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宣传贯彻十八大精神,
深入“走转改”

第二十二届中国新闻奖解析

生活因开微博而多彩

第十二届长江韬奋奖获奖者告白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宁波篇

 

 

 

 

小微博 帮助大

从工作的角度看,微博对我们的帮助挺大的。微博绝不只是传统媒体新闻线索来源,有时候微博与传统媒体互动所产生的效应,比传统媒体单打独斗更大。2011年3月,邓飞团队发起的免费午餐项目选定《黔中早报》作为贵州地区合作媒体。在采访报道过程中,早报记者始终坚持传统媒体与微博等新媒体的全程互动,并借助邓飞庞大的粉丝团,在社会上造成热烈反响,最终推动政府介入,贵州所有贫困地区学生的营养午餐问题得到解决。

2012年6月初,我在微博上看到一条消息:清镇一个12岁的女孩脸上及全身60%布满绒毛,被称为“毛孩”。这孩子是个孤儿,得不到医治。我立即安排记者采访见报,贵阳当地医疗机构闻讯介入,但技术力量无法达到医治要求。记者发微博求助,央视及上海媒体,还有上海的慈善团队看到后介入,孩子顺利手术,目前境况好转。

时至今日,不少传统媒体的受众都是微博达人。有天一个读者因为报纸没投递到位,直接在微博上@我。我告诉他可以打发行投诉电话,他说没留意电话号码,但在微博上关注我,所以直接跟我说。我马上联系发行部给予了解决。

对我来说,微博同时也成为失意时的精神支撑力量之一。2011年6月,我分管的一位女记者被前男友砍了十几刀,被送到ICU抢救,生命垂危。6月3日1630,我在医院发了一条微博:“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马上就有十几个朋友转发、评论,鼓励我坚强面对,紧接着就有朋友打来电话……

当然,微博在生活上对我们的帮助也挺大。有天我发了条:“很糟糕,近期每天头晕,颈椎问题引起的,怎么办?”微博发出后,跟了十几条评论,有的建议换枕头、有的建议写作换姿势、还有人推荐了贵阳几个比较有名的按摩医院……

点滴记录生活轨迹

有个周末的晚上,跟几个小伙子打麻将,刚开始手气很背,不经意嘀咕了一句:“hold不住了啊,再这样伤不起。”举座愕然,几个人睁大眼睛看着我,看得我莫名其妙。有个小伙子说:“大叔,你年纪大把,这些网络热词倒是掌握了不少啊。”另外一个紧接着说:“大叔,淡定啊,神马都是浮云,接下来给力点。”我恍然,不知不觉间,玩微博不但让我第一时间掌握重要信息,无意中成为一个“潮人”,还无形中拉近了与年轻同事的距离。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粉丝刚好过万。回首开通微博以来发的3000余条微博,它几乎成为这两年生活的轨迹,既有对新闻事件的忠实记录,也有对社会丑恶的嬉笑怒骂;既有游览风景名胜的浮光掠影,也有心情低落时的喃喃自语;既有理性的思考,也有情绪的发泄……

哲人曾经说过,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我不知道微博会存在多久,也无从预测微博以后会变成什么,但我相信,若干年后,夕阳外、海滩边,手捧一台掌上电脑,翻看自己有生以来的微博,一定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作者是《黔中早报》副总编辑)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