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2015:如何更好地 挖掘、讲述“中国故事”

积极理性务实推动媒体融合健康发展

呼格案报道者、新华社记者汤计素描

“融”时代报业广告的转型与发展


2014四季度新闻传播类书籍排行榜
 

 

 

 

 

 

请你相信

——一名新华社记者的亲历与感动

     

                                                                □ 袁汝婷

 

我记录的,是三组很平凡的小故事。究竟什么才是好故事?我觉得,朴实真挚的,能给人力量的,就是好故事吧。

一、两个年轻人

2014年春天我采访了一位80后小伙子。我见到他时,他正在一间破烂的教室守着三十几个午睡的山里娃。小伙子是这间幼儿园唯一名50岁以下的老师。2012年,他从市里的教师进修学校科班毕业,班里40名毕业生,只有他选择到农村幼儿园工作。他没有编制、没有保,也没有五险金,每个月工资1200元。

我问他,你为什么来这里?他说,我母亲在这工作了一辈子,她说孩子们一直盼着年轻老师来带大家唱歌跳舞做游戏,可没人愿意来,那就我来呗。

这个小伙子叫赵磊,28岁,湖南一个贫困县土家族乡幼儿园的男幼师。

2014年夏天,我认识了一位80后女孩。2012年一整年,她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向环保部以及全国76个市、区环保局申请信息公开,她申请的,是中国122座垃圾焚烧厂的污染数据。她被拒绝了近百次,被怒斥多管闲事。一年过去,在屡败屡战之后,不到四分之一的环保局和约三分之一的焚烧厂,提供了参差不齐却触目惊心的数据。这组数据被媒体广泛采用,许多人因此而知道,有一种无色无味的剧毒致癌物叫二恶英,垃圾焚烧是它的源头。

我问她,这样不轻松、不赚钱、不讨好的工作,你为什么这么坚持?她对我说:我多打一个电话,可能就多拿到一个数据,人们就知道多一些。

这个敢为公民环保知情权而叫板的姑娘,叫岳彩绚,26岁,是民间环保组织的一名志愿者。

这两年,网络上有一个词特别流行,叫做“正能量”。每次听到这个词,我脑海里都会闪现很多画面,由形形色色的年轻脸庞组成。我想,对这个词的诠释,每个人都不一样。

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正飞速发展,也经历着转型阵痛。我们这一代80后、90后年轻人,或制造着问题,或承载着问题,或面对着问题,我们是有迷惘、有失误、有挫折的一代。幸运的是,我们也是充满着开放思维、自我意识和无穷力量的一代。什么是正能量?每个年轻人的答案都不同,赵磊的答案是,没人愿意来,那就我来吧!而岳彩绚的答案,是在被拒绝了一百次之后,还可以多打一个电话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