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宣传贯彻十八大精神,
深入“走转改”

第二十二届中国新闻奖解析

生活因开微博而多彩

第十二届长江韬奋奖获奖者告白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宁波篇

 

 

 

 

都市报:“老了吗?”“变了吗?”

——2012全国都市报总编辑年会侧记

                                

                                                                □ 张 垒

   

“都市报老了”。

2012年11月23日上午,一年一度的全国都市报总编辑年会上,老总们发出这样的慨叹。第二个发言的《新闻晨报》副总编辑张国伟感触极深:《新闻晨报》曾以“年轻”“白领”的标签搅乱了“老报”的好梦,而今,它的读者年龄也越来越老化。《新文化报》副总编辑李春萍同声附和:为了不被年轻读者们遗忘,《新文化报》与吉林38家大学媒体合作,不断挖掘校园新闻,筹划增加“校园新闻”专版,吸引留住年轻读者……

讨论的最后,主持人、《都市快报》总编辑杨星总结说,如果要给这个主题为“中国都市报转型升级”的年会下一个结论,那么,这个结论就是“纸不在,报在”;如果再观照大家的实践,那么,这个结论还可以再加上一句:“报业可能有变,企业发展很好”(对都市报来说,企业和市场是其核心特征)。

无论如何,这意味着:今天的“报纸”和“报业”多少都有些变了味。

区域市场——平常词语,多重实践

今天的都市报对区域市场的态度已远非“深耕”两个字所能形容。开发区域市场的实践比抽象的词汇要丰富得多。

从城市到城市群

《华西都市报》的区域市场拓展战略首先是以城市群为目标,力图在区域城市组合体上做文章。实践中,《华西都市报》以自贡、泸州、宜宾、内江城市群为目标市场的“川南新闻”7个月的广告营收就达千万。《华西都市报》常务副总编辑方野表示,这样一份相当于“子报”的新闻纸在当地所有晚报的环伺中突围而出,从而“用一份报纸撬起一片城市群”。

与之相对,《半岛都市报》则试图打造同城的“媒体群”。为应对城市报纸过于集中导致的低层次竞争问题,《半岛都市报》从2009年起就尝试与同城的其他都市类媒体开展战略合作。其未来的目标是在3-5年内完成区域市场的集中化,从而降低成本,“减少不必要的自相残杀,扩大生存空间”。

从“进”社区到“浸”社区

《新闻晨报》的“社区报”有50多个街道捧场;《南方都市报》社区报在深圳试水;《半岛都市报》从2011年开始设置6个县域版,今年底将带来约2000万收入;《楚天都市报》与中心城区签协议,办社区报,每周一期,每期8版,为此专门成立社区部;《贵州都市报》表示今年更加明确地做“县域新闻”……

让人惊讶的并不是报纸进社区的努力——这已经不是共识,而是“共实”(共同的实践)——让人惊讶的是各家报纸进社区的深度和广度,真可谓多姿多彩、五光十色。

首先是不少报纸早已运作多时的采编下沉。《楚天都市报》从2008年始开展深耕社区计划,记者在1100多个社区挂牌,每周至少半天在社区挂职。《华西都市报》记者同样以“助理”的方式在基层挂职。

其次是“全媒体”和多样态。《华西都市报》广告牌、LED终端等户外媒体已经覆盖200多个社区。《华西都市报》方野将进社区称为“扩域”加“扫盲”,鉴于成都新型城填化所带来的巨大潜力,方野表示将以全媒体等多种媒体形态,继续加强区县开发。

再次是从走入社区到“推出”社区。《楚天都市报》记者几乎全部“入驻”武汉中高档社区业主群,在开展一系列社区活动的同时,更注重以“推”的方式点燃社区居民的热情。其开展的海选“江城十大最美社区”活动总投票人次过亿,受此激励,正计划开展“荆楚最美社区”新一轮海选。此外,《华西都市报》针对目标楼盘推出针对性报纸,《南方都市报》联合通讯类公司打造“南都社区院线”,在广东各个小区播放电影……

从“送水”“送报”到提供融合式公众服务

《贵州都市报》则从公众服务平台上切入,包办了公众所需的从修理灯管到疏通下水道的“一切东西”。在总编辑孙雁鹰看来,这种全面服务的好处就在于:可以让报纸与完全陌生的领域和终端建立联系。在为公众提供各种服务的过程中,报纸无意中加强了与移动公司、加盟商家等终端的联系。媒体的公信力和影响力打造了平台,而这个平台就变成一个既与报纸关系密切,又独立于报纸的“新事物”。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