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2015:如何更好地 挖掘、讲述“中国故事”

积极理性务实推动媒体融合健康发展

呼格案报道者、新华社记者汤计素描

“融”时代报业广告的转型与发展


2014四季度新闻传播类书籍排行榜

 

 

 

 

 

在新华社总社领导的支持下,汤计的第二篇、第三篇参考报道很快刊发。在中央领导、最高检和最高法领导的关注下,“赵志红”系列杀人案被“暂时休庭”。呼格案的关键“证人”被保住了。汤计的这两篇参考报道虽然起到“枪下留人”的作用,但到2007年11月,赵志红杀人案一审“休庭”一年了,呼格吉勒图“流氓杀人案”的立案再审却一直被搁置。呼和浩特市法律界人士嘲讽说,该死的没杀,该活的杀了。

为了加快这起冤案的昭雪步伐,汤计仍然不放弃,他克服许多困难,采访了办案民警、律师和有关法官,于2007年11月28日写出第四篇参考报道;《内蒙古法律界人士建议异地跨省区审理呼格吉勒图案件》。这篇报道受到最高法院领导关注,派人到内蒙古调阅了呼格案的案卷……可惜,由于自治区高院个别领导态度消极,呼格案的复查没有任何进展。

2011年1月,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政法委领导相继更替。汤计认为政法部门主要领导干部的更替,为呼格案平反带来希望。他于2011年5月5日写了第五篇参考报道:《呼格吉勒图冤死案复核6年陷入僵局,网民企盼让真凶早日伏法》。这篇报道再次推动最高院领导关注,自治区高院再次组成复查组展开秘密复查。经过一年多内查外调多方取证,复查组认定呼格案原审判决证据不实,符合立案再审条件。

当得知法院要在2014年11月20日上午宣布“立案再审”时,汤计第一时间告诉了呼格吉勒图的父母。作为追踪呼格案真相的记者,他并不恼火呼案前9年的沉静,因为那时大家都认为呼格吉勒图是凶手。他恼火的是已经发现错了,楞是又耽搁了9年……耽搁在哪里?汤计觉得一些领导干部心中缺少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缺少了实事求是面对一切的责任担当!

呼格案报道只是汤计三十多年职业生涯诸多战役中的一个。他的职业经历不缺乏这样的故事。例如,前几年轰动全国的“王木匠”诈骗呼和浩特市政府案,也如呼格案一样是场“硬仗”。2005年,经过调查取证汤计先后发出8篇参考报道,以扎实证据指证呼和浩特市金鹰CBD建设项目存在欺诈、违约、非法社会集资、官商不分等问题,引起中央领导高度关注。期间,阻力多种多样。但汤计不为所动,克服阻力,“笔耕不辍”。最终,案件在公安部直接查办下,以主要犯罪嫌疑人获刑告终2008年11月17日,汤计与新华社总社记者李柯勇合作,以一篇《“神话”的破灭——“王木匠”行骗记》把这场打了两年多的战役成果向社会公开发表,引发强烈反响。

又如,2007年12月24日,新华社播发汤计采写的长篇通讯《万里大造林还是万里大坑人》,向社会揭露万里大造林事件,引发舆论热评。

扬善,饱含深情:相继推出好干部牛玉儒、好干警郝万忠

对待那些“贪官”,汤计横眉冷对、言辞犀利。但他笔下也成功推出不少人们爱戴的好干部,对这些可歌可泣的人物,他总是饱含深情,不吝笔墨。

汤计说,记者这个职业让他有机会接触一个又一个优秀的、高尚的、平凡而又伟大的心灵。那些他曾经采访过的、并给他深刻影响的人,是他一生的感动与财富。

内蒙古自治区成立以来出现过两大“里程碑”式的新闻人物:一个是“草原英雄小姐妹”龙梅和玉荣;另一个就是牛玉儒。牛玉儒就是由汤计挖掘采写,引起胡锦涛等中央领导注意并作出重要批示,而成为新时期家喻户晓的领导干部楷模。

2004年8月20日,牛玉儒的追悼会刚结束,经分社党组批准,汤计便带领青年记者张云龙开始牛玉儒先进事迹采访。近半个月,他们走访上百名干部群众,写出8900字初稿,最后分社领导一字一句地修改压缩,以3200字定稿。

2004年9月21日,这篇稿件刊发在新华社参考报道上,这是宣传牛玉儒的第一篇文章。三天后,胡锦涛同志在这篇报道上作出重要批示。随后,按照中宣部统一安排,中央各大媒体及国内许多知名媒体记者组成采访团,来到了内蒙古。汤计也与总社记者曲志红、分社记者张云龙一起随团进行了采访。新华社共计撰写了16篇长篇通讯、新华时评和消息。《生死面前——党的好干部牛玉儒生命最后的日子》等稿件陆续播发,引起强烈社会反响。

汤计写了很多人物故事,他常常因为这些人物而痛苦,因为他会与被报道的人物心连心、共命运。在采访报道牛玉儒七年后,汤计又被一名一心为民、廉洁从警的基层公安局长所感动并为之讴歌。

2011年6月,汤计到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采访刚刚去世不久,年仅41岁的公安局长郝万忠的先进事迹。最初,对于采写郝万忠,汤计很慎重,也在思考。真的还有那么洁身自好的公安局长?能不能经得起检验?

带着怀疑和审视,汤计亲眼看到了这些情形:宁格尔塔村村民把郝万忠帮村里筹资修建的路命名为万忠路;薛家湾镇社区百姓传唱漫调《好人郝万忠》;那些和郝万忠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在他灵堂遗像前摆上酒菜,像以前一样与他举杯痛饮;遗体告别那天,伊金霍洛旗公安局16名“临时工”抬着花圈,来到郝万忠灵前,唱起“送战友,踏征程……”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