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媒体版权保护的“痛”与“治”

报业转型路径——舆情业务的生长与走向

手机摄影的当下与未来

今天,我们如何坚守深度报道?

2014二季度新闻传播类书籍排行榜
 

 

 

 

 

关于拍照这件事,有两个烦恼:怎么拍下来?如何给人看?在移动互联与智能手机快速普及的背景下,就不难理解手机影赛作为“分享”的一种具体形式异军突起。

 

手机影赛的“版图”与“雄心”

                           

                                                          □ 张小军 周锦帅

 

除了荷赛还在固执地拒绝手机作品外,国内外主流的影赛已对手机摄影作品敞开怀抱,平遥摄影节、大理摄影节为手机摄影作品设置专区——这一切,不过是近几年的事情。

手机终端从功能机到智能机突变式迭代使得手机摄影得以隐隐成为一项独立的摄影门类。在一些激进的表达中,使用相机拍摄甚至已经被称为“传统摄影”。正如马化腾在描述移动互联网浪潮下的传统互联网公司转型心态时所说:“你什么都没有做错,只是太老了。”

现在,通过Twitter、Facebook、微信等社交工具上传的手机照片数以亿计,在体量上毫无悬念地碾压相机的照片产量。但无论如何,手机摄影带来的绝不仅仅是照片数量上的增长,更深刻的改变在于,手机对那些生活中相机难以抵达的场景进行细致呈现,镜头下的世界更加丰富。

相应的,在相机摄影领域的各式影赛,在手机摄影中也应运而生。与过往的影赛相比,手机摄影在继承传统影赛共性的同时也呈现出自身特点。

2013年11月22日 ,中国国际文化影像传播有限公司(新华社图片中心)与新华社上海分社组织的“中国梦”全国手机随手拍活动在上海举行启动仪式,并于2014年5月完成了征集、评选、奖品发放等全部流程。从这次活动的策划和执行中,图片中心的团队积累了一些关于手机影赛的经验。

手机影赛为何异军突起?

关于拍照这件事情,两个需求:信息需求、审美需求。同时,有两个烦恼:怎么拍下来?如何给人看?即拍摄与传输。

解决这两个烦恼有两个思路:一是使相机解决传输问题;二是让手机能拍摄照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移动支撑的“即拍即传”项目(相机内置WIFI模块,登录指定WLAN热点,实现照片快速传输)曾经让世界各地的新闻摄影记者大呼过瘾,但是在民用层面显然还不具备复制条件。现在回看起来,恐怕历史的天平已向第二种思路倾斜。

从相机摄影到手机摄影,什么发生了改变?又改变了什么?一言以蔽之,工具发生了改变,进而改变了拍摄群体的构成。智能手机突飞猛进式的普及使手机成为最重要的影像生产工具之一。它将摄影从一项专业创作行为变成记录生活的寻常行为,将拍摄者从金字塔尖的专业人士扩展到普通大众,引爆了他们的影像生产能量。

智能手机的便携性和附属的软件生态,使“简单拍摄”和“马上传输”的需求点完美结合,极大满足了普通人“拍摄分享”的刚需。在如此激荡的手机摄影普及大潮之下,影赛作为“分享”的一种具体形式,其在短短几年里异军突起也就容易理解了:数量庞大的手机照片亟需“作品”层面的分享平台。

手机摄影的人群分布、作品水准、主题侧重、征集渠道、评判标准都和相机摄影有着很大乃至根本的不同。而这些变化从手机影赛的策划立意之初,都要纳入到考虑范围之内。但手机摄影仍遵循摄影的基本规律,除非未来的几年内人类的光学成像技术取得革命性的突破;否则,手机摄影很难取代专业相机。

理解了手机摄影的“不变”和“变”,才能据此粗略地勾勒出手机影赛的“版图”,并大致揣度到手机影赛在影像产业的勃勃“雄心”。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