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宣传贯彻十八大精神,
深入“走转改”

第二十二届中国新闻奖解析

生活因开微博而多彩

第十二届长江韬奋奖获奖者告白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宁波篇

 

 

 

 

我们全家“玩”微博

 

@黔中早报林德志V:不知道微博会存在多久,也无从预测微博以后会变成什么,但我相信,若干年后,夕阳外、海滩边,手捧一台掌上电脑,翻看自己有生以来的微博,一定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 林德志

   

粉丝越多的记者稿件越多

2010年初的时候,一个时尚靓丽的拟招聘大学生问:“德哥,你有没有微博?我关注一下。”我说:“微博是什么东?你要约我吃饭喝酒,QQ、电话,或者大吼一声都行。”她鄙视地哼了一声:“大叔,你OUT了。”

之后我也没太把微博当回事,再后来,身边玩微博的人渐次多了起来。终于按捺不住,在报社新进大学毕业生眼里已是大叔级人物的我,也悄然开通了微博。那是2010年2月5日,第一条微博发的是四个字:开张大吉。而第二条微博发布的时间已经是2010年9月13日。第一个开通的微博账号,总共发了四条微博,然后忘记了密码,至今再没用过。现在用的微博账号“黔中早报林德志”,在开通初期也基本没用。真正用得比较多,是在2010年10月,我担任了分管新闻采访的副总编辑以后。

2010年10月底《黔中早报》登陆贵阳。报社成立之初,工作压力较大,值得记忆的东西也比较多,于是发微博成为一种习惯。加上年轻记者多,新闻线索来源渠道单一,微博也成为线索来源之一。

有一天,有位从外地来贵阳从事社会新闻采访的年轻记者找我聊天,说他感到很苦闷,从业经验本就不足,加上人生地不熟,连新闻源都找不到,平均一周才有一两条稿件见报。他问我怎么办?我说也不难办,三个渠道你试一下,一是多交朋友,二是多压马路,三是多上网络、微博。前两个渠道见效慢,且线索以传统社会新闻居多;第三个渠道见效快,且稀奇古怪的线索也多一些。我告诉他,你开一个微博,关注1000个粉丝数上千的贵阳人,线索自然就有了。他照办,不到一个月时间,他从报社稿件最少的记者变成了最多产的记者之一。

在我的要求下,新闻采访中心所有记者都开通了微博。在微博上找线索、在微博上与受众交流,已经成为记者最重要的工作方式之一。从目前的情况看,粉丝越多的记者越忙碌,粉丝越多的记者稿件越多。

老中青少四代通吃

2012年1月1日深夜,我在床上拿着手机看微博,四周岁的女儿淘淘居然没睡着,也凑在旁边看我手机,我说这么晚了你赶紧睡觉去啊。她噘着小嘴生气地说,你老是半夜刷微博,吵得我睡不着。我灵机一动:淘淘,给你开个微博怎么样?她高兴地拍手:好啊好啊,我也有微博了。于是我给她注册了一个新浪微博账号,她挑了自己最喜欢的图片做头像,“林天蓝淘淘”就正式在微博上安家了。当然,淘淘的微博内容都是她口述,我和妻子尽量按她的语言风格帮她发上去的。我们的初衷是尽量从她的视角,如实记录她成长过程中的点滴。没想到淘淘的微博开通后,对我们也是一种乐趣,她的语言风格充满了童趣,比如:“今天我发明了个‘第0’——妈妈的衣服第一好看,爸爸的第二好看,外婆的最后好看。妈妈:那宝贝的呢?我:我的衣服第‘0’好看”。还有这条:“昨天妈妈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去贵阳,我告诉她:这个问题我们明天再说。逗得妈妈、外婆和外公哈哈大笑。其实我是不想去贵阳的,我妈妈太凶了,在南平外公什么都听我。但我又想学钢琴,外婆说过两周送我去。”目前,女儿的微博已经发了近百条了

今年8月后,妻子带着淘淘回福建老家。我的微博上就不时收到女儿@我的信息,内容有她在游乐场玩的照片,也有要求给她买生日礼物的,还有嘘寒问暖想爸爸的。看着女儿的微博内容,时而哑然失笑,时而温馨感动。

有一天,妻子神秘地告诉我,你知道吗?你爸也开微博了。我说不会吧,都60岁的老人家了。于是她拉着我打开电脑,我一看笑了,这老人家穷极无聊,尽发一些今天买了什么菜、今天买的这个瓷砖多少钱(那时我妹正装修房子)、外孙女乖之类的内容。女儿也在旁边大叫:哇,全家都有微博啦!笑归笑,但是我也不得不感叹,微博真伟大,老中青少四代通吃。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