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春走基层:
2014“走”出哪些变化和不同

省级党报进报亭:五年实践与思考

主创团队谈“家风之问”

大型国际活动报道的集成化呈现

传统媒体转型:不一样的平台与形态
 

 

 

 

 

崔保国:报纸数字化转型的探索已经有十多年了,但是报纸的数字化转型一直没有找到成熟的商业模式,数字业务的经营规模一直无法突破瓶颈,这是世界范围内的传媒经营难题。中国的报纸和报社也对数字化转型进行了很多积极尝试,就像您参观过的人民网是中国报纸中数字化转型具有典型意义的案例。但是报纸办的数字媒体在关键的赢利模式上和规模化经营上却进展缓慢。也许数字化媒体并不是报纸转型的唯一出路。

木村伊量:日本报业的数字化盈利能力还很不理想,商业模式也不够清晰。报纸数字化进程虽然很慢,但不做是不可以的。在这方面《朝日新闻》也在不停地进行各种尝试。(目前《朝日新闻》的订阅用户只需要每月多付不到四分之一的价格,就可以同时享受纸质版和电子版,电子版除了可以更便利地使用电子设备阅读纸质版的全部内容外,还会提供更加丰富、清晰的图片或视频报道,以及专门面向电子版所提供的报道,亦可根据用户的需求进行定制,制作一份内容由朝日新闻提供的、属于自己的my报纸。)为能够更好地应对科技进步对报业以及新闻报道的影响,《朝日新闻》还在2013年6月建立了媒体实验室,希望可以借此突破传统报人的思维定势,为报业提供一个可以不探索和创新的场所。

报业数字化是大势所趋,《朝日新闻》除了很早就开始办朝日新闻网站,在手机报、平板电脑版方面也进行了全媒体的尝试。目前最有创新意义的举措和最下力气抓的新业务是《赫芬顿邮报日本版》。《赫芬顿邮报》是美国的阿丽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在2005年创办博客新闻网站,短短五六年时间,其访问量就超过了《纽约时报》网站,并实现了3000万美元的盈利。目前《赫芬顿邮报》已经扩张至英国、法国、加拿大、西班牙、意大利、日本等国家。在每一个国家都与当地最有影响的媒体联合经营该地区的《赫芬顿邮报》。《朝日新闻》抓住这个机会与其进行了合作。

崔保国:《赫芬顿邮报》是具有全新的新闻理念的新媒体,是一个创新型的媒体形态,集合了新闻内容、网站及博客等多种形态为一体。在社会化媒体流行的时代,读者不再是消极的“受众”,而成为参与新闻的重要环节,这种参与不仅仅包括“用户生产内容”,更重要的是用户对新闻的选择、评论和传播分享行为。据说美国的《赫芬顿邮报》网站拥有3000多名博客作者。用户是网站评论的主力军,同时也是网站内容的分享者与传播者。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前国务卿希拉里等政界首脑都有《赫芬顿邮报》的主页。我对你们办的日本《赫芬顿邮报》有很多期待,希望你们能探索出一条报业转型的新路来。

另外,我们对报业的未来很关注,您认为在这样的形势下,未来的报业会是什么样呢?比如,2020年左右媒体会是什么样子呢?

木村伊量:我想首先是报纸到那时还会存在,还应该像现在的报纸一样存在着。但是,报业规模会大大地收缩。无论媒体的技术形态发生多大的变化,报纸在社会所发挥的巨大历史作用还不会改变的。未来并不可怕,未来的社会无论怎样变,总是需要信息服务的,内容为王是不会变的。

崔保国:您的判断给报业注入了信心。现代报业除了与时俱进还需要有一种信念和坚守。纸媒的市场还存在,我们自己要珍惜,一方面坚守越来越收缩的市场,一方面还要去培育市场,引导年轻人看报纸,否则将来就真的没有市场了。今天的传媒界令人困惑的不仅仅是报纸,连风光一时的门户网站和众多PC互联网媒体也进入了困惑期。拯救报业的最好办法就是好好热爱报业,想办法留住报业。报纸的重要价值在于整理和加工信息的专业性和媒体的操守与信念。只要坚信报业对社会是有意义的,并让报纸真正对社会发挥正能量的作用,就能够留住报业。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