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谁在唱衰报纸?

新一轮改革背景下经济报道新思路新视角

记者节特别策划:通往新闻理想的路有多远

报业转型路径——产业链转型篇

国际知名媒体转型之路系列

 

 

 

 

精彩,总是在路上

——跟随李从军同志采写《“三北”造林记》全景记录

                            

                                           □ 刘思扬 李柯勇 白瑞雪 韩 冰

   

“精彩,总是在采访路上。”

——这是李从军同志在牵头进行“地球绿飘带”行进式报道时讲过的一句话。

事实上,精彩的远不止采访。回眸跟随从军同志采写《“三北”造林记》、追寻“地球绿飘带”的一幕幕,那些行与思、笑与泪,那些倾听与跋涉、感悟与思考,让我们心中充满了精彩回味与深深眷恋。

创意:“绿飘带”飘起来

2013年6月的一天,在向从军社长请示相关工作时,刘思扬问:“今年是否再做一篇‘大稿子’”?

从军同志脱口而出:“三北造林。”

这是他思考、沉淀了近一年的选题。2012年8月,从军同志随中央领导同志赴内蒙古调研,当地群众和企业治沙造林的成果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看到库布其沙漠瀚海中郁郁葱葱的绿色,我由衷感到三北人民对绿色的追求,对生态的贡献。”

然而,三北工程从1978年至2050年跨越72年,涉及1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时空跨度、驾驭难度、工作强度前所未有。怎样采写?如何表现?

“之所以迟迟没有启动这次报道,因为我在犹豫,‘三北’这么宏大的题材怎样驾驭?”从军同志说,如果处理不好,很容易大而无当,流于空泛和概念。

今年是三北防护林工程实施35周年。“三北”防护林工程1978年启动、2050年结束,规划区域占中国陆地国土面积的42.2%。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生态恢复和保护工程,“三北”工程的进程与改革开放的历程同步,工程时间目标与党的十八大提出的“两个一百年”高度吻合。

处于战略转型关键时期,新华社的报道怎样链接市场、对接用户?三北造林这个层次丰富、内容多元的题材,恰恰提供了集成报道从理论向实践转化的探索突破点。

时不我待。从军同志决心啃下这块报道“硬骨头”。

根据从军同志要求,在前期准备工作基础上,总编室安排记者李柯勇、白瑞雪前往三北地区,用一个月的时间找故事、找素材、找感觉。

接到任务的那一刻,参与的同志有些“懵”:我们要找什么样的故事?三北工程线如此漫长,采访如何有效推进?

临行前,从军同志的一番话,给大家吃了“定心丸”——

“一个月不够就两个月,两个月不够三个月。我相信素材不会缺,只要下足功夫。”

“三北人民随着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历史大进程改变了自身生存环境,这个过程中,有成功,有失败,有价值追求,也有生态理念的改变。”

“要更多寻找三北造林过程中各种典型群像和故事,寻找其中最具有特质的东西,在众多的‘异’中求‘同’,同时在‘同’中找出‘异’。”

构思之初,从军同志已为长篇通讯拟好了题目——《“三北”造林记》。

事实上,大家对这个题目曾有一些顾虑:是不是过于平实了?

“我也想过换一个华丽的题目,最后还是觉得以取胜为好。”他认为,这篇文章在风格上应该是恢宏、奔放、凝重,在表现手法上天马行空不拘一格,相比之下,反而要求题目不能太“虚”,否则压不住全文;恢宏的文章与简单质朴的题目,恰能形成鲜明的对比度。

虽然文章脉络未定,史诗之风、英雄之气仿佛已跃然纸上。一个多月的前期采访完成后,我们对这一重大主题、这股“气”的深意有了更加真切的认识。

三北工程中涌现出的众多英雄、模范,是改革开放中勇于担当、敢于创新、充满勇气和智慧的一个群体,他们的人生故事、命运跌宕与大漠绿洲一起构成了气势恢宏的绿色交响曲。

一面积累素材,一面领会主题。

在两位记者前期采访的同时,集成报道的创意在北京步步完善成熟。

7月18日,从军同志对总编室报送的《在纽约时报〈雪崩〉多媒体专题集成报道对我社新闻信息集成服务的启示》一文作出批示:“关于《雪崩》获普利策奖一事,我之前已提出要引起我们重视并从中获取启示和借鉴,尤其是传统报道如何改进的问题,这就是要运用集成服务的理念去改造提升我们的传统报道。”

