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保持风格 与时俱进
——《参考消息》两万期纪念学术研讨会概览

上海报业集团成立五问

第二十三届中国新闻奖获奖探秘

报业转型路径——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篇

国际知名媒体转型之路系列

 

 

 

 

陈永洲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消息一出来,作为一名财经新闻工作者,我屡屡被以各种方式“问候着”,在笑着吐槽“躺着也中枪”后,我发现,我真的不只是一个看客。

 

我们,真的不只是看客

                            

                                                                □ 杨 莹

   

纸媒人特有的焦虑:谋生存

假如你穿越回到明朝变成崇祯皇帝,面对宿命终点的那棵歪脖树,你会怎么做?

2013年11月21日至22日,《河南商报》主办了一场十八省辖市主流媒体高峰论坛,主题为“纸媒,明天的早餐在哪里”。河南商报社社长李蓬讲了这个耐人寻味的穿越小说——《我成为崇祯以后》。“崇祯”意识到最后的归宿是景山上那棵歪脖子树,既然看到了置人于绝境的苗头就不能束手待毙,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砍了。广告收入减少,发行量下降,读者流失……传统媒体的日子貌似不如以前好过了。各种唱衰传统媒体的声音甚嚣尘上,传统媒体自身也岌岌可危。

于是,有些记者和媒体用尽了各种手段谋生存。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出路吗?

我们,真的不只是看客

上个月发生的一幕让媒体人惊叹、深思。“请放人”——被放大的粗黑字体,让人感受到强烈的不满和呐喊的决心。2013年10月24日,某报的头版传遍网络。接着,各种声援随之而来。但大家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尾。随后的剧情反转之快,令每一个“于我心有戚戚焉”的媒体从业者咋舌。

“利益输送”“畸形营销”“舆论打手”“公平正义”“金钱诱惑”……这些在商战大片中出现的精彩桥段在生活中实实在在地上演了。陈永洲最终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被依法刑事拘留。像任何一部充满正能量的主流大片一样,镜头最后定格为陈永洲深刻的反思:“对当前的新闻媒体来说,我可能不是孤例,整个新闻行业应以此为戒。”

是的,陈永洲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陈永洲们”并没有消停。没过多久,某报经济中心副主任金侃群、某报财经证券部主任朱卫、某报经济部首席记者楼志文因收受贿款出庭受审。消息一出来,作为一名财经新闻工作者,我屡屡被以各种方式“问候着”,笑着吐槽“躺着也中枪”后,我发现,我真的不只是一个看客。

站直了,把钱挣

陈永洲事件从另一个方面反应了当下媒体生存的状态。美国职业研究网站前不久公布的一项研究成果,报纸记者正在成为“最悲催”的职业——在200个职业优劣度排名中,位居最末,次于军人和伐木工。传统媒体的日子同样不好过的,面对市场压力和新媒体冲击,在这种形势下,如果想不被商业利益裹挟,需要强悍的定力和雄厚的资本,再辅以职业荣誉感。于是,站着把钱挣了成了每一家媒体的小小梦想。真正做到这一点,还真是需要那么“两根穷骨头”的——公信力是媒体赖以生存的立身之本。媒体只能出卖影响力,不能出卖公信力。

《河南商报》从扭亏为盈到稳坐河南报业市场,靠的就是公信力和影响力。有了公信力,才有影响力;有了影响力,才有拒绝诱惑的底气。“兴商润民、影响河南”是《河南商报》多年来一直坚守的办报理念,对公众利益的维护,对公平正义的坚守,对真相的渴求,使《河南商报》在面对诱惑和压力时,守住良知,不用假话赚钱。“兴商”但不“媚商”。这不禁让人想起几年前的事,当时有郑州读者反映某房地产项目占用金水河道,这河道上游是一个水库,如果遭遇特大暴雨,水库极有可能溃坝,被房地产占用的下游疏浚河道,蕴藏巨大的隐患。《河南商报》记者调查后发现,该地产项目属于占用河道违规建房。同时,该项目是郑州媒体广告投放大户,《河南商报》不为所动。最后,两栋违规高层楼盘被爆破,保证了疏浚河道的畅通。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