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专业、细分市场类报刊成功探秘

迎接新闻业的“小时代”

传媒人新媒体创业的N种可能

传统报刊转型的通讯社样本

BTV“档案”那些事儿

 

 

 

 

提要:10年间,作为舶来品的社区报在中国经历了怎样的发展之路,缘何起初被作为报业“救命稻草”的社区报逐渐开始受到怀疑?中国社区报的发展现状与未来前景到底如何?在社区报进入中国媒体市场10年之际,本文进行回顾、反思与展望,对中国社区报的未来发展与变革进行探讨,以认清报业格局的变迁。

关键词:社区报  报业格局  媒体市场

 

中国社区报十年:回顾、反思与展望

                           

                                                              □ 孟书强

 

如果不算更早期兼具区党委机关报和社区报双重性质的《南山日报》,从经新闻出版总署正式批准的“中国第一张社区报”《巷报》2004年在吉林省长春市创刊算起,中国社区报也已然走过了10年的发展历程。10年前,社区报被作为实现差异化竞争、力挽报业寒冬狂澜的“中国报业的下一个利润增长点”提出并进入媒体实践。10年后,人们逐渐开始探讨在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发展得如火如荼的社区报在中国是否遭遇了“水土不服”的困境。社区报真的能拯救日渐衰落的中国报业吗?质疑之声不断增多。

十年:一个舶来品的落地之路

对于中国报业来说,社区报是一个近10年才见于国内的舶来品。新世纪以来,随着网络媒体的强势崛起,世界各国报业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报业行将消亡的声音亦不绝于耳。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教授菲利普·迈耶甚至给出了报业消亡的准确时间,他在其著作《正在消亡的报纸:在信息时代拯救记者》中预测:“2043年春天的某一天,美国一位读者把最后一张报纸扔进了垃圾桶,从此,报纸就消失了。”与此同时,他的同事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社区媒体研究中心主任杰克·罗特莱尔却针锋相对地指出,报纸即将消亡的说法,最多仅限于大城市报纸,针对特定受众的社区报不仅活着,而且活得很好,而且越来越好。

杰克·罗特莱尔的这番话让中国媒体人开始注意到美国社区报的存在,并希望从中寻找到中国报业转型发展的新空间。但刚刚接触社区报之初的报人们显然还没有弄清楚国外社区报的内涵与本质。以《巷报》为例,该报虽号称社区报,事实上却只有社区报之名,无社区报之实。《巷报》甫一创刊就打出“立足长春市,面向东三省”的口号,这样的报纸定位意味着办报者虽然打出了社区报的口号,但实质上无论是在报纸内容还是报纸受众定位上,《巷报》并没有脱离都市报的本质,实现差异化竞争也就成了一句空话。紧接《巷报》之后,力图在北京打造“中国第一商圈社区报”的《华夏时报》由于对社区报和都市报本质的含混,在改版一年后重回都市报的定位。

社区报在国内发展产生的另一变种则是依托基层的街道或社区基层政府创办的“内部报纸”。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社区”逐渐取代了以往“单位”的部分功能,作为社区直接管理者的街道或社区基层政府部门为了“宣传党的方针路线,反映人民群众的心声”开始创办一些“内部报纸”,这些报纸多数并无正式刊号,以免费派送给辖区内的居民为主。由于办报主体是基层街道和社区,办报目的在于“宣传党的方针路线,反映人民群众的心声”,在报纸定位上这些被称为“社区报”的报纸实质上扮演着基层党委和政府部门机关报的功能。换言之,尽管这些报纸面向社区发行,但在“推动社区居民参与、增强居民归属感”上,远远没有达到西方社区报的要求。此外,在严格意义上,这些所谓的“社区报”因为没有正式刊号,只能做内部交流之用,难以被视为真正的报纸,更无赢利渠道,办报资金主要依靠社区财政补贴,遑论达到西方社区报的固有要求。

可以说,以上两类社区报在定位上都和当初中国报人们意欲借鉴的西方社区报模式产生了较大的偏离,这可能也注定了西方社区报来到中国之后“水土不服”的命运。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