当晚,下班路上,从军同志给刘思扬打电话:把三北造林报道做成集成报道。

第二天上午,从军同志主持召开社长办公会,专题研究集成服务工作,提出从10个方面改造提升传统报道,确定以“三北造林”为主题探索集成报道的有效方式,为全社集成服务建设探路。

这将是报道模式的一次“革命性变化”。尽管《纽约时报》的“雪崩”报道因文字、影音和视觉化数据的融合刚刚摘得普利策新闻奖,但在静态的、非事件性主题的集成报道领域,全球媒体仍鲜有涉足。

探路意味着风险。从军同志提出,他亲自领衔探路,“即使不成功也能给后人留下一些经验。”

随即,总编室开始紧锣密鼓地起草方案。

怎样从内容、形式、技术、流程、渠道等方面全方位整合?怎样吸引全媒体传播格局下不满足、也没有耐心阅读大段文字的受众?怎样让以挖掘深度、拓展广度见长的传统新闻传递出全新的阅读体验?对于新华社以及报道涉及的各部门来说,这是一次全新的尝试。

一周后的星期六,即将赴北戴河值班的刘思扬给从军同志打电话,汇报了集成报道总体构想:打造一个品牌,初定为“地球绿飘带”;与国家林业局、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合作;邀请三北地区13个省份的媒体共同参与;按行进、跟进、主打、后续四个阶段推进报道;将集成贯穿报道的策划、采集、编发、营销、反馈、研究全过程。

从军同志当即表示肯定,要求抓紧落实,同时进一步完善集成报道方案。

兵贵神速,十天后,这条绿飘带,从纸上“飘”到了三北地区。

8月12日至15日为期4天的“行进式”报道,是集成报道的第一阶段和重要一环。在从军同志带领下,这一阶段的报道通过微博、客户端、新华网、新华通、社办报刊及各相关线路进行集成展示,文字、图片、视频、网络、新媒体报道统筹推进,受众和专业媒体同步参与,实现了传播效果最大化,探索了重大主题集成报道的有效路径和实现模式。

据不完全统计,通过新华通及在新华通平台上形成矩阵的网站、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等平台和渠道,参与报道互动的受众人次超过1.2亿。几天内,仅新华通“地球绿飘带”集成报道就有2807万网民参与互动,提问近2000条。用户评价说,“地球绿飘带”改变了“媒体发声——受众接收”的简单传播方式,以一种开放的姿态与最广泛的受众群体产生互动交流,放大了传播效果。

并不是突发事件,也不是当下的热门话题,“三北造林”能在短时间里引发如此热烈的受众关注,究其根本原因,是因为新华社的集成报道适应了新媒体时代受众阅读的需要,把最精彩的东西最生动、最方便地呈现给了受众。

行进式报道是在从军同志指导下完成的。4天中,我们每天发一篇采访手记,每篇都经过了从军同志审改。一般是晚上他召集报道组全体会议后,我们再开小会,进一步明确下一篇手记的选题、思路,然后再动笔。基本素材理顺,往往是凌晨两三点钟了。

对集成报道,从军同志要求每个环节都精益求精,力争形成影响力。对于行进式报道,他强调不能变成中中矩的流水账,而要有起伏、有变化、有悬念,最大限度地吸引受众关注和参与。

因此,行进式报道突出了人物细节、故事。两位记者前期采访中抓到的一些生动细节,如牛玉琴的小铃铛、石光银的老骡子,本想“雪藏”,留给大通讯《“三北”造林记》用,从军同志却让我们大方地在行进式报道中放出去。

虽然我们有点心疼,但效果是明显的,这些细节、故事成了网友广泛关注的热点。

每天行进式报道预告次日行程、强化悬念设置等手段的运用,加大了与受众的互动。同时,以开放姿态组织行进式报道。一个突出案例是,网友在参与“地球绿飘带”报道互动时提供了一条线索:河北省围场盗卖大树已成产业。报道组立即与河北分社联系,请分社迅速派记者调查核实,并在两日内发出了一篇深度监督报道,影响很大。

8月14日,采访组在宁夏灵武采访种树种得一贫如洗的顾芸香。她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精神感动了我们所有人,从军同志也听得眼眶湿润。我们迅速编发了一条微博,在网上引起强烈反响,很多人表示要帮助这位艰难而坚强的造林女英雄。

行进式报道只有4天,每一天都有新的发现、新的思考、新的理解。那酣畅淋漓、思维涤荡、直指内心的采访,真想再来一次。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