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特别策划
央媒的新媒体进程

中国期刊业面临的新一轮调整及八大趋势

传统媒体人学技术:从哪儿入门?

报业转型路径——大众报业集团篇

 

 

 

 

 

微视角管窥大时代

 

                                                                □ 梁建强

   

学会“用四页纸讲好炸牡蛎”

,你又过来了呢?”卖冷饮的阿姨从屋里探出头,遥遥地对我喊。

那是2012年的仲夏,伦敦奥运会激战正酣,我穿行在南方一个因制造业而闻名的小镇里,试图采写一篇关于奥运会的稿件。这个叫做横的小镇,与奥运会产生联系是因为吉祥物“文洛克”、奥运火炬以及其它奥运特许纪念品。

在位于横的“奥运代工厂”达玩具礼品有限公司,这些纪念品被批量生产,经过压铸、打磨、电镀、手喷、移印、装配、包装七大工序后,漂洋过海运往万里之外的英国。

循迹找到达公司。连续多天,我徘徊在厂区附近,与工人们攀谈、与四周的住户和小贩交流,渐渐也与许多人熟络起来。卖冷饮的阿姨就是其中一位。

最终的稿件呈现,选取的是将代工厂一位喷漆工人邹师傅的故事作为主线,以其串联起那些终日在常明的日光灯下辛勤劳作的群体的奥运故事。

这是我一直很喜欢的新闻采写方式:微视角管窥大世界、大时代。奥运代工背后的宏观环境,是中国的GDP已赶超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在横,从事加工制造业的企业依旧多处于产业“微笑曲线”的中部,附加值较低。底层的代工工人的命运,具有共性与代表性。

那一期的《南方周末》中,着力呈现了“以自己的方式参与奥运的另一群中国人”。有奥运花炮技师、奥运代工厂工人,也有体育科研员、陪练员,还有奥体中心的清洁工人等。他们无疑是另一个参加伦敦奥运的中国代表团——在聚光灯永远打不到的地方,但同样在自己生活的赛道,向人类的盛会递交了自己微小但体面的才智。

原本遥远而宏大的盛会,也因为这样的关注视角,氤氲人文与温情。这样的解读方式,也会因独辟蹊径而让人有耳目一新之感。毕竟,聚焦赛事本身的操作方式空间有限,拓展采写的视角与维度,往往才能发现更多更加精彩的故事。

前不久,我很敬重的一位资深调查记者谈到“如何把一个包含巨量信息的人或事,装进一个局促空间里”时,引用了村上春树的一个生动阐释—— “几乎不可能用四页纸来描述自己,但用四页纸描述炸牡蛎却是可能的。为什么不用四页纸讲你自己是如何炸牡蛎的呢?你与炸牡蛎的相互关系与距离感,这种追根溯源便等于是在描述你自己。”在这里,“炸牡蛎”无疑是对新闻选题“小切口”的形象喻指。

近年的新闻采写中,我也在不断做着微观切入的尝试——寻找大时代背景下的个体故事,进而用小视角、小意象折射大关照,实现思想性与新闻性的统一,亦管窥世界的多元与复杂。

因而,无论是北京大雨后参与还原亡者的“你的名字你的故事”,还是在周克华案后参与起底“悍匪前传”;无论是聚焦赵常玲揭示奥运“养狼计划”真相,还是写协同分析“吴法天是怎样炼成的”;无论是关注“表哥”事件后的年轻建言者,还是对话推动中国“前行的力量”……我都希望能够做一名更具思辨性的观察者、记录者,管中窥豹,多写些有温度、有锐度、有深度的稿件。

“大”往往寄寓于“小”之中,“微观”与“宏观”,时常并未有着泾渭分明的界限。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