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谁在唱衰报纸?

新一轮改革背景下经济报道新思路新视角

记者节特别策划:通往新闻理想的路有多远

报业转型路径——产业链转型篇

国际知名媒体转型之路系列

 

 

 

 

现在贩卖一点专业概念就玩转市场的时代过去了,粗糙的电视节目无法产生附加值,在和社会打交道的过程中,总让我感叹:电视是个大家伙,成本高,制作周期长,不及时满足社会需求,马上有更低价更方便的其他媒体产品取而代之。

 

媒体:做完“新闻”后做什么?

                            

                                                                 □ 丛育敏

   

“晚会到此结束”,随着主持人的甜美声音响起,音乐、灯光、烟花在同一时刻包裹住演播室里的四百位观众。转播车上导播喊一声“OK”,演播室的各个角落开始陆陆续续钻出不少人:导演组、催场、技术、道具组,还有观众席上不敢挪窝的摄像组,这些人此刻神经才松懈下来,伸个懒腰,放松中带着疲惫。我也放下手中的流程表,朝大家做个手势,示意明天上午照例开总结会。

这是一场很平常的活动。每年,我们台里大演播室举办的各类活动超过200场次,密度很大。每一次活动都要费尽心思,各路视音频、流程对接、构图以及布景颜色等无数专业细节丝毫不敢马虎。此外,一些不起眼的小问题更需花费心思,例如重要嘉宾台下的桌子角会不会撞腿、发言台的尺寸大小、脚垫高度。每接一场活动,我都对自己再次确认:媒体就是个服务业。

市场倒逼,昂贵的电视开始讲“服务”

倒逼,让我们积极与其他资源对接,累积更多正面价值,逐步适应新技术新变化。贩卖一点专业概念就通用的时代过去了,粗糙的电视节目无法产生附加值,一些传统节目变得价值有限。在和社会打交道的过程中,总让我感叹:电视是个大家伙,成本高,而且新产品的制作周期太长,很多社会需求一闪而逝,若不能及时抓住,马上就有更低价更方便的其他媒体产品取而代之。

作为地方电视台,虽然其新闻栏目长期以来一直保持着绝对优势,但也受到新媒体和其他媒体的冲击。今年以来,这种受影响程度愈加明显。台里接地气的另一重点手段是承办活动,这几年的市场需求越来越多,几个部门都在正常节目之外操持出一套应对活动的班底,既提供内容,又提供社会活动服务,以满足不同层次的需求。之所以重视活动,这在很大程度上是逼不得已。

既然电视这个大家伙既笨重又昂贵而且制作周期长,我们就必须找到值得市场等待的价值。价值体现在哪?每次活动创意新鲜一点,品质高一点,策划贴近客户一点……做到虽然昂贵,但物有所值,商业与内容联动。媒体就是信息服务业,以综合信息服务平台与人群发生联系,并延展增值服务。是的,服务这个词里有无限的事情要做。

服务是个专业活。现在部室里每个人都有不同身份。导演、后勤以及相关配套人员都由记者、编导兼任。后勤组要跟交警、保安公司、舞美器材、人员伙食等等打交道,有无穷的琐事;导演组则需涉猎美术、音乐、经济、灯光、设备等多学科知识,永远处在部门协调、协调、再协调的奔波中。

服务是个细致活。细节细到:事前调整好麦克风的高度来适应不同嘉宾;带上小白板随时以大字沟通,以免突兀打扰嘉宾、领导和观众;颁奖环节观众的朝向;递话筒者的服装颜色等等……这样几百个几千个分解动作才能形成一个流畅推进的演播过程。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