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媒体版权保护的“痛”与“治”

报业转型路径——舆情业务的生长与走向

手机摄影的当下与未来

今天,我们如何坚守深度报道?

2014二季度新闻传播类书籍排行榜

 

 

 

 

创新是最核心的“版权”

 

版权,这个困扰中国媒体人多年的心头之痛,因为一个叫“今日头条”的应用,再次登上各大媒体的头条。

围绕版权问题的纷争、口水战、鸣冤叫屈从未停歇过,各种“宣言”“联盟”也曾喧闹一时,愤怒的声讨、凿凿的控诉如缕缕云烟,而现状依旧是无奈和无解。在这场旷日持久的论争中,传统媒体是最早的觉醒者,也是最深的受害者。

没有什么力量比媒体更深刻地改变人们的消费习惯,与传统媒体相比,一统传媒江山的TAB(腾讯、阿里巴巴、百度)以及势头正猛的“头条”们,已经酿成了最为致命的苦果,那就是把免费午餐的门票贴在大众心坎上。为优质内容付费,几乎等同于“白头宫女”的幽怨呓语。

当原创不被保护,“拿来”成为常态,没有谁能够独善其身。昨天的受害者,可能正是今天的施虐人。同行之间、不同媒介之间如探囊取物的“转载”、大大方方的“共享”,助推着版权市场的乱象。

《长尾理论》作者克里斯·安德森在他的经典著作《免费》中写道,世界就是一个交叉补贴的大舞台,最有意思的商业模式是利用“免费”来赚钱。在新闻勃发、阅读市场充裕的繁荣年代,传统媒体和网络之间的“交叉补贴”,满足了各自所需。但当传媒产业开始释放产能过剩信号,免费成了网络抢夺受众的利器,纸媒沦为网络的后勤仓库,守护内容的尊严,便成为传统媒体奋起自卫的选择。

这也许是一场堂吉诃德式的抗争。就当下的媒体生态而言,传统媒体的版权保护之路很难找到确切起点。立法又怎样?即使有了明文法律条款,单个媒体面对汪洋般的抄袭、马拉松式的诉讼、不可控的时间空间成本,打不起这等消耗战。    

抱团取暖,联合围堵,基本是个伪命题。仅就报纸一行,如果没有一城一报的大洗牌大整合,网络总能找到各个击破的突破口。缺乏号令江湖的领军人物,加上各家报团不同的战略考量,再强硬的宣言终将是一纸空文。

更有,严重的同质化,非理性的无序竞争,参差不齐的报纸业态,使得报纸失去了不可替代性,付费墙模式不过是报人的一厢情愿。少数强者尚可以敝帚自珍拒绝共享,大量中小报团还走在与网络同步传播以博取影响力的路上,版权只是一道可有可无的甜点。

但毕竟有人发出了“今日头条,谁的头条?”的质问,群体的觉醒,先行者的探索,正在动摇免费的根基。当网络意识到始作俑者也深陷抄袭和复制的泥沼,丧钟为所有人敲响,痛定思痛的结果,将使大家重新回归常识:创新是最核心的版权。

谋求内容价值最大化,传统媒体必须重新审视自身优势,创新内容生产机制,修炼更具威力的“独门秘笈”,使自己成为不可替代的“一个”。在众声喧哗的社会,互联网的UGC是小碟,独到观察、权威解释、专业分析才是正餐。只有植入创新基因、颠覆传统思维的内容,才能在舆论场上独领风骚,进而在版权博弈中赢得议价权。

谋求传播价值最大化,传统媒体必须实施互联网化改造,创新内容呈现方式。所谓“一个平台生产、多种介质呈现”,其实仍然是报纸为主、网络为辅的旧套路,为什么不能反过来,由介质的特性倒推平台的搭建,由网络的需求倒逼报纸的优化呢?如果基于报纸品牌的衍生产品能够有效占领多元传播的制高点,版权本在我,何惧转录者?

安德森曾经预言,对于信息和脑力来说,机械性制造的脑力产品、可零成本复制的产品充裕了,而个性化、创造性的产品,成为增值方向。在新一轮传媒洗牌到来之前,传统媒体需要做的,就是减少机械性、可复制的大路货,开辟个性化、创造性的产品线,把内容转化成产品,把读者群分门别类放到他们兴趣所在的圈层,在转化和转移中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和盈利系统。

在互联网的大海里,传统媒体不要做喂食鲸鱼的虾蚌,而要成长为能与鲸鱼争食的大鲨。

 

本文首发自《中国记者》杂志每月评论栏目。

转发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网址:www.zgjznet.com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