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特别策划:“中国梦”的
新闻传播学把握与思考

以改版改革,做转作风改文风的践行者和推动者


那些默默的坚守与执着
——再谈全媒体竞争中的专家型记者


小屏时代:传统媒体还有没有、要不要重建传播自信



首届范敬宜新闻教育奖揭晓
——《中国记者》作为合作单位将陆续推出获奖者故事

 

 

 

 

被绝对化的自由

——对当代西方全球化思想及国际传播理念的思考

 

国际传播的内容、手段方式和价值取向以及建构起来的世界图景反映出,以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为“隐形内核”的全球化思想和国际传播理念仍居于主导地位。随着围绕构建国际信息新秩序(NIIO)的争论淡出联合国的议题范围,“信息自由流动”似乎已经成为全球化的最大意义之一。这些现象、现状及其背后隐匿的关系和问题不能不引起我们的研究和思考。                               

 

                                                                  □ 申 

   

在反对国家资本主义尤其是反对社会主义的运动中诞生的新自由主义,其核心思想和价值标签是“民主、自由和私有”,目标是将非西方国家纳入整个资本主义体系中,实现整个世界意识形态的“全盘西化”。从这个意义上看,当代西方以消费主义和政治自由为中心的全球化理论与以传播自由为基础的国际传播理念秉承资本主义精神,是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同卵双胎,二者在本质上内在连通、相辅相成,是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全球扩张的两翼和工具。像新自由主义所标榜的“贸易全球化”,既包括商品贸易,也包括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贸易,这是发达国家打开发展中国家市场,向其倾销商品、兜售文化价值观、动摇民族认同感的重要手段。

全球化是一个含义复杂、内容丰富、多层面的较长历史发展过程,至今仍是一个边界难以界定的多元概念。在全球化发展过程中,信息和文化产品的跨界流动始终与其相伴随,涉及经济、政治、文化等多种社会活动,受资本积累、技术革新、国际政治体系的合作的驱动,“是一个政治、经济和传播学概念”。从这个角度也可以说,传播的国际化本身就是全球化的重要纬度和方面,国际传播可以作为全球化的一个下位概念进行研究剖析;而且随着传播技术和手段的不断发展,特别是网络传播的日新月异,国际传播在全球化进程中的地位与作用日益凸显,正成为在政治、经济和文化全球化过程中起穿针引线作用的核心要素之一。就像一些学者认为的,网络传播的世界性……成为经济全球化的神经,也作为政治全球化的“激素”,推动国家间和地区间的接触和沟通。约翰·菲斯克等也认为,文化帝国主义与符合资本主义体制的意识形态传播是经济全球进程中的重要方面和目标。这也从一个方面佐证了全球化论和国际传播理念的关系

西方的全球化论鼓吹个人主义和信息自由,内在否定国家主权和文化的相对性

纵观全球化的历史发展过程,15世纪以来,全球化进程一直是以资本主义的全球扩张为主要体现形式的,而且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二者是几乎重合的。因此,有些西方学者明确认为,全球化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价值观念在全球的扩张,所谓全球化就是世界“一体化”,甚至就是西方化和美国化。上世纪50年代后,随着殖民统治在全球的土崩瓦解,各种非西方文明和非主流文化不断被唤醒,学界出现了把作为历史必然的全球化与“实现少数人利益”全球化区别开来的研究自觉。

但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加之新自由主义的泛起,西方全球化话语权进一步巩固。一些西方学者认为,全球化意味着在新自由主义的法律、政治和伦理价值观念驱使下,国家政治正在经历的嬗变过程,这些全球化的价值观,不仅对单个国家何谓“善治”提供了一个评价框架,而且把个体公民作为政治和道德的终极关注对象。可见,在以个人自由为价值准则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土壤中生发出的西方全球化论,“倡导一种超越国家边界和公民身份的公正形式和原则”,不同国家的公民都是绝对自由的“全球公民”。同时,西方国家还挟其强大的传播组织、先进的传播手段和非对称信息优势,主张要在全球范围内实现自由流动,并把新自由主义作为推动全球化的战略武器。

事实上,西方全球化论对个人自由和信息自由的强化,是要把多样的世界“熔化”于资本主义体系和西方文明,超越了当代国际政治的现实发展,削弱了民族国家的权力和主权,并内在地否定文化的相对性,具有很大的迷惑性和欺骗性。如果其勾勒的社会现实得以实现,受益最大的也只能是那些少数精英国家的精英阶层。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