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宣传贯彻十八大精神,
深入“走转改”

第二十二届中国新闻奖解析

生活因开微博而多彩

第十二届长江韬奋奖获奖者告白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宁波篇

 

 

 

 

“做片子如做人,真诚无敌”

——专访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副主任杨华

                                

                                                        □ 本刊记者 陈 芳

   

操作“走转改”,个把问号拉直的过程

正如在不少媒体遇到的情况一样,“走转改”活动刚启动时,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的记者也抛出了一串质疑:我们也经常到基层采访,那不是“走基层”吗?会不会变成记者主持人的体验秀?

“在微博上,在我们开会讨论时,大家都有疑问,编辑、记者对贴标签式的报道本能反感,也认为报道效果不好。可以说,开始做时质疑声很大。”杨华在接受《中国记者》专访时说,“那么,到底为什么‘走转改’?观众嘲讽说愿意活在‘新闻联播’里,说明我们的作风、文风出了什么问题?为此我们专门做了一些务虚的工作。”杨华找出了刘云山同志2011年7月10日发表在《求是》上的文章《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关于贯彻党的群众路线的几点思考》,这是他在胡锦涛总书记7·1讲话之后发表的体会文章。

有一个比喻对杨华及其团队启发很大。刘云山同志在文章中提到了“蛙水关系”:“现在有的人把与群众的‘鱼水关系’变成了‘蛙水关系’,需要时跳进去,不需要时就跳出来。”“为什么交通发达了,通信先进了,有的人与群众的距离却远了、沟通却少了,说到底是对群众的感情淡漠了。” 这回答了之前媒体也去基层拍片子但还是需要专门进行“走转改”这个问题。“确实,以前有些报道也是到一线去拍的,即便那时没有提‘走转改’,也是符合‘走转改’要求的。”杨华说,“例如:2010年我们发掘报道过索道医生邓前堆,坚持28年溜索道过江给村民看病。这就是符合‘走转改’精神的报道。但另一方面,大量报道虽然也到新闻一线拍摄,但群众只是一个符号,是突发事件的目击者或者政绩的印证者,记者仅仅是需要他的同期声,而不是关注他本人、他的喜怒哀乐。最重要的是,记者要用心走进采访对象,这和仅带着完成任务的心态去工作是完全不同的。做片子如做人,真诚无敌。现在贴上标签就是为了最终摘掉标签。这是我们联系到自己的疑问对‘走转改’的第一个认识。”

接着凸显的是第二个问题:“走转改”应该到哪里走?“最初我们认为,以前哪里走得少现在就去哪里,哪里最艰苦就到哪里。”杨华说,“《皮里村蹲点日记》是我们那一时期访贫问苦的代表作。”

节目展示了中国国情不为人知的那一面,引起很大反响——很多人捐款,不少人报名作志愿者,政府修了路,解决了一大批问题。但杨华及其团队在收获赞美的同时,也在冷静思考很多观众同样在思考的问题:为什么我们能办奥运会、博会,可是我们还有皮里村?我们能否不办奥运会、博会去解决皮里村?记者走基层到底为什么?仅仅在于为一些孩子修路买鞋吗?“不!更大的价值在于真实展现中国复杂国情,让国内、国外受众能够真实全面地认识中国,这也是我们新闻从业者的使命。”杨华说,“我们国家有开宝马肇事的富二代,也有皮里村;我们有贪官污吏,也有吃苦奉献的基层干部如皮里村的乡党委书记郭玉琨;有以为微博就是真实世界的记者,也有老老实实走基层、步步惊心两腿泥的记者。真的,这就是中国的国情,让记者认识到国情,认识到那些普通人最努力、最善良的人性光环是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这个意义更深远。”

央视的采编队伍普遍年轻,历练少。怎样让他们知道主流媒体职责,知道什么是记者的价值观,这听起来空泛,实际上和业务直接相关。杨华介绍说,尤其是突发事件、重大事件,最能考验价值观。央视在这方面也有过教训。应该怎样看待问题?怎样表现不足?怎样理性看待国情?一味批判是否真的对国家有益?尤其是现在舆论状况非常复杂的情况下对国人尤其是采访队伍来说更重要。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