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特别策划:“中国梦”的
新闻传播学把握与思考

以改版改革,做转作风改文风的践行者和推动者


那些默默的坚守与执着
——再谈全媒体竞争中的专家型记者


小屏时代:传统媒体还有没有、要不要重建传播自信



首届范敬宜新闻教育奖揭晓
——《中国记者》作为合作单位将陆续推出获奖者故事

 

 

 

 

居家读物:纸媒的下一站?

 

新媒体浪潮中,纸媒命运究竟如何演进,是多数新闻人共同的疑问。其实,读者已经在用手投票,他们手里最常出现的阅读工具已经是移动终端,而非过去的报刊。不过,优秀的纸媒不必过于为命运伤怀,因为他们在未来一段时间还可以占据媒体大舞台的一角,成为居家读物。再者,高品质的纸媒总有历经岁月而不离不弃的忠诚受众,有些“纽带”会有所变化,但是无论如何也切割不断。

                            

                                                         □ 本刊记者 梁益畅

   

“我每个月卖近百元废报纸”

报刊亭是市民文化的一道重要风景线。路过报亭时,顺手买份报纸,定期买心仪的杂志,是不少人过去的生活习惯。然而,这种习惯正在逐渐淡去。《中国记者》杂志记者走访、观察了北京市一些报刊亭,摊主们普遍的反映:现在报纸、杂志不好卖,已经大大不如前几年。

在北京市地铁一号线八宝山站附近经营报刊亭的李老板说,前一两年每天卖得好的都市报可以卖一百二三十份,现在最好的报纸给35份还卖不完,杂志也很少有铺10份以上的,一般就是三五份。虽然报刊亭花花绿绿摆满了近百种报刊,但在他看来,能算得上畅销产品,带来较大利润的,现在已经没有了。

“现在看报纸的人少,我在这里经营了三年左右,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感觉到一些老顾客都不来了。”生意萧条,李老板也渐生去意。据了解,报刊亭一般是以八折的价格进报刊,一份1元的都市报只能赚两毛钱,一本10元售价的杂志也不过赚2元。过去销量大时,收入还不错,但现在单纯卖报刊的利润,已经非常微薄。因此,主管部门为报刊亭争取到了饮料的销售资格,可以增加部分收入。即使如此,李老板说现在一年的收入还赶不上在山东菏泽老家做力工。力工的收入,据他说在当地至少是100元一天。

如果说前述报刊亭因为靠近地铁,主要消费人群是上班族,流动性大,具有不稳定的特点,只能代表部分市场。那么,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南路附近的另一个报刊亭则代表了另一种市场。这个报刊亭附近有数个大型居民小区,位置正处于几个小区交汇处的十字路口,而且周边饭店密集,超市、茶楼、理发店等一应俱全,正处于大型社区中心。

然而,报刊亭老板说邮局派送的报纸,平均每月只有半个月时间能卖完,另一半时间剩下的报纸只能卖废品。“我每个月要卖近百元废报纸,5毛钱一斤,你说得剩多少,尤其是周末的报纸还那么薄。”

经营时间长的报刊亭老板们都知道,看报的老年人会天天来买,散步途中,买菜回家,顺道就买了,年轻人则是想起来了买一份,忙起来就顾不上。但老年人对价格敏感,报纸每次迫于成本压力涨价,都会流失不少老年读者。加上老年人腿脚不便,天冷风大下雨下雪都不愿意出门,对以中老年人为主要顾客群的报刊而言,这些都是不利因素。不过,不利因素不仅仅局限于此。

你有多久没触摸报刊了?

品一杯茶或咖啡,读一份报纸或杂志,曾是悠闲生活的一种美好景象。然而,快节奏的现代生活压缩阅读时间,多媒体接触渠道打乱阅读习惯,蓦然回首,你有多久没触摸报刊了?

2012年12月23日,《金融时报》中文网总编辑张力奋在其新浪微博做了一个小调查:“过去十天里,您自已掏钱买过报纸吗? 若买过,请问什么报纸? 老中青年龄段,您属哪个年龄段?”这条微博一共获得了714次转发和441条评论。张力在新浪微博约有30万粉丝,以通常情况而论,关注他的人应该是对媒体有一定了解或偏好的人群。通过阅读相关评论,可以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虽然会有偏颇,但仍不失观察价值。

比如,有评论说在网上做这种抽样调查,70%都会表示没有买过,然而从评论看,至少有50%的人表示买过或有订阅,有的还不只一份,这说明报刊目前仍有较大的读者基础。不过,与专业人士过去的观察一致,中老年人在表示买过的人中占多数,这是多年阅读习惯的延续,以及部分老年人不熟悉网络的原因。此外,免费发放的地铁报也多次被提及,纸媒电子版也有一些评论表示有订阅。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