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中国记协:设立中国新闻工作者
援助项目的背景情况


“微”时代的两会报道:新技术新媒介新趋向

移动互联新型人才:缘何引不进、留不住?

报业转型路径——报业地产走势探析

2014一季度新闻传播类书籍排行榜

 

 

 

 

新技术如何改变新闻:

两会视角下报道变迁的五个趋向

                           

                                                        □ 本刊记者 张 垒

 

新闻采集——

从一问一答的对话式访谈到个人化圆桌型的分享式采访

今年两会,媒介生态上的最大变化是微信时代的到来。“朋友圈”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新华社利用微信平台打造的“两会微谈”——“全国两会代表委员访谈群”,邀请代表委员和社会知名人士就热点话题进行在线讨论,把传统的一对一的对话式采访变成了一个参与者互相激发的圆桌论坛。

“我们每天一个主题,用微信把有代表性的专家、代表委员聚在一起,每天都在微信里一块讨论。”新华社新媒体中心常务副主任陈凯星对《中国记者》说,这样做的好处是:“第一,跨时空采访,节约成本;第二,大家互相激发,交流;第三,也是最重要的,采编发思维和流程进一步实现新媒体化转型升级。”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的张晔以实习生身份参与了“两会微谈”的工作。在她看来,参与微谈的代表委员和专家们热情高涨,作为主持人的记者只要抛出话题,参与者就会积极回应,在这种互相启发下,人们的表达欲望也被极大地激发出来。张晔甚至很“意外”地发现,需要做的事比她想象的要“少很多”。

从题材上看,“两会微谈”上的内容既有偏软的热点话题,如“高考”“乡村文化”“乡愁”;也有“政府工作报告”等“硬”内容。但即使是“政府工作报告”,“两会微谈”仍采用一种“个人化”的表达:如谈到“‘报告说’让所有农村居民都能喝上干净的水”,发言的两位全国人大代表都谈到自己的家乡,一位“受益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喝上了方便干净的自来水”,另一位则提到自己家乡还在打井水吃,“这几年煤矿开采导致地下水水位下降,水污染严重,井也越打越深,患泌尿系统疾病的人越来越多,加强农村饮水安全确实非常迫切。”

这种“分享式采访”不仅存在于特定的采访方式,它还融入了两会之外日常的采访实践。比如,江苏广电新闻中心“全媒体记者”的采访实践就颇有意味。

“全媒体记者”是个“老词儿”,在人们的印象中,它意味着一部分新锐记者从整个团队中被选拔出来,通过配备时髦的手机等多媒体采集设备,在文字之外,同时采集音视频新闻,通过多种渠道依次发布。江苏广电新闻中心的“全媒体记者”与之有两处不同:其一,基本不再有全媒体记者与普通记者的区分,力求全员“全媒体”化;其二,音视频原本就是这些电视记者的看家本领,对他们来说,最大的改变乃在于拍摄设备的变化和记者与摄像二者的合一。

“全媒体”之后,除了记者们新闻敏感性和捕捉能力的增强,改变的更是一种固定的、机构化的报道方式。比如,在遇到突发事件时,这些“全媒体”记者首先会用手机拍一段“自我介绍”——“我现在是在某某地方,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然后再用手机拍摄现场镜头。

在这种独特的报道方式下,记者与其说是报道新闻,不如说是在和观众“分享”我的所见所感,传统的机构传播者被亲切可感的个人所取代。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