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传播格局下新闻评论的热点引导与应对

记者,你的“支持系统”是否足够强大

《舌尖上的中国》是如何“炼”成的?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苏州篇

 

 

 

 

与焦虑共舞

  ——热线记者的心理焦虑与应对策略

                                    

                                □ 雯  文(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深媒体人)

   

“坐卧不安”的热线记者

车厢里,鹏坐卧不安。一连串的突发事件像烫手山在他心头翻滚——连续一周的跨省采访,好不容易把几篇稿子连夜赶出来,又接到指示,第一时间赶赴甘肃,报道突发事件。

在老家,父亲肺病严重,哥哥打来两遍电话,催促立刻回家,给父亲看病。家里六岁的女儿马上要上小学,学校还没有着落。妻子一个人包揽全部家务,还要带孩子上幼儿园、学特长班,妻子还要上班、加班。想到这儿,鹏心里充满愧疚。

“年轻时忙工作。人到中年工作没减轻,家里的负担更重。孩子大了,老人老了。欠家人太多。成就没有多少。”QQ上,鹏快速回复道。约了一周,也没挤出时间见面,鹏只好在火车上用无线网卡完成与我的对话。

“神经一直绷着,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哪里出现什么突发事件,万一漏报是要问责的。”鹏说,“热线记者多是刚毕业的,或是年轻记者,没有超过五年的。”

三十六岁的鹏仍是报社的热线记者,十几年战斗在采访一线。由于业务突出,被破格晋升为高级记者,成为业界热线记者中的一面旗帜。然而,鹏并没有那份自信与自豪,相反,言谈中透着浓浓的疲惫与焦虑。

“因为媒体竞争激烈,尤其是在新媒体挑战下,传统媒体对时效要求很严。”鹏说道,“对于热线记者来说,最焦虑的,是对于突发事件能否最先知道,知道以后能否在第一时间抢发出去。你要拼尽精力与体力。”

过度的脑力、体力透支,加上长期的神经紧张与焦虑,威胁着鹏的身心健康。失眠、头痛对于鹏是经常事。

“热线记者过的都是碎片化生活。很难串起来,很多都散落给了逝去的青春年华。”鹏在网络另一端说,“其实你该体会到我们的生活和工作状态,每天每年都是如此,把自己弄得很累,没时间娱乐,工作和任务往往是最主要的,个人生活是次要的,就像我要回去给爸爸看病,都得等有工作去那里的机会。按照幸福的标准,不该是这样。”

我问他:“如果给予热线记者心理援助,你希望解决什么问题?”

“事发前焦虑的疏导和事后的修复。”鹏快速回答。

典型热线记者的心理分析

作为同行与心理咨询师,我敬佩鹏的专业水准与敬业精神。同时,我在思考是否有一种可能,让热线记者更好地适应繁重的任务,应对超负荷的心理压力,达到一种更舒展、更享受的工作与生存状态?我坚信,在所有事情中,总有一个最适合的方式,在等着我们。

焦虑是热线记者的普遍心理状态。不可知的突发性事件、随时待命的应急状态、争分夺秒的时效性报道要求、夜以继日的连续作战,一系列时间与空间的压力带给热线记者强大心理压力与身体负荷。

“坐卧不安”是鹏对自己外在状态的描述,与其对应的内心状态,是煎熬、纠结、恐惧与痛苦纠结在一起的内心体验。人在面对压力的时候,适度的焦虑是有助于完成任务的。然而,焦虑如果过度,会影响人的身心健康与平衡。

鹏给自己的生活命名为“碎片化生活”。热线记者的生活等于碎片化生活吗?从表面上来看,河流一样流畅的生活,被大量突发事件切割打碎,但是从心理感受来说,如果能够有一种更强大的存在包容这种突发事件的破坏与突击,从心理层面仍然是可以有一种流畅性存在的。当然,其中的心理调控与应对策略则大有周章。

鹏说“没有时间娱乐”,热线记者的时间被切割成碎片,碎片的时间有没有娱乐的可能呢?如果一个人有足够强大的心理能量与意愿,碎片化时间也可以用来娱乐。当然,娱乐的内容、形式、特质可能会发生创造性的改变。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