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社区报能否拯救报业

今晚网:打开市场这扇窗

我的2013:新突破

报业转型路径——河北日报报业集团篇

岁月缅怀:“老新华”吴永恒、北京电视台原台长王晓东

2013四季度新闻传播类书籍排行暨点评

 

 

 

 

社区报能否拯救报业

——对新媒体环境下我国社区报发展的思考

                            

                                                                 □ 刘劲松

   

提要:2010年以来,一些大型传媒集团集中创办社区报,迅速壮大了社区报的队伍,中国式社区报正在成为一种新的媒体业态。社区报能否成为报业面对新媒体冲击的救命“稻草”?我国社区报是否还有发展空间?面临怎样的挑战?本文在梳理我国社区报本土化发展历程基础上,旨在廓清新一轮社区报竞争发展的原因和特点,并探寻当前我国社区报所面临的问题和机遇。

关键词:社区报  新报业形态  问题  挑战

我国社区报发展的两个阶段

自2010年以来,社区报的集中涌现,引起了业界和学界的关注,被视为继晚报都市报“井喷”、发达地区地市报异军突起之后的“报业第三次大发展”。这标志着我国社区报经过短短10年的创新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社区报在美国和加拿大有着悠久的历史,各国学者对社区报的定义略有不同,却在“以特定社区为发行对象、服务并归属于社区、有一定发行周期”等方面达成共识。国内学界暂没有形成公认的社区报定义,有学者根据我国社区报的具体情况,提出“广义的社区报指以城市中的社区居民为读者对象、重点提供社区新闻和服务信息的报纸。狭义的社区报指服务于城市中某个特定社区、强调其归属感和认同感的报纸。”这一定义中,“广义”的社区报与都市类报纸的定位相似,容易混淆。笔者认为,社区报就是以特定社区为发行对象,通过提供新闻和资讯服务本地居民、打造社区纽带,以提高居民生活质量、加强居民社区归属感的定期出版物。

与国外成熟社区相比,我国的城市社区仍不完善,因此,我国社区报在实践中突破了城市居民生活“小社区”的概念,进行了多样化探索。从发行范围上来看,目前可分为以下四类:一是覆盖大城市的社区报,如《北京社区报》;二是覆盖大型居民社区的社区报,如《济南时报·龙泉物业社区报》;三是覆盖城市商圈等特殊区域的社区报,如《南方都市报》出版的广州天河CBD新闻生活周刊《CBD TIMES》,深圳《口岸报》等;四是覆盖城市内行政区、街道以及乡镇等的社区报,如深圳《宝安日报》,《新民晚报》社区版的《曲阳社区》等。

纵观社区报在中国的发展,大体可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社区报概念引入阶段。2001年深圳《南山日报》就提出“社区报”的概念,2004年在长春创刊的《巷报》虽没有以“社区报”直接命名,却是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的国内第一份以“社区报”作为定位的报纸。此后《华夏时报》《东方新报》等纷纷定位为社区报。值得注意的是,社区报概念的引入,是在我国晚报都市报竞争异常激烈的大背景下出现的,引入“社区报”,主要是为了解决中心城市报纸同质竞争问题,但是办报者对于社区报与晚报都市报的定位区分并不清晰,没有真正按照社区报理念办报,导致我国社区报在这一阶段遭遇了“水土不服”,《巷报》则“初战折戟”

经历了2003年报刊整顿之后留存下来的一些县市区域报纸也在这一阶段选择了向社区报转型,其中以《宝安日报》等为代表。这些县市区域报纸归入各报业集团之后,为了区别于集团内原有的都市报和晚报,选择了以“社区报”作为差异化定位,因此成为社区报本土化的第一批实践者,尝试进行社区报转型。这些报纸以原有的行政区域为基础,提出“大社区”的概念,即不仅仅局限于城市居民生活“小社区”,而是定位于一个特定的行政或经济、地理区域。由于这些县市区域报纸在原有的区域内有着良好的品牌和较为固定的读者群,而且报业整顿后留存下来的这些县市区域报大多位于东南沿海的发达地区,借助于城市经济发展和精耕细作的办报理念,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

从2010年开始,我国社区报发展进入第二阶段,表现为社区报集中涌现,一些大型传媒集团、都市类报纸,纷纷由办社区新闻版转而发行社区报,形成了社区报总量急剧增加的局面。这些社区报不仅选择大城市的街道和社区,还瞄准了乡镇。原有的由县市区域报转型而来的社区报,比如《萧山日报》《宝安日报》等成为区域内的主流媒体。社区报集中涌现,被业界视作传统报业衰退中的“亮点”。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