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大数据时代传统媒体转型的关键

食品安全报道:何以更专业、更体现媒体作为

2013二季度新闻传播类书籍排行暨代表性书籍点评

感受正在变化的传媒职业

报业转型路径——华商传媒集团篇

 

 

 

 

 

“京城帮帮团”:公益广播节目创新探析

 

一档以60岁以上老人为收听目标人群的节目何以保持收听率和市场占有率?其内容创新的核心究竟是什么?城市公益广播节目如何恰当借鉴?请看作者对北京城市管理广播“京城帮帮团”的案例分析。

 

                                                            □ 孟 伟 成 音

   

真实为“王”

有电视台同行道出了“京城帮帮团”成功的核心:“这是一幅百姓生活图”。

1.“一分钱憋倒英雄汉”

“京城帮帮团”的节目形态比较简单,其范围包括衣食住行、吃喝玩乐、寻医问药、交友征婚、求购转让、寻人寻物、致谢致歉等。

《京城帮帮团》周一到周五为信息发布平台,播出听众实实在在的求助信息。例如:经济上不宽裕的中年母亲手机充值充到别人的手机上,怎么办?再如:明日女儿出嫁,母亲亲手缝制被子,针缝到被子中找不到了,怎么办?这些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亲人和朋友难以搭把手,“京城帮帮团”却可以帮助个体搭建与社会连接的舞台,“有情有趣有悬念”的真实故事正在发生,吸引听众惦记着

这些节目内容凸显了广播媒介的优势:“一听就明白,一说就可以解决,动手就见效”,把广播的“特点做足了,做到极致”,媒介本身的不可替代性造就了节目的成功。

2.生命求助

2011年3月2日,节目中播出了这样一条求助信息:

帮帮团的各位老师好。我们有件事情求助于您们。我家里的孩子得了尿毒症晚期了。生命垂危。从黑龙江来到北京看病。被再次宣判为死刑。孩子十八岁了。唯一的希望就是看看长城和纪念堂。他已行动便了,就是想到长城脚下13661048xxx”。

这条求助短信被节目主持人第一时间播出去,同时将此短信发在了节目微博上。节目播出的当天中午,短信平台接到回音,有人已经和家长取得联系。而帮助者是电台其他节目的业余编辑。节目组播出百姓真实的求助信息,建构听众互助的平台,与此同时,本身也作为社会动员的一分子,有着感动之后的行动,如此带入效果的节目如何不感动听众?

二、社交平台为“翼”

数字化时代,随着城镇化推进,人口流动的加剧,传统的邻里交往关系发生了变化,基于固定的地理区域范围内的社会成员的交往需要一个新的平台,“京城帮帮团”以全新的传受关系,辅之以手机、网络等多种新媒体手段,为北京地方老年听众营造了一个崭新的社区化交往的平台和“圈子”。

1.听众参与节目的选题

2009年,“京城帮帮团”创办之初缺人手,招募志愿者直接参与编导工作,从每次节目策划开始,老年听众志愿者就开始介入进来,保障了节目选题直接来自于生活。

2.听众作为真正主体

很多节目的现场观众往往处于节目编导的被动安排中。“京城帮帮团”则不同,听众带着问题通过热线电话或者短信等在直播节目中求助,现场提供了听众之间互帮互助、沟通交流的话语平台,集合大众的智慧。主持人起到的是引导和潜在掌控的作用,在家长里短的问答背后体现了社会、媒介对听众群体、尤其是老年和弱势群体所蕴藏智慧与潜能的尊重。

3.多媒体互动传播渠道

“京城帮帮团”节目以直播音频节目为主体,在音频内容基础上拓展了适度视觉化的优势,为听众增加了多样化的选择。网络点播也使听众变被动同步收听为灵活自主的选择性收听,打破了广播线性传播的局限。节目最初的听众互动是信件、热线电话,现在充分运用短信、QQ、论坛等多种互动方式。主持人还在北京广播网上开办了“帮帮团论坛”。并借助博客和微博与听众建立信息联系。

4.互动的延伸

广播节目的播出时间有限,节目时长内的互动方式也有限。“京城帮帮团”编导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组织听众参与各类社会活动,把有限的节目空间和节目信息在生活中放大、延伸,实现了节目与听众生活的对接。节目组为听众提供了交友和接触社会的平台,客观上也使节目更多参与到听众生活中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