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第二十四届中国新闻奖:变化暨获奖探秘


评委眼中的“好记者、好故事”


感受获奖者:专访刘思扬、向泽映


都市报20年:从“第一张都市报”看融合发展与报业未来


我的APEC现场报道与思考


那些“坚守”的记者
 

 

 

 

 

以改革提升中国新闻奖权威性和影响力

——《中国记者》专访中国记协主席、

中国新闻奖评委会主任田聪明

                           

                                                □ 本刊记者 梁益畅 张 垒

 

第二十四届中国新闻奖和第十三届长江奋奖评选已落下帷幕,又开始筹备下一届两奖评选。近年来,中国新闻奖和长江奋奖评选越来越受到业界和学界关注,本刊专访中国记协主席田聪明,请他分析过去几年两奖评选改革的难点、重点,并介绍两奖下一步的工作重点。

中国记者:近几年来,中国新闻奖得到业界和学界越来越大的关注,这与其锐意改革是分不开的,您是如何考虑中国新闻奖评选的改革问题?

田聪明:2007年,我开始担任中国新闻奖评奖委员会主任,实际主持工作是从2008年开始。2008年时,两奖评选工作还是分开进行,长江奋奖评选会在吉林开,中国新闻奖评选会在上海开。第一次主持评奖工作,老实说我对评奖工作基本不了解,对存在的问题估计不足。

我有个工作习惯,就是把工作做在前面,凡是这种会议,90%的工作应做在准备阶段,真正开会只占10%即可。评奖会开始前,大家都说没有问题。结果到了真正评奖时,各种问题还是源源不断冒出来。有评委建议照老规矩,只以票数定输赢。但规则都没有明确,怎么投票呢?怎么保证投票的公正性啊?最后,只能是采取一些权宜之计。比如中国新闻奖评选过程中,我把评委委员会副主任和有关人员集中在一个会议室,对各小组推荐候选作品中反映出来的问题,拿到这个会上研究解决。然后是公示,公示后发现并经核实有问题的,不论作品还是人,都坚决拿下来。就这样,好歹把这一年的评奖工作完成了。

由此,我发现当时整个中国新闻奖的评选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当时的评奖机制,实际上对长江奋奖参评人选和中国新闻奖参评作品的审核,都是由地方记协负责的,各省区市记协轮流。我当时发现了一个客观原因,就是中国记协国内部只有3名工作人员抓两奖评选。而报上来的长江奋奖参评人选50多个、中国新闻奖参评作品五六百件,根本看不过来。而地方记协的人员大多是临时借来的,这就使审核工作“成了那么回事”。到了投票阶段,又有一些不成文的“潜规则”:中央主要媒体一定要给,承办本届评选会的省份一定要照顾,然后就是各省市“互相推荐”。当时有一名来自高校的评委说:人们说每年评奖是“分田分地真忙”。所以,实际上没有多少人关心这两奖,新闻界也不把这个事情当回事儿。为什么?就是因为评选缺乏权威性。

所以,2008年评奖结束回来后,我就一直和记协的同志研究改进办法。首先不能再放在地方上评,全国记协要加强审核工作。不是信不过,而是地方的同志没有这种精力和能力。另外,在哪里开评奖工作会,多少要照顾会议所在地,有失公平公正的原则。

中国记者:2008年之后,您采取了哪些改革措施?

田聪明:概括讲首先是坚持标准。为此,第一、无论是获奖的人还是作品,都要贯彻中央新闻工作的原则方针,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必须坚持新闻规律,坚持新闻必须真实,要素必须交代清楚。还有具体标准,比如参评作品的范围就是经主管部门批准的媒体,是上年度内发的原创、首发作品。语法错误、错别字等也做出了规定。

第二、坚持好中选优。中国新闻奖原来是28个奖项,后来又加了国际传播,一二三等奖都有规定的数量,可空缺但不得突破。而中国现在有近两千家报刊,几百家广电媒体,众多的网站,有几十万新闻从业者,每年有那么多好作品,我们只能是好中选优。有瑕疵的作品,包括标点符号错误,至少不能获一等奖项。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