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谁能引领现代舆论场?

五位社长、总编辑纵论走好融合发展之路

常态“休”与“生”——传媒生态的当下与未来

与互联网巨头共舞的实操体验

报业转型路径——户外传播布局与纸媒生存

 

 

 

 

提要: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它都在那里:移动互联网时代正在不可逆转地走进我们的生活。但传统纸媒的收费墙能否建立?什么形式?能否实现,如何实现?让我们与作者一同思考、行动。

关键词:

移动互联 纸媒 消亡论 内容为王

 

对移动互联下纸媒生存的四个判断

                           

                                                                □ 范洪涛

 

“纸媒消亡论”或许是一个草率命题

在新的传媒时代形成过程中,包括报纸在内的传统媒体是不幸的,因为传统媒体延续了四百年的新闻生产与传播的霸主地位面临前所未有的动摇甚至颠覆,由此产生了一个流传甚广的论调:“纸媒消亡论”。但是,如果调整一下看问题思路与角度,正所谓凤凰涅,浴火重生,为什么不能说在这个历史变革过程中,传统媒体也可以成为幸运儿,纸媒可以化危为机,实现华丽转身呢?

新近发生的最典型的事例不外乎上海报业集团的成立及其旗下《新闻晚报》的停刊,也引发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解读。消极的解读是,大上海的报媒都不行了,这是“纸媒消亡论”的最新最有力的例证。另一种积极的解读是:此举是加快传统媒体和新媒体融合发展的重要措施,是提升主流媒体影响力和引导力的主动出击,是上海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建设国际文化大都市的又一战略布局。《新闻晚报》的停刊实际上是针对纸媒“产能过剩”进行的“结构调整”,旨在促进上海报业市场的“产能升级”。显然,后一种解读更客观更深刻。

事实上,纸媒藉以与生俱来的敏锐意识与创新能力,早已自觉地开始了对自己转型之路的探索,越来越明显地给自己打上了全媒体的烙印。

因此,“纸媒消亡论”或许是一个缺乏足够理论与实践依据的草率命题。记得若干年前在英国与英格兰新闻学界和业界的一些精英们交流时,他们很沮丧地认为报纸只剩下十年光阴,有的甚至言之确凿地断定五年之内英国的报纸就会消亡。如今,想象中的死亡预期早已过去,但我们看到的是,包括英国在内的世界各地的纸媒绝大多数依然存在,并且依然是最权威、最重要、最具传播力的媒体形态之一。

当然,不赞同“纸媒消亡论”并不等于无视纸媒遇到的发展困境,毕竟,面对来势汹汹的网络媒体,传统纸媒妄自尊大或妄自菲薄都是不可取的。时下,传统纸媒确实遭遇到了一个绕不过去的难题:报纸的发行量在持续下降,越来越多的读者放下了手中的报纸,转而拿起手机,成了网络媒体的追随者。这表明,在人类传媒形态发生重大历史性变革的关口,纸媒独树一帜的黄金时代结束了,它的确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这种挑战很严峻、很冷酷,美国的报纸出版人甚至因此以“报纸”(newspaper)这个词为标识分成了两派,一派看重内容,认定纸媒最重要的部分是“新闻”(news);另一派则看重形式,认定纸媒最重要的是“纸”(paper)。显然,这两派决定着报媒发展的两种走向。

其实,正如内容与形式是一对矛盾一样,“纸”与“新闻”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它们是可以在一个变革着或变革后的新的信息传播空间里实现传播共振的。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