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特别策划:“中国梦”的
新闻传播学把握与思考

以改版改革,做转作风改文风的践行者和推动者


那些默默的坚守与执着
——再谈全媒体竞争中的专家型记者


小屏时代:传统媒体还有没有、要不要重建传播自信



首届范敬宜新闻教育奖揭晓
——《中国记者》作为合作单位将陆续推出获奖者故事

 

 

 

 

“隐没地

——上圈组村民与艺术家的影像实验”侧记

 

“隐没地——上圈组村民与艺术家的影像实验” 是由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文联、新华社中国国际文化影像传播有限公司资助、支持,并由民间自助式完成的一次影像越界行动,是中国摄影史上最大的一次纪实影展,更是一次中国人践行自己的原创艺术理论——“元影像理论”的试验,即让影像“回归本体,回归本心”。

                            

                                                       □ 本刊记者 王清颖

   

山外,艺术家们用自己一双观物的眼睛,和主观的判断,描摹着生活,记录着当下。

山内,农民第一次用一双整日劳作的双手,按下快门,却拍下了令人如痴如醉的光影。

当这两种人相遇后,两种对光影的理解叠加后,超越便发生了。

2013年4月7日,北京今日美术馆,历时25天的“隐没地——上圈组村民与艺术家的影像实验”纪实影展开展,这里所展出的2600件摄影作品,来自29个村民和80多位艺术家,呈现的是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吉县沙沟乡阳庄村上圈组,和那里的人。这是一个位于西海固,上世纪70年代末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定为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而今这个世人罕至的小村落,将伴随中国西部生态大移民和城镇化进程,永远地消失。

80年前,美国FSA摄影纪实运动曾轰动一时,30位摄影家,前后历时8年拍摄了27万张照片,真实地记录了罗斯福时期,美国破产农民西迁的全过程,开创了纪实摄影先河。同样是记录移民,同样具有重大文献价值。不同的是,美国FSA由政府支持,上圈组的拍摄则是由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文联、新华社中国国际文化影像传播有限公司资助、支持,并由民间自助式完成的一次影像越界行动,是中国摄影史上最大的纪实影展,更是一次中国人践行自己的原创艺术理论——“元影像理论”的试验,即让影像“回归本体,回归本心”。

与展览同期发布的,是一本长达700页、题为《隐没地》的书。正如为该书代序的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分党组书记王瑶所言:“作为‘中国摄影文丛’第一卷,当《隐没地》以700页体量的书稿放在我面前时还是超出了我预想。”是的,这不仅是一本大部头的书,更是中国摄影文化一次自发自觉的创新,而由此引发的“百家争鸣”势必令其成为摄影界的一个“地标”。

我是其中为数不多没有去过上圈组,仅凭影展和《隐没地》来描写心中惊喜的人。但我想说:2012年冬天,那场艺术家与农民共同制造如魔幻般的光影快乐,深深地触碰了我的内心。原来,在这样朴实的空间所获得的心灵愉悦,要比直接从现实中获得的更加强烈。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都藏有一个天堂。它不为人知,甚至也不为己知。

“隐没地”,令我惊奇不已的是一幅幅镜头里的光影。无论是村民的作品,还是艺术家们的作品,好像他们的镜头是一个源源不断的太阳能采收器,不断地把从他们眼睛里发现的事物的光、捕捉到的奇异的光,毫不犹豫地放射出来。

虽然我没有仔细地探究过摄影艺术,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他们作品的理解。我仔细阅读了所有照片:肖像、静物、民俗,以及记录事件、记录人物内心的状态等。那真是一种享受,简直像飞到了世界的彼岸,触摸到一个人内心深处的光,异乎寻常的光。那也许是摄影者的灵魂吧?画面的诗意、用光的朴实,很快让我发现这些摄影者们有一双敏锐而超越的捕捉事物光芒的出色能力。

然而,这些令我们惊叹的,其实有其渐变的过程。

理论家藏策说:“我们的实验,就是改变以往那种看与被看的关系,让村民和摄影家都回到自己的本心,把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视觉天性拍出来。实验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把相机交给村民,教会他们基本操作后,让他们自由自在地去拍。上圈人大多没有摸过相机,当然也就没有受过太多视觉污染,没有条条框框,他们的视觉应该是自由的。”

于是在第一天晚上奇迹便发生了,当艺术家们和村民围坐在炕头,用幻灯将照片一张张地打在墙上时,村民拍摄的照片让所有在场的艺术家们大吃一惊。新华社领衔编辑、策展人陈小波坦言:“拒绝改变和自命不凡是摄影的致命伤。在上圈,看了农民影像,哪个人还敢自命不凡?哪个人还敢居高临下?我注意到:去上圈的摄影师头一天看到农民影像,第二天就放低身段,找到感觉。镜头很少乱用了,敬畏之心有了,诗意就出来了。有很多照片,现实反而成为象征性的符号。”

在这个泛图像的年代里,似乎我们都有过某种迷失在图像中的经验。这些林林总总的图像有些看起来甚至是非常奇怪的,与我们大多数人的思维习惯格格不入,但它们反而迫使我们认识到摄影与我们所习惯的视觉经验完全不同,这也就强迫我们必须调整自己以往对摄影的认识,以适应那些新的观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