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特别策划
央媒的新媒体进程

中国期刊业面临的新一轮调整及八大趋势

传统媒体人学技术:从哪儿入门?

报业转型路径——大众报业集团篇

 

 

 

 

 

地方媒体特派记者如何“特”起来

——以《大连晚报》和《半岛晨报》芦山地震报道为例

 

提要:灾难发生后,地方媒体通常会派特派记者第一时间赶赴灾区进行报道。在当前的媒体格局中,地方媒体的灾难报道如何作为,与国家级媒体、社交媒体等多种信源如何形成差异化报道,即如何让特派记者的稿件“特”起来?本文以大连地区两家报纸——《大连晚报》和《半岛晨报》的雅安地震报道为例,分析此次灾难报道中这两家媒体特派记者的采访理念和报道特点,探讨地方媒体参与重大灾难报道的规律,以促进、提升地方媒体整体报道水平和影响力。

关键词:芦山地震 特派记者 大连晚报 半岛晨报

                            

                                                                  □ 黄 玲

   

4月20日雅安芦山发生7.0级地震之后的第二天,《大连晚报》《半岛晨报》(以下简称晚报、晨报)分别派出特派记者前往采访。总结来看,这两家地方报纸特派记者从震中发回的报道,有以下几个方面特点:

一、发挥地方媒体“小、快、灵”的特点,高质量完成“自选动作”报道。

地震发生之后,受众最想了解的当然是灾区的人员伤亡、灾区救援方面的信息,这些内容必然成为媒体特派记者灾区报道的主体。但是,媒体属性、特点不同,也决定了报道侧重点、报道风格的不同。国家级媒体的灾难报道以整体大局为主,微博、社交媒体则突出传播者个体的亲身感受。地方媒体特派记者的报道要想占一席之地,就得充分发挥其“小、快、灵”的特点,选取独特的报道视角,以大灾难中普通人的故事为切入点,展示人性的温暖。

此次, 晚报晨报的灾区特派报道就体现出这一点。《淡定川人和老公在震中失去联系 妻子心急如焚徒步寻夫》(晚报4月22日),报道了一个新婚只有两个月的妻子,徒步震中,寻找在深山从事地质勘探的老公,稿件的故事性很强,牵动了许多读者的心;《用血肉之躯护子  公婆讲述感人母爱》《桌椅挡住教室门 7名男生开出生命通道》(晚报4月23日),报道了灾难事故中的大爱故事,追踪灾难事故背后的新闻;4月24日,晨报的三篇稿件报道视角也比较新颖:《伤残车被征成救援车》《救援消防多为90后 几乎人人带伤》和一组图片报道《家塌了 最值钱的猪崽得背走》,真实记录灾难中普通人的故事,新闻的可读性很强。

可以看到,上述稿件都是这两家媒体根据自身特点,在国家级媒体灾难新闻发布等常规报道范畴以外,采取不同的报道视角,加强底端新闻采集。其实,也可以把这种“查缺补漏式”采访,称为地方媒体灾难报道的“自选动作”。“自选动作”报道特色就在于,在看起来纷繁复杂的现场中,理清思路,寻找报道的空白点,与国家级媒体的报道形成差异化。类似这种报道思路在此次雅安地震报道中还有很多:晚报4月22日《震恸后的芦山县城在忙碌中重现生机》,分别采访了烟摊老板、环卫工、医院药剂师,报道了芦山县城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在这个原来并不闻名的川西县城里、在那些普普通通的芦山人看来,学校会复课、生意会重新开张、因为地震一度被打乱的生活也将恢复正常。”这样的笔触和报道视角充分发挥了地方媒体“小、快、灵”的优势,从小处着眼,报道让人耳目一新。

此外,这两家媒体的特派记者在报道灾难事件中小人物故事时,还着重挖掘故事所蕴含的正能量,选取富有人情味的报道素材,增强了报道的厚度和张力。例如,4月23日晨报《芦山的早晨》《这是一碗最好吃的面》等报道,记者站在普通人视角,记录了这次地震给人带来的感受,在突然降临的灾难面前,人的崇高与尊严被定格。《生活,还在继续》(4月23日晚报)这篇报道记录镜头下的灾区生活,传达灾区人们面对灾难的乐观、坚韧精神。《芦山的故事》(4月25日晚报),其中的“芦山故事之小周”报道了免费摆渡司机的平凡故事;“芦山故事之腊肉”再现了孩子在物资相对短缺情况下,面对灾难,面对美味的瞬间反应。其细腻的生活状态、心理状态描述,给灾难增添了一抹温暖色调,这样的新闻很有质感。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