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勿忘人民”的警示价值
——写在穆青同志逝世十周年前夕

集成报道实操案例解析

《东方早报》长线调查报道打造路径

报业转型路径——海南日报报业集团篇

2013三季度新闻传播类书籍排行榜

国际知名媒体转型之路系列

 

 

 

 

 

2013年8月27日至28日,旨在提升灾难事件发生后媒体报道专业化水准的首届中国灾难报道高级研修班在四川大邑县建川博物馆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约50家媒体的记者参加了研修班。

灾难报道,让下次巨灾伤害更小些

——首届中国灾难报道高级研修班观点撷萃

                            

                                                                □ 本刊记者

   

此次研修班由四川省“5·12”川地震灾害应对研究与培训中心、《望东方周刊》和壹基金联合举办,湖南长丰猎豹汽车有限公司独家赞助,新浪网联合发起,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学术支持,《中国记者》杂志等媒体战略合作。

灾难报道靠硬功夫,记者应建立资料库

——钱钢(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

根据主办方原有的安排,钱钢的授课主题是《大数据时代的灾难报道》,但钱钢认为,虽然现在大数据是很时髦的词语,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进入大数据时代,尤其并不意味着灾难报道进入了大数据时代。他认为,中国媒体现在的灾难报道尚处于小数据时代,甚至是手工时代。这使得媒体在面对川地震、舟曲泥石流、日本“3·11”大地震和核泄漏等重大灾难时,由于没有数据积累,显得太专业。因此,记者个人做一个好的资料主任,做好自己的资料工作很重要,其实也是为进入大数据时代做准备。

当然,数字时代最大的资料库是互联网。钱钢说:“大家可能会问大数据时代传媒人能做什么?我们从前做好记者只需要采二写(编辑),可是今天需要三项全能,即采二搜三写(编)。”掌握一定的互联网资料搜索能力,是记者建立资料库并胜任报道的基础。钱钢谈到,2008年舟曲泥石流发生时,他想查查过去是否有人研究过舟曲的泥石流问题。然而,在灾难后关于舟曲的海量信息中,泛泛的检索很难找到有价值的信息。“只要是非常个性的地名,一定是好的检索关键词,”钱钢说,“当我以舟曲和三眼峪沟为两个关键词在学术期刊网站检索时,还真检索到一篇2004年就发表的相关论文,这对报道是非常有价值的。”

微博让灾难报道进入大众话语时代

——张小元(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新闻系主任)

张小元认为,互联网时代,技术的变化已推动新闻报道方式发生改变。“汶川地震之后,大家在互联网上非常关注,雅安地震大家都疯狂发微博,因此我感觉到传媒生态的变化。”张小元说,“这种变化表面上是技术,背后是方式的转变。”他举例说,芦山地震后一下子涌入1000多记者,这一定程度上是添乱。政府、地震局都有官方微博,信息已经比较充分,这么多媒体和记者进去干什么?所以应提出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在信息爆炸、信息过剩时代传统媒体记者有没有必要进入地震灾区,如果有必要,必要性在什么地方?要重新论证。张小元认为,现在微博基本上是大众日常化话语方式,微博对传统的话语方式有巨大的改变。所以传统媒体必须转型,转型的话大众话语平台将不在你手中。

没有反思谈何进步?

——徐泓(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

徐泓认为,灾难报道其实由三个部分组成,或者说它要承担三个功能,第一是信息的知情权,其中必须注意的是通过对以灾民为中心的灾难现场及时全面的报道来实现;第二个是监督,通过对政府、社会组织和民众救灾过程中每一个环节的报道来实现的;还有一个就是反思。徐泓说,这种反思可能在灾难开始之后就进行,在灾难报道的后期应该更加重它的分量,这个反思主要包括对灾难发生的原因、过程,以及社会对其防范措施逐一进行复盘的检查,发现有没有制度的缺陷,有没有法律的缺失,有没有政府官员的失责,然后再次总结经验教训。

此外,徐泓提醒大家做一个优秀的记者,心里面首先一定要有一个坐标系,第一个坐标是中国基本国情,第二个坐标是基本国情到底是什么,包括灾难国情,中国是一个灾难很多的国家,要把这些东西做得非常详细。其次要梳理关心的重点问题,一定要沉下来,在忙于日常采访的同时一定要对最关注的问题有沉淀。矿难新闻就是没有全面研究的新闻,应该做一个数据库。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