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宣传贯彻十八大精神,
深入“走转改”

第二十二届中国新闻奖解析

生活因开微博而多彩

第十二届长江韬奋奖获奖者告白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宁波篇

 

 

 

 

两个“舆论场”的张力与融合

 

随着互联网的迅速发展,网络成为社会舆论的集散地。能否有效引导民间舆论场,使之与官方舆论场最大程度吻合,是处置各级各类舆情的重要评判标准和关键所在。在“两个舆论场”讨论渐盛的当下,本文作者提出了有关融合的观点与思路。

                                 

                                                                 □ 邢彦辉

   

舆论场的含义与分类

在我国新闻学界较早提出舆论场定义的是清华大学刘建明教授。他认为:“所谓舆论场,就是指包括若干相互刺激的因素,使许多人形成共同意见的时空环境。”构成舆论场有三要素:“同一空间的人群密度与交往频率”“舆论场的开放度”和“舆论场的渲染物和渲染气氛”。同一空间人们的相邻密度与交往频率较高、空间的开放度较大,空间的感染力或程度较强,便可能在这一空间形成舆论场。无数个人的意见在“场”的作用下,经过多方面的交流、协调、组合、扬弃,会比一般环境下形成舆论场的速度要快,并有加速蔓延的趋势。这类开放的、公开平等而自由讨论的地方,是促成舆论形成和变动的重要空间。

新华通讯社原总编辑南振中认为,在当下中国,客观存在两个舆论场:一个是党报、国家电视台、国家通讯社等“主流媒体舆论场”,即官方舆论场,它忠实地宣传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个是依托于口口相传特别是互联网的“民间舆论场”,人们在微博客、BBS、QQ、博客上议论时事,针砭社会,品评政府的公共管理。互联网成为“思想文化信息的集散地和社会舆论的放大器”,改写了“舆论引导新格局”。

网络为社会提供了一个自由表达、聚集民意的平台。从BBS到门户网站,从博客到微博,日新月异的新媒体改变着舆论的生成语境,重塑着公共生活。在互联网没有成为舆论表达的主干道之前,官方舆论场在传播、引导舆论方面处于主导地位。随着互联网的迅速发展,网络打破了官方舆论场掌控舆论的局面,成为社会舆论的集散地。我国民间舆论力量的快速成长,始终是与网络相辅相成的,并在网络上形成一个决策高层和传统媒体都关注、并产生互动的公共舆论场,这两个舆论场形成了相互制约又相互促进的舆论新格局。

两个“舆论场”的张力

在互联网日益发达的今天,民间舆论场已发展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舆论力量,以一种新兴舆论场的形态与官方舆论场交融糅合,有些时候甚至相矛盾。能否有效引导民间舆论场,使之与官方舆论场最大程度吻合,是处置各级各类舆情的重要评判标准和关键所在。

1.发展速度不平衡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6月底,我国网民数量达到5.38亿,是15年前的867倍,互联网普及率为39.9%。2010年被称为微博元年,有人说中国已进入“微博时代”。2011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已达4.3亿,环比增长近50%。2012年,移动互联网用户有人估计可能突破6亿,超过互联网数量。以移动互联网这一新媒体为载体构筑的民间舆论场,发出一阵又一阵强大的舆论风暴。微博成为舆论的重要发源地。无论是徒手接住高空坠落女孩的“最美妈妈”,还是“7·23”温州动车特大事故……都是由微博最早播报,迅速引起全国普遍关注,并形成了强大的舆论风暴。 

2.面对突发事件,反应速度不一

面对突发事件,民间网络舆论场的形成速度快,且容易形成一个“群落”。 Web2.0时代的社交网站、手机网络等的普及,使一个事件或问题能迅速在一定时空环境中形成舆论场,而主流媒体的舆论场在这方面总是或多或少表现出了一些滞后性而网络舆论场就不一样,网民会针对事情的实际情况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特别是微博以其快捷方便的特点,在网络舆论场“大军”中占有一席之地。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