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与中国记协合办
改文风、出精品——中国新闻奖“走转改”获奖作品评析

机构改革下的报道思路之变——2013两会观察

全媒体竞争中,专家型记者能走多久、多远

衰退与下滑声中都市报的危机与生机

2013年第一季度新闻传播类书籍排行暨代表性书籍点评

 

 

 

 

我和“倾诉”的八年情缘

 

《大河报》的“倾诉”是业界情感类的名牌栏目。作为这个栏目的采编人员,八年的专业沉淀,积累了人生可贵的“财富”。本期特约这位资深传媒人讲述她的“情感八年”。

                                 

                                                                □ 段旭杰

   

前些年,以第一人称讲述当事人情感隐私故事的实录类版面,曾如雨后春笋遍布大小纸媒,近几年,随着网络时代的高速发展,读者的倾诉渠道越来越多,业内人士曾一度怀疑纸媒是否还能做情感类版面。但现今电视媒体遍地开花的相亲类节目又充分证明,人们的情感联络非但没有因网络加强,反而更需要媒体介入,而人们诉说的需求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比过去更强烈。

作为一名在纸媒情感倾诉类版面工作八年的专栏记者,获取的不是能得到多少人隐私的快感,而是为能走进困惑者内心,帮其走出情感沼泽的喜悦。

倾听八年,我成了“爱情杀手”

“倾诉”是《大河报》的名牌版面,2003年8月在同城媒体率先创办,初期以“都市倾诉”为版名,主要为情感实录,真实记录现实生活中人们对恋爱婚姻、爱情亲情友情的种种困惑与期待。2005年8月,我从夜班编辑转为一名倾诉专栏记者。看着黑色的倾诉热线电话,我忐忑不安,他们哭诉的时候我怎么办?当“倾诉”前辈们无不无限悲悯地对我说:“要做好情感垃圾桶的准备啊。”看她们提到倾诉“苦大仇深”的神情,心下真有“前赴后继”之

我被选定为倾诉专栏记者时,倾诉已经过了两年的发展,在河南省都颇有影响,那部倾诉电话可谓热得烫手。尽管领导说选我做倾诉是性格合适,有亲和力,还有点医学基础,可转岗的我还是感觉压力山大。

我清楚地记得工作第一年,在不得不接触大量第三者的倾诉时,我会忍不住有逃的冲动,心里会耻于和他们面对面,不想听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怕他们影响了我的心情,干扰了自己面对婚姻的从容状态。而事实是,他们的确影响了我,听得多了,我会忍不住向爱人发火,会把男人全盘否定,当然也包括他在内。曾经有一段时间,爱人说:“你别做倾诉了,还不如回去做编辑。”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从最初的忐忑、怕失去倾诉者的期待,渐渐有点百炼成钢、五毒侵的感觉了。记得刚接触倾诉者,随着他们诉说的起伏、情绪的波动,自己也会跟着生气或落泪。后来,又慢慢发展到无论倾诉者痛哭流涕还是情绪激昂,我都保持着平静,看上去几乎面无表情。有一次,一位40多岁的男子哭着说:“我对别人说我和情人的故事时,他们都感动得哭了,没想到你的心这么狠,一滴泪都没有,你简直就是个‘爱情杀手’。”

更好倾听,扎实学习心理学专业知识

当倾听别人的故事多了,看着倾诉者痛苦的表情,尽管表面上是镇静的,但内心依然为自己不能帮到他们而自责,陷入深深的无力感中。

因有多年前做医疗版编辑的积累,关注到医学心理学,并有意识地收集着相关知识,作为爱好偷偷学习。所以,在面对倾诉者时,我开始有意识地从深层次去“听”,让倾诉者释放压抑已久的情绪。

但这些“偷”学来的心理学知识毕竟太零碎,不系统更不全面,无法支撑我应对负面情绪的冲击。于是,狠下心来让我再度成为一个学生,坐在课堂上聆听老师专业的教诲,把工作之余的时间都用于和心理学专家沟通、接触上。2007年8月,通过考试,我获取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从业资格证,开始从更专业的心理角度去分析倾诉者的心理活动,并引导其尽快走出情感误区。

通过实践发现,“倾诉”专栏记者这一特殊的工作需要有扎实的心理学知识来支撑,才能在面对形形色色的倾诉者时做到不卷入。需要共情,但也要学会处理移情,既要获得倾诉者的信赖,同时又守护好各自的界限,这样才能把工作做好。

说实话,作为朋友眼中“阅人无数”的所谓情感专家,我应该感谢这些向我倾诉的人,他们给了我极大的信任,向我展示了人生百态,让我在曲折跌宕的感情故事中理出爱情的真意,亲情的可贵,友情的温暖。而我也从一个总免不了带着道德感去审视他人的记者转变为一个可以无条件尊重任何一个倾诉者的心理咨询师,这不单单是内心的身份转换,更是内在力量的壮大。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