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本期推荐

党代会报道的策划与亮点

来自浙江日报报业集团传媒梦工厂的实践

四次载人航天飞行报道回顾与分析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无锡篇

 

 

 

 

毕业季·如何理解和实现新闻理想

 

又是一年毕业季,新闻学子们将怀着对新闻事业的美好希冀走上工作岗位。当理想照进现实,该如何理解和实现新闻理想?本期《中国记者》邀请四位青年新闻工作者通过与大家分享自己的工作经验,谈谈对该问题的看法。

                                    

                                                              □ 林露虹

   

邀请嘉宾:

云南《都市时报》总编辑 周智琛

《中国青年报》记者 庄庆鸿

《四川日报》记者 陈婷

《中国海洋石油报》编辑 王冠一

中国记者: 具体而言,您所理解的新闻理想是什么?

周智琛:当下的中国新闻业,是一个要求相对严格的行当。对很多人而言,新闻理想最朴素的理解多指向“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带着浓烈的理想气息和情怀,传媒人愿意在公平、正义、自由等领域里耗尽心力,但也有另外一些群体,他们在传媒技术和发展模式上的追求与革新有期许有梦想,这种积极恳切的行为和念想,称之为新闻理想也无妨。

庄庆鸿客观记录,匡扶正义,追求民主、法治与公平。

陈婷:在对事实的记录中探求真相,在对真相的探求中传扬真善美,鞭挞假恶丑。

王冠我所理解的新闻理想,简单地概括,就是快乐地写作,愉悦地交流,踏实地工作。

中国记者:从学校到工作岗位,您的新闻理想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周智琛:在操作层面上更符合现实,但对理想的坚持更加执拗,对理想的把握也更加得力。

庄庆鸿在学校的时候,对新闻理想的认识比较单纯。工作后,发现很多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作为新闻工作者,只要可以推动社会改变一点、前进一步,即便我们写下的字是易碎品也已得其所。

陈婷:理想没有变,变的是思考问题和采写稿件的方式。刚出校门的时候,仰望的是法拉奇、迈克·华莱士那些前辈们,以为新闻采访都是那么畅快淋漓,但现实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一颗种子能不能发芽、生根,不仅仅与种子本身有关,还与它所生存的土壤有关。现在,我仍然信守着自己的新闻理想,但是我追求理想的方式更加现实,我把它称为“现实的理想”。我知道很多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所以,只要我的新闻报道对推动工作有所帮助,哪怕只是一点点,我也觉得是有意义的。这就是老话说的:饭要一口一口地吃。

王冠随着工作环境的变化,对新闻理想的理解自然也会发生变化。我目前在一家中央企业所属报纸工作,与其他大众媒体相比,在报道内容、受众群等方面有很大不同,面对不同的工作环境时,你必须本着谦虚谨慎的态度,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但是不管任何时候,都要把理想与现实结合好,不要丢掉它。

中国记者:当理想和现实发生冲突时,您是如何坚守新闻理想的?

周智琛:数字化传媒时代,新闻业或者说报业有些泥沙俱下的状况,有些报纸要么小富即安、要么作茧自缚、要么惶惶不可终日,我们所处的环境与大多数一样,但我们一直在坚守底线,并且在不断探索前面的路,毫不夸张地说,这个过程是带着理想色彩的,但理想有益身心健康,我们愿意一直这样走下去。

庄庆鸿当初毕业找工作时,我放弃了一家大公司的Offer(录用通知),而坚持选择从事新闻行业;再比如,2011年调查采访某房地产开发商违规出售预售房时,对方曾试图给我“封口费”,我当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并暗中录下全过程,留存相关证据。

陈婷:“5·12”川大地震发生后第三天,我到一个灾区县采访,发现那里一些老百姓的态度比较消极。有一户人家,夫妻两个都才四十出头,家里没有人受伤,只是房子有些损坏,但是这对夫妇基本不做什么事,凡事依靠政府。还有一些人,早上睡到很晚才起床,一天无所事事的样子。我就在文章中反映了这些不好的现象,呼吁灾区群众振作精神积极抗灾救灾。文章见报时,这部分内容被删除了。编辑认为,在当时的背景下,对这类的问题报道不适合公开见报。我想,我对问题的报道并不是为了哗众取宠,而是为了促成问题的解决。我就借一些机会向当地领导提出了问题和建议,并把情况向省领导做了反映,引起了他们的重视和认同。后来再去那个县,我特意留意了一下,情况变得好多了。不久之后,我们接到上面通知,要在新闻报道中大力倡导自力更生、自强不息的抗灾救灾精神。这些变化里面大约也有我的一点点贡献吧。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