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谁在唱衰报纸?

新一轮改革背景下经济报道新思路新视角

记者节特别策划:通往新闻理想的路有多远

报业转型路径——产业链转型篇

国际知名媒体转型之路系列

 

 

 

 

 

今天,我怎么做记者

                            

                                                                 □ 叶建平

   

一转眼,在新闻的“江湖”里“闯荡”已近9个年头。从汶川地震到芦山地震;从内地首例甲型H1N1流感到“成都6·5公交车燃烧”事件;从“百姓的组织部长”李林森到“最美基层干部”菊美多吉……作为一名新华社记者,我非常幸运地参加了这些重大突发事件和典型人物的报道,在一次次突发事件中挑战自我“极限”,在一次次人物采访中触摸人间温情。怕过、累过、苦过、哭过,但最终换来的,还是成长和快乐。

面对灾难,学会担当和尊重

我家书柜里有一本书,每当有客人到来,我都会特意介绍。书名——《新闻敢死队》,记录了新华社四川分社记者们汶川地震一年来抗震救灾报道工作中的艰辛历程和内心感受。而我,正是其中的一员。那场灾害报道,被我视为职业生涯的重要“转折点”。虽然它已经过去5年多,但每次和别人谈起当时的情况,我总会莫名地“亢奋”,仿佛一切就发生在昨天。

“亢奋”或许缘于骄傲,但在我看来,至少有几点“立得住”,对得起“记者”这个“名头”:在大多数人考虑如何避难时,我们都自发地赶回了单位前往灾区;冒着余震、滚石等危险,我们发出了几乎所有极重灾区的第一条稿件;为了报道好抢险救人的全过程,我们在余震中、废墟上一待就是一整夜……

有人曾问我,你害怕吗?说句实话,有过。虽然在地震中翻过许多滑坡体,也遇到过许多次大余震,但最让我害怕的,还是那次走危桥。同事刘海家里有一张照片,是我和他站在危桥前的合影。那是一座破旧的铁索桥,下方是湍急的河流,桥面的木板七零八落。桥对面是绵竹市的金花镇,一个因为山体垮塌道路中断而形成的报道“盲点”。照片是一位村民拍的,他告诉我们:“能不能走不知道,只能试试。”最后,我和刘海两个大男人,手拉着手地走了过去,也及时报道了灾情。

那几天,绵竹市宣传部门一位同志的一句话也激励着我们前行——“因为你们的报道,我们在灾区的‘排名’一度进入到了第四位”。这也让我们体会到,在重大灾难发生时,及时报道灾情,是每一名记者的职责,必须要敢于担当。

在汶川地震报道中,还有一个悲情场景,我至今都无法忘怀,也指导着我此后的一些报道工作。那是东汽中学外的一块平坝上,许多遇难学生的遗体摆在那里,家长们痛哭流涕。一位父亲将孩子的鞋子脱下,使劲地把灰抖干净,然后又给孩子穿上,还系上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同事拿起相机,想捕捉这一瞬间,突然一旁的母亲撕心裂肺地吼道:“你爪子(干什么)?你爪子?”

当时,我们突然意识到,拍照正在给他们造成二次伤害。从那一刻起,我们这个小组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即使影响到报道,也不再故意拍摄受灾群众悲惨的画面,不再特意煽动别人悲伤的情绪。“在灾难中学会担当,在悲情中懂得尊重”,这两句话已成为我坚守的职业“底线”。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