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2015:如何更好地 挖掘、讲述“中国故事”

积极理性务实推动媒体融合健康发展

呼格案报道者、新华社记者汤计素描

“融”时代报业广告的转型与发展


2014四季度新闻传播类书籍排行榜

 

 

 

 

 

第二类:谨小慎微,缺乏担当

做新闻发言人,必须有担当精神。什么样的新闻需要发言人来说呢?基本都是麻烦事。如果仅仅是发布,也好办,单向传递即可;问题在于光是发布,甚至主要不是发布,而是发言。发言最重要的是回答记者提问。记者的问题通常是据说、听说、为什么、怎么回事。发言人这时的回答,其实就是解释。

是不是可以做个另类定义,即新闻发言人的主要职责,就是部门单位企业团体遇到麻烦的时候,出来解释。无论什么事情,一旦到了需要解释的时候,就或多或少被动了。大事小事、公事私事都一样。没有担当精神,必然害怕发言,害怕解释。

发言人不敢担当的突出表现,是照本宣科。事先准备好台词,不管现场记者怎么问,回答全都是套话,以不变应万变。几年前江西一位防总办副主任接受央视记者采访,记者再问他长江决口有多大、群众转移了没有,这位防总副主任却一直不回答,而是不厌其烦地介绍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部部长、国家防总秘书长、水利部副部长、江西省防总副总指挥等人的重要指示。其间,记者两次打断、再三询问,这位官员继续不紧不慢地念着事先准备好的稿子。由于这次采访是现场连线,同步直播,全国观众又特别关注抗洪形势,这位官员的表现引起了记者和观众的极大反感。

强调发言人敢于担当,绝对不是让发言人口无遮拦,无原则地发表个人观点。有专家形象地说,发言人的脑袋并不完全长在自己的肩上,这并不是说,发言人完全没有自我发挥的空间。发言人说什么,什么时候说,要不要说,自己做不了主。但是,发言人却可以做到不知道的不说,不清楚的慎重说,没有把握的乱说,必须说的好好说。

发言人确实不好当。有时候,由于事先信息公布不全面,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某种谎言,发言人只能出来圆谎,圆谎这个事儿,是非常尴尬的。说了不信,不说不行,说什么都有人拍砖。尤其是发生突发事件时,有的发言人想抓住时机说,领导不让,要再研究研究。过了时机,舆论已经火烧连营了,领导却让发言人来当防火墙。明知挡不住,发言人也得挺身而出。还有的时候,发言人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发言人这么不好当,又必须勇于担当,这就需要政府给予足够的支持,领导给予极大的信任。

首先,一定要让发言人知情,知道得越多越好。在欧美国家的政治体制里面,政府新闻发言人可以列席最高级别的决策会议,对政府决策的过程及背景非常了解。我国目前的新闻发言人往往被定为某个特定的官阶或职位,不一定了解全面信息。不知情就没办法解释,这显然不行。新闻发言人制度建设的根本,是赋予发言人更多权限。政府要支持发言人不隐瞒、不掩盖、积极应对,主动和媒体沟通。在不违反国家相关法律前提下,就公众关心的问题,能公开就公开。

其次,政府要给发言人犯错和改错的机会,万一出了点差错,政府要尽可能保护,起码轻易不要组织问责。如果政府不信任、不保护,发言人为了避免出错,肯定不敢担当,会更多地选择沉默。这无疑背离了设置发言人的初衷。

第三类:拖拖拉拉,没有时效观念

与记者发稿的及时性要求相比,发言人发布信息的速度往往太慢。发言人没有时效观念的典型表现,就是不尊重记者的发稿时间要求,这种表现最让记者讨厌。

记者联系采访,走程序无可厚非。但很多时候,记者的采访函却是石沉大海,一些政府机关连理都不理;即使进入程序的,上报领导,下商部门,层层审批,审来去,等到通知记者采访时,往往已错过了记者发稿的最佳时机,甚至是彻底过时,记者已没办法、没必要再发稿。特别是遇到突发事件,发言人能不能接受采访,很难给记者准信儿,总想等调查清楚再发布信息,总在反复斟酌新闻稿。更多的时候,记者给发言人打电话了解情况,根本打不通。

一些政府机关的时效观念不强,在记者看来就是官僚衙门作风。这些行为很容易加重记者对该机构的不满,实际上也增加了新闻发言人日后的工作难度。事实上,发言人与记者都是为新闻而生的,时效性是共同追求,发言人没有时效意识,就是失职,这种失职,严重影响到记者的工作是否尽职。

为什么奥运会前后记者非常喜欢当时的北京市环保局新闻发言人杜少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杜少中不拒绝记者,电话24小时开机,不拒绝任何一个来电。杜少中曾经说,善待媒体就是让记者随时得着你,无论发布会还是个别采访,都给时间多提问题,有问必答,特别是解释专业问题,那是不厌其烦。也正因此,杜少中维系了一批让他很得意的记者朋友,甚至有记者长期帮他准备新闻通稿。

杜少中说,如果手机打不通,尤其是夜里打不通,或者有问不答或答不明白,记者着急发稿,有时就按自己思路蒙,有时会去采访专家,但有些专家并不靠谱,常常会误导公众。报道一出来,后果很可怕。曾经有一次,杜少中在单位参加重要会议,有记者给他打电话,没接。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问题了。他坐在马桶上给那家媒体的社长打电话,一上午都在处理这个事。

其实可以算算账,记者打电话找发言人,发言人来解读,要比让别人说更可控、传递的信息更准确。刚才说到,解释是很尴尬的事情。要想减少解释,必须事先多解读。解读越早、越细,需要解释的就越少。

湖北省武汉市曾对回应不及时的新闻发言人进行约谈。2014年10月,最高法新闻发言人表示,如果系统内发言人在工作时间故意接电话,经核实后将进行处理。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