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媒体版权保护的“痛”与“治”

报业转型路径——舆情业务的生长与走向

手机摄影的当下与未来

今天,我们如何坚守深度报道?

2014二季度新闻传播类书籍排行榜
 

 

 

 

 

快拍App上线后,用户数直线上升,并呈现全国化态势。截至6月,快拍快拍网用户突破40万。就报业转型而言,这一数据背后是否隐藏着分享“手机摄影”蛋糕的可能性?

 

手机摄影的更多可能

                           

                                                                 □ 傅拥军

 

摄影记者出门竟忘带相机?!

准备动手写这篇文章时,我正在昆明出差。第一次到滇池,自然要拍点照片。同行的台湾摄影家阮义忠老师见我一直用手机拍照片,他问:“你现在只用手机拍照片,不用相机了吗?”我告诉他,因为走得匆忙,相机忘记带出来。

想想,一个摄影记者出门竟然忘记带相机?!这无论如何都是该打屁股的!虽然没带相机,但是我心里并不着急,万一要拍什么东西,我可以用手机解决。  

本人是个地地道道的iPhone粉丝,自从买了iPhone手机,“走到哪里,相机背到哪里”的习惯戒掉了。以前不拿相机生怕会错过什么,可整天背着相机,其实按快门的次数并不多。但现在就不一样,手机常常拍到存储空间不够。让自己更吃惊的是,随身带相机时,见到想拍的东西,潜意识里先拿手机拍,拍完才考虑要不要用相机拍照,结果往往是不再动用相机。手机已完全满足我对摄影的兴趣。

西湖是我一直坚持拍的内容,一是因为我喜欢它,想给它拍点照片,二是因为顺便到西湖放松心情,当作锻炼身体,根本没有远大的创作计划,这是大实话。如果没有以上两点,怎么可以坚持这么多年拍西湖的一棵树呢?背着相机走西湖,走远了,觉得相机好重,干脆就只带手机逛西湖,轻松。不知不觉,手机里积累了很多很多“那么西湖”。去年挑了一些组成《树语》,到大理国际影会做展览,被藏家收藏了30多张,没有人觉得是用手机拍的。

好照片并不需要千方百计去寻找好角度,去刻意经营。心向往之,镜头向往之。我越来越觉得我的手机真的很懂我的心,有时候根本不需多想便选择角度按下快门。这样得到的照片,又真诚又自然,这正是我一直的主张和追求。我越来越喜欢用手机拍摄的那些小照片,虽然它们不是最好的照片,也不是最漂亮的照片,但是对于我来说一定是最重要的照片。它们曾让我莫名喜欢和感动,或曾无意刺痛我的某个神经。这些非刻意而得的照片比那些为工作而拍的照片要来得更加有诚意。

我们的生活已经离不开手机,生活中我们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有问题便会有摄影。我的生活体验以及怎样面对这些问题都成为我拍照的动力。2013年元旦,快拍快拍网推出“快拍365天 每天拍一张”的活动,起始有一千多人参加,到年底时,400多人坚持下来。这些坚持下来的人,人人都可以做一本有意思的书和一个不错的展览。他们对摄影的体会有更深刻的理解,每个人的发现能力、捕捉能力都得到意想不到的提高。世界很大,互联网更大,我们需要把自己缩小。缩小了反而有自己的天地,可以在自己的空间里把握自己,随心所欲,自由呼吸。2013年元旦那天,我也参加了“快拍365天”,很快就坚持到了最后,回过头去看,这些用手机拍下来的照片是我最想与人分享,与人述说的东西。今年,我继续挑战自己,主题为《看相 ——365天,每天只看一位》,我觉得,365天每天都会遇到不同的人,这是一种缘分。我准备将这样的缘分拍下,留作这一年的记忆。我拍每天遇到的人,倒不是真要挑战自己完成什么作品,我是当作与人沟通。现在我已经坚持拍了180多位遇见的人。今年跟我一起参加“快拍365 每天拍一张”活动的又超过1000多人,越来越来多的人用手机来完成。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