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提升主流媒体
在新兴媒体舆论场的影响力


2012-2013:回顾与展望


“两个舆论场”再讨论


2012,我的坚守与不舍——那些继续奋斗与选择离开的新闻人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徐州篇

 

 

 

 

坚守,但不死守

——答《中国记者》问

 

《中国周刊》总编辑朱学东说,他相信无论传播技术如何进步,媒体形态如何改变,只要传统媒体人放下身段,以己所长,真诚入世,从普通人生活中的细微处触摸活的中国,寻找中国前行的动力和内在精神,不放弃,终能拥有一片自己的天空。

                                 

                                                                □ 朱学东

   

一、面对经济窘境、报道受限等现实因素,媒体行业在国内还能吸引优秀乃至精英人才加入吗?《中国周刊》是如何吸引、培养并留住人才的?您的微博签名是“人生下半场,守在《中国周刊》”,您准备怎么“守”呢?

所谓良禽择木而栖,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历来就是职场生态。这种开放性和流动性,是大到一个社会或行业,小到一个单位之所以有活力的根本所在。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所以,我个人对人员流动一向抱着包容和开放的心态,等闲视之。

从中国传统媒体的成长过程来看,无论过去在体制内还是市场化媒体,其经济待遇虽然不错,也不过是中等,即便是待遇好的电视媒体,也并非高收入。

中国传媒业被过多赋予意识形态特征。这种特征一方面使进入的政策门槛很高,市场属于不完全竞争市场,保有了行业相对稳定的收入。但另一方面也使这个行业无法养育真正的市场主体,整个产业也就无法健康发育成长。

行业内部的竞争,很大程度上并没有能够提高传媒业生产力,办报办刊办节目的水平相比其他行业的进步有限,经营水平更是没有多少提高。所以,传媒企业规模小,缺乏现代企业理念和运作机制,产业发育也就不健康,整个产业规模一直处在低水平发展轨道,行业赢利能力在低水平消耗战中每况愈下。

即便这个行业有积累有盈利,因其国有属性,盈利的分配也潜藏着风险,所以这个行业的薪酬水平普遍不如其他行业。

过去在中国做媒体,还有“铁肩道义,辣手文章”的职业荣耀,这些年的格局,连这点荣耀都被剥夺殆尽,所以才使越来越多有才华的人对这个行业灰心丧气。

人员流动是行业兴衰的标志。技术进步带来新的媒体形态,这是一个野蛮生长的行业,传统的管制方式力有不逮,而其技术、体制、资本和职业进步的空间优势,迅速吸引传统媒体的精英投身于新兴媒体行业。这是大势所趋,也是传统媒体业自己酿成的苦果。如今这种趋势已经无法逆转。

对于这种大势,《中国周刊》自然也无法改变。但我相信,在新的一代人里,自我选择的意识更强烈,有人选择新媒体,自然也有依旧钟情于传统媒体的年轻人。《中国周刊》这几年的发展印证了这一点。

我们会选择有理想,有激情,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一起前行。当他们进入团队,我们会通过老师带徒弟的方式,以及各种专业的培训锻炼来提高他们的采访水平,同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提供相对有尊严的收入。更重要的是,他们在这里会获得成长的机会和职业的荣耀,后面一点,就是他们自己的作品,能够得到很好的传播。

至于我,到这个年纪,还有些梦想,还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在时代允许的空间内,用自己的笔来表达对社会的关怀,并奉献出一本有思想,有尊严,有价值,有温度,能盈利的杂志,也就心满意足了。这就是坚守自己的价值判断,也就是我说的“人生下半场,守在《中国周刊》”的意思。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