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谁能引领现代舆论场?

五位社长、总编辑纵论走好融合发展之路

常态“休”与“生”——传媒生态的当下与未来

与互联网巨头共舞的实操体验

报业转型路径——户外传播布局与纸媒生存

 

 

 

 

提要:作为一名视觉老兵,笔者感受到阅读变革给美术编辑队伍带来的压力。在这个转折的时代,美术编辑怎样站在对接新旧媒体的中间地带去完成视觉设计的变革?

关键词:平行设计 美术编辑 阅读变革

 

减版,视觉理念如何顺应阅读变革?

——《东莞时报》3·26改版视觉思路探讨

                           

                                                               □ 杜耀华

 

报纸减版对美术编辑意味着什么?

传统媒体经营的压力之下,自2013年开始,相当一部分报纸开始不约而同地减版。特别是周末和节假日,减版量惊人。一些报纸延长节假日停刊时间;一些报纸的节假日版数不足日常版数的十分之一。减版冲击了美术设计的正常工作安排,也给队伍管理带来压力,而更为重要的是,减版所开启的薄报时代也让报纸竞争处在一个相对弱势的状态中。

如何在竞争中展现纸媒的比较优势?如何挽留住读者?如何展现纸媒的生命活力?这是摆在全体报人面前的大难题。从这个大角度来审视美术编辑的任务,我认为,“如何在有限空间里重新打造读者的阅读利益?”是美术编辑要探索解决的问题。

《东莞时报》的视觉设计在国内享有较好声誉,一直坚持超前、领先的设计理念,但面对减版导致的薄报时代,依然有自己的困惑。借助《东莞时报》今年3·26改版,我们综合考虑读者的阅读习惯和互联网所界定的阅读风格,结合纸媒传统优势,大胆地利用有限空间实现“宽阅读”“厚阅读”的设计理念,以适应读者要求,展现媒体生命力。在纸媒和全媒体之间建立一个有效通道。

薄报视觉设计的基本出发点

我认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与微博、微信和门户网站相比,任何报纸都无一例外地归入薄报行列。之所以“薄”是因为纸媒与新媒体相比,内容更新频率、内容容量均处于劣势。

但纸媒优势并未被完全摧毁。与新媒体相比,传统纸媒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在2013年,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掏出2.5亿美元收购亏损的《华盛顿邮报》,正是看中了纸媒所随附的人群价值、通道价值和阅读价值。由此不难看出,传统媒体并不存在严重的阅读危机,但的确存在传播方式老化问题。传统媒体若要继续保持活力,就需要打通纸媒与全媒体的关联。在这一过程中,视觉设计的逻辑出发点在哪里?

传统媒体的定位转变之后。报纸阅读体现出了一个“快”字和“易”字,二次阅读和延伸阅读则实现了“宽”“厚”“多”,形成传统媒体带领新媒体一体发展的格局。

在设计上,我们改变了《东莞时报》的阅读定位,让《东莞时报》在阅读上实现了三种价值。

首先,必须保证《东莞时报》作为传播当地新闻权威的特质。

第二,将《东莞时报》打造成宽阅读和厚阅读的平台。让《东莞时报》的传统读者能从《东莞时报》这一平台走向我们的新媒体平台,进行二次阅读和延伸阅读。我们将二次阅读定义为换平台阅读,即读者从传统媒体换到新媒体来进行阅读;延伸阅读即立体阅读,使读者从阅读一条新闻开始,通向背景阅读、多媒体阅读及相关资讯阅读。

第三,将《东莞时报》变成为互动平台。读者可以通过新媒体来向报纸报料,通报信息,也可以通过新媒体来发表自己的观点,推动全民书写,最后,将这些内容呈现在传统媒体上。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