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2014年中国新闻奖评选有哪些调整和变化

新媒体与改革语境下的“新年献词”

地市晚报、都市报:困境中的变化与调整

新形势下的新闻纠纷:亲历与应对

报业转型路径——天津日报传媒集团篇

 

 

 

 

 

以“诗意”笔调展现重大主题活动

——《留住即将消逝的村庄》采写感悟

                            

                                                                 □ 毛广绘

 

提要:因获得第二十三届中国新闻奖通讯类二等奖,一年之后,《留住即将消逝的村庄——江山市历史文化村落纪行》再次引起关注。回想当时的采写过程,感觉深入“走转改”,大胆运用诗意的笔调,重大主题活动可以写得更加形象生动,引人入胜。

关键词:主题活动 中国新闻奖 采写

 

一、意境

重大主题活动的报道往往比较严肃,有很多文章因此流于形式,用官话讲官事,用行话讲行事。

2012年5月9日,浙江省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现场推进会在江山召开,记者奉命前去采访报道。实地考察了江山市大陈村、永兴村、清漾村、和睦村等历史文化村落后,与会代表大为震撼,省委宣传部领导要求记者在一天之内写出一篇通讯,深度报道江山市保护历史文化村落的工作。

历史文化村落的保护,意义重大而又时间紧迫。这项工作同时也是长期的,变化也是渐进的,不像一个事件那样好反映。怎么落笔?面对突然下达的报道任务,记者陷入沉思。

省委省政府为什么如此重视历史文化村落的保护?江山的历史文化村落为什么能感动来自全省各地的与会者?这时我想起了浙报集团李丹总编常说的一件事:现在的小孩已经没有“外婆家”了,因为外婆也住在和我们一样的公寓里。“外婆家”是不是具有和历史文化村落一样的象征意义?历史文化村落是否就是“外婆家”的聚集地?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们一直偏重于经济建设,为了GDP,“外婆家”让位于工厂企业,让位于新农村建设,一开始,觉得挺好,渐渐地,随着“外婆家”一个个消失,历史文化村落也一个个消逝。当我们猛然惊醒时,才发现,我们的灵魂已经迷失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想要回家,却找不到回家的路,因为我们的家园——历史文化村落正以令人震惊的速度在消逝。保护历史文化村落,就是保护我们的精神家园。

想到这儿,记者写下了文章的标题《留住即将消逝的村庄》。这时候,觉得普通的语言,一般的新闻报道笔法已经难以展现这一工作的意义以及众人对江山古村落保护的赞叹,必须营造一种意境,让文章有独特的情调和境界。

于是,记者先实写一句江山保留了102个历史文化村落,紧接着引用海子的诗句,突出了故乡的概念,又展现了人们面对江山古村落的一种难以言表的心情。

正是在这样的基调下,文章得以徐徐展开,《留住即将消逝的村庄》也因此从普通的工作通讯中跳了出来。

二、意象

没想到党报头版头条可以这样写。稿子见报,衢州市文化界人士就打电话给记者。我知道,让他们吃惊的是文章用了很多意象,取代了很多枯燥的八股文式的表述。

曾有一位新闻评论家说过,读者想知道的是几点钟,你没必要告诉他钟表的原理。《留住即将消逝的村庄》有幸进行了尝试。

过去,一些报道满足于官话、套话、程式话,忽视了读者的需求。但现在,有些人又走向了另一端,停留于报道记者在某某地方看到什么,以为这样有现场感有画面感。这是一个媒体激烈竞争的年代,文字简单描述画面,根本就不能和视频、音频相比,文字描述必须有意象:融入思想感情的“物象”,可以让人回味的画面。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