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田聪明:评好中国新闻奖,关键是评委

集成服务:不同媒体的特色实践与探索

“史上最难就业季”的纠结与亲历

报业转型路径——浙江日报报业集团篇

国际知名媒体转型之路系列

 

 

 

 

 

如何看待工作专业不对口?

                            

                                                                  □ 刘倩影

   

“我是中共××镇纪委工作人员,现依照法律和纪律规定,就××问题向您调查有关情况,请您如实作答。请问……?请问……?”。

这是我现在工作中最常用的语言。作为乡镇纪委工作人员,为核实党政机关领导干部的违法违纪问题,我需要经常调研、访谈很多人,以获取事件真相。在这样的访谈问话中,我作为一名新闻学专业的毕业生,总是会有意识地将采访技巧运用其中:怎么打开局面,如何将封闭式问题和开放式问题结合起来,怎么把握主线层层深入,怎样不放过任何有价值的细节和矛盾之处。尽管办理案件不完全等同于新闻采访,但是纪委的访谈也一样需要获取信息,一样可以将以往所学运用其中。

不仅如此,我还负责镇上的政务微博、宣传稿件等工作。和干媒体工作相似,我每天也在用我的新闻眼、新闻鼻,发现身边有新闻价值的信息。和媒体不同的是,现在的我可能更多考虑信息素材本身是不是有宣传价值?是不是能为群众排忧解难、服务社会?学过新闻、干过新闻的我可能还要考虑如何让政府从最初正板严肃的官方语言,过渡到使用网民喜欢的网言网语和生动诙谐的交流方式来编发各类信息。

最终,我选择的这份工作并不在新闻单位,也是我三年前考入新闻学专业时绝不曾想过的。可现在想想,我在求职的路上一路摸索,最终的驻足,几乎都得益于这几年新闻学专业的熏陶带来的改变和提升。

昨天:择业有帮辅

整个找工作的历程,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份难得的生命体验。我从一开始找工作便受惠于这三年所学,当时毫不自知,直到现在尘埃落定才后知后觉。

总是听闻工作不好找,我便早早着手准备。新闻人的求索心让我觉得求职不能只是为了找到一份工作,总要做些有价值的事情出来。于是,找工作在我人生的定义中,就由找职业变成了“立志”和“择业”。

恩师一早就告诉我们,新闻人的就业路很宽,随着大众传媒的发展和企事业单位媒体意识的增强,很多行业都需要设立宣传口。所以,我在一开始找工作时,就没有把目光仅仅局限在新闻单位。而同学中除了去传统意义上的新闻单位,以及从事理论教学研究工作之外,去法院、医院、政府和企业工作的数量反而更多。

浩如烟海的工作岗位摆在我们面前,靠求职网站等媒介,只能帮人挡掉不相关的信息,却无法替你消除最终选择时的困惑。如何选择?每条路都是未知,各有诱惑。

但新闻人却容易坚定下来。

几年的学习和实习经历不仅提升了我对新闻的敏感度,更提高了我搜集与整合处理信息的能力。我总是能很敏感地嗅到和工作机会有关的信息,能否在第一时间开始准备求职应试资料,并且有效出击,就成了找工作的关键。找岗位,投简历、资格初审、笔试、面试,一轮一轮的求职程序交替进行,繁杂的事情轮番轰炸,但我基本上没有慌乱过。“倒金字塔”这种重心前置的手法不单是新闻人常用的叙事逻辑,更潜移默化成为我们新闻人信息处理时的思维方式。

找工作像是一场战争,硝烟散去,我的输赢账本中,终于有了几笔战功。一个新闻学教师岗、一个记者岗、一个企业宣传岗、一个基层锻炼岗。

随之而来的选择更像是博弈,权衡之下,我迈出了服务基层的第一步。因为我知道,专业对不对口对我而言并不那么重要。所学能不能致用,是不是真的适合自己才是关键。作为一个爱较真的人,我在之前的实习过程中便已发现,我对中国社会基层的东西,尤其是农村情况并不十分了解。常常也会为了一个农村新闻热点,和同事、领导争得面红耳赤。在采写过程中,总不能很好地把握要害。中国农村到底是什么样?那些问题的答案到底是什么?我的心里早存下了各种疑惑。所以在面前各种选择纷至沓来的时候,新闻人的求索心和重点意识,恰如一束光,为我拨开了选择的迷雾。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