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谁在唱衰报纸?

新一轮改革背景下经济报道新思路新视角

记者节特别策划:通往新闻理想的路有多远

报业转型路径——产业链转型篇

国际知名媒体转型之路系列

 

 

 

 

一年多前,“大数据”开始强势进入传媒业界、学界视野。不少传媒人怕“大数据”,因其互联网基因,亦因其涉及文科生不擅长的“计算”;大势所趋,又不敢不研究“大数据”。2013年10月中旬,由中国青年报社和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联合主办的“第四届全国深度报道研讨会”,主题定为“大数据时代的深度报道”。与会嘉宾以平实的语言、可学可用的案例进行了深入探讨,有助于从业者平视“大数据”,更新职业技能。

 

大数据时代深度报道的变与不变

——第四届全国深度报道研讨会嘉宾观点集萃

                            

                                                    □ 本刊记者 陈 芳

   

李米勒:

不要恐惧,数据挖掘并不那么难

首先,数据挖掘的宗旨是以数据的形式呈现信息。重要的是,要让读者明白数据背后蕴含的意义。如果记者给读者呈现的数据非常复杂,令人费解,那么这样的工作毫无意义。

其次,绝大部分记者的数据挖掘都是基于已经公开的数据。比如,通过上市公司财报或政府部门公布的统计数据,来进行数据挖掘。

再次,数据客观存在,只是需要发掘。三年前,泰格·伍兹在电视直播上公开了他有婚外情的情况,并致歉,整个过程大概有四五分钟,这是一个非常轰动的事件。佐证其轰动程度的是我同事做的数据挖掘案例:在泰格·伍兹电视直播的前一分钟,纽约证券交易所股票交易量达到了当日最低点,而直播之后交易量升至最高点。也就是说,这则新闻对受众的吸引力大到了连交所的交易员都放下了手头工作。作为一名富有创意的记者,数据挖掘可以让我们通过更有意思的方式来向读者展示同样的新闻。

祝华新:

微博时代的媒体:“黄金小拇指”

近年来政务微博和体制内媒体的法人微博有了大规模的发展。就网上的民间舆论而言,民众和政府在新闻舆论场的存在中,新闻媒体,特别是媒体的法人微博,将发挥举足轻重的第三方作用,类似于股东会里的“黄金小拇指”股东,虽然只占5%的股份,却拥有否决权。

政务微博相比,新闻媒体与媒体微博具有更强的议程设置能力,能够制造流行,影响舆论走向。媒体微博的公信力恐怕还在网络“意见领袖”之上。媒体人经常抱怨缺少足够的“第四种权力”的话语权,但我们是否能够审慎地用好这份“话语权”呢?媒体话语权要有利于社会各阶层的利益表达和公平博弈,增强社会黏合度,而不是加剧政治分歧、进一步撕裂社会。

我们既希望政府公权克服对民意的漠视,同时,媒体也要力戒“道德洁癖”和“智商优越感”,少一点站在道德高地的自以为是,多一点对公众特别是草根民众的深切体谅。在互联网信息真伪难辨、网民情绪经常剑走偏锋的情况下,新闻媒体不能成为网络帖文的印刷版。要对网络信息去伪存真,为网民情绪扶正抑偏。

陈昌凤:

美国大报的数据新闻案例解析

《华盛顿邮报》曾做过专题策划“消失的面孔”,专门报道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期间的阵亡者。首页是阵亡者的肖像,而每张照片点击后,都可以链接到相关的介绍、故事、深度报道。这是《华盛顿邮报》的一个专题,做成了一个App。

《芝加哥论坛报》则整合了芝加哥的犯罪记录。输入所在的社区或街道,受众就可以了解到那里的安全情况、犯罪情况,最近一周的、最近一年的、甚至更久以前的信息都可获取。无论是超过300美元的偷窃,还是重大犯罪,这里都有记录,区别仅在于后者会配发故事。这其实已经不仅是新闻报道,而是成为公共服务了。

还有一个关于数据可视化的问题。《华盛顿邮报》曾经做过一张令人吃惊的世界地图:全球的无神论者生活在哪里。其实只是记者从相关研究者手中获取了一些数据,然后记者创造性地以地图的形式展现了这则新闻。

近来,这些全媒体或者多种媒体融合的方式在国内也已经有所尝试,例如新华社近期操作的“地球绿飘带”活动,效果绝对超过了任何一种单一的媒体,超链接、推进、拉出,四维空间,立体呈现,充分利用了新媒体的特质,报纸是绝对达不到这种效果的。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