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本期推荐

党代会报道的策划与亮点

来自浙江日报报业集团传媒梦工厂的实践

四次载人航天飞行报道回顾与分析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无锡篇

 

 

 

 

一名地市报老记者眼中的主题“陷阱”

 

新闻主题在新闻写作中占据着关键位置,它支配着一篇报道的选材和报道角度,反映着记者对客观事实的看法和态度,也决定着一篇报道的社会效果。本文作者在地市党报工作了20余年,针对年轻记者对新闻实践认识不足的问题,结合报道案例,总结出四类因忽略主题而破坏了报道效果的做法。

                                    

                                                                □ 卢欣科

   

刻意“改造”“拔高”主题,导致新闻失实

一些记者为让报道主题更具有社会意义,在采访和写作时爱用想当然的做法去“改造”“拔高”。今年5月10日,《开封日报》刊登了一篇介绍开封某区道德模范马春玲的人物通讯,文中有这么一段:“马春玲90多岁的婆婆四年前患胃癌,已至晚期,连水也无法喝下去了,医院停止了手术治疗,但对婆婆非常孝敬的马春玲不甘心婆婆这样等待病危,就将婆婆接回家中精心伺候。她不顾自己的糖尿病情、毅然停用了胰岛素,节省下钱为婆婆买营养品,增强她的体质。20多天后,奇迹发生了,婆婆渐渐能喝下水,也能吃下饭了。” 很多读者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市内一位消化道系统方面的专家还专门致信报社,对这位道德模范如何将营养品送进患者腹内表示惊奇,并提示长期靠胰岛素维持平衡的糖尿病人一旦骤然停用胰岛素是非常危险的。

事后经调查,采写该稿的年轻记者承认这些事只是听别人介绍,自己很相信所以并未核实。也许,这位记者的主观愿望是好的,但文中与事实不符合的情节反而让读者对文中人物事迹整体都持怀疑态度。                

主题归纳失当,导致不良社会影响

一些年轻记者遇到突发事件,急于求成,仓促选择报道角度,草率归纳主题,造成文章在社会上出现不良影响。今年2月20日,《开封日报》登载了一篇标题为《“钢铁司机”郝正义倒在方向盘上》的文章。文中介绍公交车司机郝正义在脑干出血、头晕恶心的情况下,如何凭借自己坚强的毅力,坚持驾车15公里,将四十名乘客安全送到站后自己才昏死在方向盘上的事迹。文中为表现这位司机的负责精神,将当时的处境介绍得很详细:“又正是上班、上学的高峰期,过了那么多路口、红绿灯,凭惊人毅力行驶了15公里”。

事后我们这样询问这位记者:“假如车上的乘客知道这位司机出现这种危险的病情时会让他继续开车吗?交警知道了会让他开车吗?路上的行人、司机的家属乃至医生知道了会让他开车吗?”这位记者很快回答:“不会!”,“那你为什么非让他坚持行驶呢?”这位记者对后一句问话感到很委屈,认为自己所报道的是新闻事实。我们向他解释,的确,新闻必须是事实,但每个事实未必都能被媒体采用,这要看新闻对读者、对社会所产生的作用和价值。

语言表达与主题对立

《开封日报》今年2月2日A6版刊出报社一青年记者前一天亲眼目睹的一起事件:那天,开封市区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辆面包车与4路公交车相撞,虽侥幸无人伤亡,但从记者文中“地上均是散落的车窗玻璃碎片”看,这是一起非常让人担心惊怵的事件。记者是以消息体裁报道的,把自己看到的和交警及围观群众的看法如实写在稿中。

这本是一篇无可非议的报道,但文章导语,甚至副标题中都出现了“蓝色面包车吻上四路公交车”的语句,而编辑也未能把住关将其删除。对一起令人担忧的交通事故用这种轻松近似调侃的语言来表达引起了一些读者的反感。导语特别是标题,是对文章中心思想(主题)的提示,在这里用“吻”字显然不当。                                 

选材不当造成主题不鲜明

《开封日报》今年3月19日A6版刊出了一篇《刑警李杰从7米高房顶摔下》的文章。文中讲述了记者“跟随十二大队刑警与红洋楼派出所案件侦查大队民警共同去抓捕一个飞车抢夺犯罪嫌疑人”的事件。嫌疑人察觉后爬到房顶逃跑,李杰随后追赶,一脚踩空从屋顶摔下,后被送到医院抢救。记者在文中没有讲述飞车抢夺犯的犯罪恶迹、这次紧急抓捕的原因及最后抓捕结果,而将重点放在刑警李杰从房顶摔下及受伤后的心理活动:“摔下后第一件事想的不是自己的伤情,而是继续执行任务”。读者质疑,李杰受伤比较严重,以至于要靠战友背上急救车,文章是现场新闻式报道,没有提及记者事后至医院对伤者进行采访,那么伤者心理活动记者是怎么知道的呢?记者将选材的重点放在这里是想说明一个什么主题?也许,记者对刑警从高房顶上摔下印象深刻,并想刻画出一位勇敢、忠于职守的人民警察形象,但他的选材显然没能达到目标,反而使主题很模糊,让读者不知他想表达的究竟是什么。(作者单位:《开封日报》)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