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春走基层:
2014“走”出哪些变化和不同

省级党报进报亭:五年实践与思考

主创团队谈“家风之问”

大型国际活动报道的集成化呈现

传统媒体转型:不一样的平台与形态
 

 

 

 

 

二、俗语方言大白话  百姓街头海量采访构成“家风”底色

关于“家风”的海采也有一个现实的难题就是,像“您家的家风是什么?”这样的问题,猛地被问到,一般人都不能马上理解,就是理解了,也很难马上回答出来。为了把这个有意思有意义但却不好答的问题采访好,我们专门制订了“海采手册”,主要包括四个“好”:把问题问好,把聊天聊好,把场景选好,把镜头拍好。

1.把问题问好

我们的主问题是“家风是什么?”,但为了避免同质化的简单回答,比如 “勤俭持家”“尊老爱幼”“吃饭不许说话”这几点,大家说得概率最高,一天两天的节目说一说还可以,但如果想持续整个长假,怎么办?于是,我们通过几轮预采,设计出了几个可以追问下去的有效问题,包括:您父母对你影响最大的一句话或者一件事是什么?你最想传给孩子的家风家规是什么?你家里父母最不许你做的事是什么?你因此挨过打吗?您认为父母为什么这么看重这个规矩?

问题具体,大家就好答了,爱答了,答得也就生动了。

比如:在台北松糕店里,记者问老板娘:您在教育孩子的时候有没有对他们要求的底线?老板娘顺着问题就说到:女生一定要自爱,怎么玩都没关系,一定要自爱。山东济宁的“大衣哥”朱之文被问到父母影响最大的一句话时,说到:我母亲是农村人,没文化,好对他说,三儿,你走到工地上你别偷人家东西,人家置个东西也不容易,你比如说咱的羊被人家偷走了,咱也心疼得慌。树要皮,人要脸,咱做人要做好的人,别叫人家看不起。

2.把聊天聊好

虽然说,“提问题”是记者的一种本能,采访就是不断地提问,但是,“走转改”四年来,让记者们如何学会跟老百姓“聊天”,把生硬的提问,把完成任务式的采访,变成“唠嗑儿”“拉刮儿”“摆龙门阵”,却非一朝一夕的事。央视四年,坚持不懈地走基层,首先要改的一点就是“聊天”。

此次海采调查,仅国内记者站就调动了80余路记者,多是年轻记者,从小年开始一直到大年初七,天天上街,甚至一天跑几个地方采好几轮,晚上连夜剪辑回传,第二天再上街,连轴转,采访轮次过千次。这样的走基层节目,堪称一次记者站记者“走转改”活动的全员实践,产生了很多好的采访,更锤炼了队伍,使大家对“走转改”活动的精神内涵、职业要求有了更深刻的领悟。

天津站记者在采访相声演员时,一位演员反问:“家风算不算隐私?”记者马上追问一句:“那您挑隐私的和我们说说?”一下吸引了他,聊出来他的父辈也是演员,家风就是诚信,诚信是艺德里最重要的。

北京冷,很多人又都回老家过年了,即使找热闹的地方,人也比平时少很多。在北京前门楼子,1988年出生的女记者刘超,已经在寒风中蹲守了一下午,眼看就要天黑了,还没有采到理想的人,这时看到一对中年夫妇,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她又迎了上去。一开始,他们说的也是“忠义礼智信”,记者抓住机会,这样一问:那您爱人,当时看中她哪一点?丈夫一下子有感而发:我们那时候和现在的形势不一样,我们不是看谁长得漂亮,那时候就看对社会的贡献怎么样,她从17岁就开始上山下乡,掏过大粪,下过地,当过大队党支部书记,任何苦都受过,我任何苦也都受过,我们是有共同的信念才走到一起了。记者又接着聊:您给女儿找对象,现在在意男孩家里什么呢?他们马上说:要有一技之长,一定要有一个吃饭的本事,男人就要是对女人负责任,到大的时候,国家和民族需要的时候 就应该冲上去,有牺牲的精神。后来,他们跟记者彻底聊开了,就反问记者:对吗?你同意吗?记者说:我很同意。他很高兴:你很同意,那好,那咱俩就有共同的语言了。

这就构成了一个生动的段落,有问有答,自自然然地聊天中,把上山下乡都聊了出来,勾起了有相同经历的人们的共鸣。

3.把场景选好

鉴于“家风”是一个可以广撒网的调查式节目,又是一个新春走基层的节目,我们在策划时特别看重采访的地点、人群要有足够的广度,每个家都有自己特有的规矩、风气,每个人都有谈论它的资格,不管是摆摊的还是教书的,不管是都市白领还是古寨山民,都应该问到,都应该得到表达的机会。同时,“家风”的内涵又拥有鲜明的地方文化属性,东北人的豪爽洒脱,江南人的细腻儒雅,西北人的朴豁达,西南人的内清秀,台湾人的传统香,香港人的清新自在……每个地方新春走基层的记者都应该走到、问到,用乡音道出精彩、品出底蕴来。

由此,我们对场景进行了细分,追着人流多、人气旺的地方展开街采:

在年前,我们去了山东的礼仪之邦孔庙,赶了具有百年历史的李村大集,看了菏泽农民自己办的春晚,拜访了农民歌手“大衣哥”朱之文;我们去了上海滩上小资情调的静安别墅、田子坊,也去了陆家嘴的期货交易所,还闯进了热热闹闹的人民广场相亲大会;我们还蹲守在福建厦金航线热闹返乡的码头上,穿梭在熙熙攘攘的福州“春联一条街”“三坊七巷文化古街”里,甚至走进了山西、安徽集中返乡扎堆办登记的结婚登记处;年前,我们还利用各地开地方两会,名流集中的契机,采访代表委员……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