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媒体时代党代会报道的创意呈现

大时代的微传播

“油条哥”是怎样诞生并走向全国的

与镜头结缘——几位爱好摄影的报纸总编一席谈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泉州篇

 

 

 

 

从新闻集团拆分看国际新闻的中国视角

 

国际新闻报道要体现“中国立场”、展示“中国视角”、宣示“中国观点”,这已经成为业界共识。但是,在当前新闻实践中,一些国内媒体对“中国视角”的把握表现出了较为强烈的“摇摆性”,要么过度亢奋,要么则完全失语。这种不稳定状态所折射的问题、背后的根源值得探讨。

                                 

                                                                 □ 文 建

   

国内媒体近来对新闻集团的报道,就较为充分地暴露了这种“摇摆性”。2011年“窃听丑闻”之后,国内媒体的本土化报道和解读形成一个高潮,一些专家评论认为“热闹过度”;而今年新闻集团“一分为二”之后,国内媒体上却几乎看不到有分量、有深度的中国化报道和解读,国内媒体集体表现出较为强烈的“外媒依赖症”。这种巨大的落差,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有意思的研究维度。

“新闻系”的完胜

今年6月底,新闻集团宣布正式拆分成两家公司,一家负责娱乐,一家负责印刷出版。作为全球第二大传媒集团,新闻集团“一分为二”这一事件的重要性和新闻价值不言而喻。那么,全球舆论是如何报道这一事件的呢?浏览全球媒体的报道,会得到这样一个清晰的印象:《华尔街日报》、道琼斯新闻社、福克斯电视台这些“新闻系”媒体堪称完美地主导了全球舆论,包括一些中国媒体在内的无数传媒机构沦为默多克的“传声筒”。

首先,从动态消息来看,“阀门”牢牢地掌握在“新闻系”媒体手里。对事件报道最早、滚动新闻最及时的,是道琼斯新闻社;报道最完整,信息最详尽的则是《华尔街日报》,全球媒体引用最多的消息,也源自这两家。福克斯电视台和天空电视台也分别成为美英两国受众了解这一事件进程的权威消息源之一。结果是,在动态消息竞争中,“新闻系”媒体几乎垄断了各种新闻资源,其他媒体只能亦步亦趋,或转发或改写这几家媒体的消息。当然,这种局面的形成同默多克的主动配合功不可没:“拆分”消息出来之后,首家发布消息是道琼斯新闻社;印刷媒体中第一个获得默多克采访机会的是《华尔街日报》;电视媒体中得到这个特别待遇的则是福克斯电视台。面对“偏心”的默多克,即便是《纽约时报》《金融时报》《经济学人》这样的专业媒体,也难有作为。事实上,这三家媒体中,仅《纽约时报》有机会采访到个别新闻集团内部高层,在报道中描述了新闻出版部门拆分前的焦虑,可勉强称为亮点

其次,从分析和评论来看,“新闻系”也处于明显的主动地位。在中英文媒体上很难看到有别于“新闻系”媒体的分析,负面的评论更是少之又少。仅有的两条有分量的“异见”,一条是英国《金融时报》的“控制论”,认为默多克对集团控制力减弱才导致拆分,拆分反过来会增强控制力。另一条则来自彭博社,认为“拆分”时机选择有“文章”:消息公布之时,正是英国电信监管机构即将投票决定是否允许新闻集团继续持有天空电视台控股权之际。在以批评性和多样性著称的英美媒体,对一起财经新闻的报道口径如此统一、如此正面,也较为罕见。

毫无疑问,“拆分事件”再一次清晰展示了新闻集团的话语霸权。在和麾下媒体的互动中,默多克控制了全球媒体的报道议程,主导了舆论走势,这一事件演变为“新闻系”媒体的一场表演。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