过想象他的现在来触摸自己的未来,丈量离未来还有多远的尺度。那些获得,或被认为获得这种高峰体验的人,就成为大众注视的目标——偶像。

那么,影像如何表现大众的偶像?关键是,那种渴求与被渴求的对比,还有,一点点如醉如痴。

满是手掌的画面,虚的、实的、摇的、举的;每一双手都是颗欢呼的心,跳跃奔腾。突然一张浅笑吟吟的脸,在热烈气氛中陶醉又略带羞涩;他若隐若现在人群之中,表现地亲近而触手可及,完全的自己人做派;这才是偶像的现代气质,可看可摸可以学。

现代大众与偶像的这种微妙联系与蓬勃情感,被摄影师顷刻表现;他的拍摄手法必须提及——大量使用重复但是反差巨大的背景物体烘托主体。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