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奥运报道的成功与反思

转型全媒体:转什么?怎么转?

发行季,报纸形象广告如何设计?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佛山篇

 

 

 

 

报业视频艰难发展的根本之痛

目前南都视频的目标渠道是四个:互联网界面、电视界面、便携终端界面、户外户内的公共展示界面,但南都对这四个渠道都没有绝对控制权。从根本上看,传统媒体的战略还在纸面,所以很难诞生强有力的数字平台。缺少数字平台的支持是报业视频艰难发展的根本之痛。南都的视频可以在新浪微博上赢得数百万的点击量,然而对南都而言,这并没有可量化的利益。而建立一个强有力的数字平台,远远比成立一个音视频制作部要困难。视频这种产品,只能为数字平台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以国外平媒网站如《纽约时报》《泰晤士报》数字平台为参照,他们的强大并非依靠视频内容的一支独秀,而是一套基于数字出版物思维的流程与制度反过来对视频内容的生产起到决定作用。没有稳定数字平台的纸媒体视频就像一个张牙舞爪的风筝,看上去很嚣张,但难免高处不胜寒。

报纸视频的另一个困境是:传统报业的部门分割使得视频业务的利益与目标不统一。值得注意的是,就南都而言,许多采编部门想与音视频部合作试水新型的内容产品,但常常想沾下“新媒体”的时髦,又不愿承担风险;另一方面,音视频部既急切地想从传统采编部门里获取资源与智力支持,既想借力又保持戒心,生怕失去主导权。换个说法,当传统纸媒的内容还没有多媒体化的迫切需求时,就必然缺少一个有力的执行部门打通传统纸媒报道与多媒体报道之间的通道,也缺乏与之配套的技术、制度的支持。传统采编部门把持新闻资源,这既是报纸生存的优势,也是一种包袱。

尝试视频的意外收获

任何尝试都会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我们在制作新闻视频的同时,也参与了一些广告客户的定制业务。部门成立之初,我们就接到报业集团下属的各子公司、政府机构、企业客户等要求视频定制的服务,涉及形象推广、公益活动、企业文化、产品宣传、微电影拍摄。如果仅从收益评估看,投入产出比远比“卖新闻产品”更直接有效。我认为现今新闻更趋自由与分享的属性,几乎不可能在市场上“卖”出价钱。传统媒体的赢利,也不是仅仅“卖内容”,而是以内容建立公信力来捆绑读者,再将用户卖给广告商的模式上。在新闻供过于求的市场,如果仅依靠人力微薄的视频生产人员靠卖新闻赢利几乎不可能。若以精干人力组建特种小队,依靠传统纸媒延续下来的特定优势,在商业视频制作领域反而大有作为。但这也会带来一个新的课题:这还是不是全媒体战略框架下的应有之举?一个媒体成立一个广告制作公司?这里面有多少灰色地带?

纸媒体视频不能包打天下

视频产品绝不是纸媒数字平台的核心,更不是全媒体战略的核心,它只能承担应有的功能——从南都的价值观出发,配合以制度保障、技术支持、营销介入、渠道开拓,才有向上生长的力量与前景。而目前,它只是吹响纸媒体向新媒体进军的号角,更多的是象征意义,而非实质性地影响到纸媒体的生态。在上述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我认为可强化视频内容的商品属性和运作独立性,依托传媒的公信力、社会资源、动员性、组织性等软性资源,用商业定制的服务赢利,使其产品在市场上接受检验,兼在公益、纪录片类型上做精品,保持品牌价值。如条件逐步成熟,则需要设计制度打通传统采编业务的隔阂,成立地位心态超然的具体执行部门,将视频内容的生产放到多媒体生产的大思维大系统里面。

我从事过摄影记者、图片编辑、视频制作等工作,每次转变好像都向着更“边缘化”运动,“出发于视觉而不止于视觉”既是对自身职业生涯起点的认同与再认识。我们的团队不论是做新闻视频,还是商业视频,只要从事与传播有关的行业,你永远要学会如何占有受众的心智、影响他们的态度,只要回归记者的本分,你可以在任何媒体如鱼得水;从这个意义上说,只有媒体的转型,没有记者的转型。(作者是《南方都市报》音视频制作部主任)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