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特别策划:“中国梦”的
新闻传播学把握与思考

以改版改革,做转作风改文风的践行者和推动者


那些默默的坚守与执着
——再谈全媒体竞争中的专家型记者


小屏时代:传统媒体还有没有、要不要重建传播自信



首届范敬宜新闻教育奖揭晓
——《中国记者》作为合作单位将陆续推出获奖者故事

 

 

 

 

电台实习四月记

——记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警法在线”栏目实习的时光

                            

                                                                  □ 王宇婷

   

第一月:三日入厨下,洗手作羹汤

到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报到实习后的第二天,电台老师就让我带着采访机独自去北京市检察院采访。

到北京电台实习可以说是我人生中美丽的“错误”。当初在填报实习志愿时我把北京电台误当做北京电视台,就因为这一字之差却让我有幸遇到了丹青老师、高婷老师、以及许许多多我采访过的检察官、警官

之所以没有考虑过在电台实习,实在是因为我有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于是第一次采访让我变得格外忐忑,万一他们听不懂我的普通话怎么办?万一我紧张忘词怎么办?各种各样的疑问交织在一起,让一向嗜睡的我,在采访的前一晚彻夜难眠。

第二天戏剧化的场面出现,没想到被采访的检察官是第一次接受采访,她的紧张程度和我相比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采访录制了三四次,都由于检察官磕磕绊绊的回答而不得不停止。为了缓解紧张气氛,我只好和检察官先聊天,告诉她我是实习生,也是第一次采访,大家都是新手没什么好紧张的,这才让采访得以顺利进行。

第一次采访带给我的可能是遗憾,甚至是失望。然而就如一句歌中所唱:“我要握住一个最美的梦,给未来的自己,不管怎样怎样都会受伤,伤了又怎样,至少我很坚强,我很坦荡。”现在想来,当初的第一次采访,至少我还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

第二月: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我想把上面这句词改改,应该是“独上公交,走遍京城路。”相信这是每一个实习过的同学共同的感受。曾经我不明白为什么政法大学新闻院的标语是“We are on the way”,现在我明白这一定是师兄师姐们实习后得出的“真经”。

实习近一个半月,几乎跑遍了北京城的检察院,采访地点北至密云南至通州,东至朝阳西抵房山,可谓“走南闯北”“东奔西走”。其实真正采访的时间可能就几分钟,可为了这几分钟,常常要花费四五个小时的时间,一天中有至少五分之一是在车上度过的。

路上曾有过的波折至今想来心有余悸。有一次晚高峰乘坐地铁一号线,挤了3次都没挤进去,最后一次终于进去了,跟在我身后的小伙子比较可怜,他的衣角被夹在门上,硬是等到了下一站门开,才把衣服拽出来

记得曾经听过一句话:无论是心灵还是身体总有一个要在路上。公交、地铁上的人群,他们的身体确实在路上,可他们的心灵呢?试问这些忙忙碌碌的人,有多少是在为梦想而奔波?有多少仅仅是为生计而挣扎?在积水潭地铁口里一副巨型的智联招聘广告,上面写的是为家打好这份工。每次看到心里都会涌上一阵感动,同时却混合着酸痛。就是在这样的拥挤中,人们是否掐灭了自己的梦想,消耗了自己的年华,转而向现实妥协?

这就是毕业后我们将面临的生活吗?我深吸了一口气,一头扎进人潮中。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