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传播格局下新闻评论的热点引导与应对

记者,你的“支持系统”是否足够强大

《舌尖上的中国》是如何“炼”成的?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苏州篇

 

 

 

 

从参与到介入:一名驻外记者怎样融入所在国媒体核心圈——新华社驻日记者的FCCJ之旅

 

一位来自中国刚年满28岁的年轻记者,成为日本外国记者俱乐部一次新闻发布会的会议主席。这其中不仅有作为中国记者的一份自豪,更有融入国外主流媒体圈的点滴经验。

                                    

                                                                  □ 王小鹏

   

2012年5月16日,经日本外国记者俱乐部(FCCJ)新闻委员会(PAC committee) 一致通过,我取得了在主席台上主持新闻发布会的资质,成为这个号称亚洲最大消息发布场的一名Moderator(会议主席)。工作人员告诉我,我是这个组织多年来唯一位来自中国的会议主席。

何谓FCCJ?

位于东京有乐,离日本皇宫仅一街之遥的日本外国记者俱乐部是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随当时的盟军最高统帅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一起到日本的一群外国记者创立的。因其地理位置靠近日本政府主要行政机构,自创立起就成为外国记者最活跃的据点,是日本政府和企业对外发布消息的平台,被认为是日本对接世界的一个窗口。与日本一般记者会的拘谨不同,在FCCJ的记者会上,无论是日本本国记者还是外国记者都可以毫无顾忌地提问,因而这里往往成为热门话题的制造工厂

 FCCJ一直是西方媒体主导的平台,《时代周刊》《经济学人》和美联社等主要新闻机构记者都是该俱乐部活跃的会员。在日本经济繁荣的时代,FCCJ的正式会员接近500人。如今,虽然日本经济风光不再,正式会员仍有300多人。除了新闻机构的会员,FCCJ还吸纳了来自企业和驻日外交官等1500余名非正式会员。

“未过门的媳妇”第一次亮相

因为一直在FCCJ的记者会上提问,我结识了俱乐部里的很多官员。2011年12月经俱乐部常务副会长和一名资深会员的推荐,我正式加入FCCJ。入会之后,我与以前一样,在每次新闻发布会上以新华社记者的名义提问,并积极参加新闻活动。2011年11月刚到新华社东京分社主持工作的颜亮提醒我,不仅要积极提问扩大新华社的影响力,还要进入这个组织的核心圈,学会搞外交。

于是我开始对这个委员会的组织架构进行了一番仔细研究,发现所有的新闻活动公告都由PAC这个委员会发布的。2012年4月在日本外务省的一次吹风会上,我碰到了一位熟悉的老会员,试着问她这个委员会是怎么运作的。她告诉我,所有的新闻发布会,谁能来演讲,谁不能来,都是这个委员会开会投票定的。我顺着这个话题接着问:那怎样才能加入这个委员会呢?她一脸得意:“找我呀,我是这个委员会的chair(主席)”。

就这样歪打正着,第二天在这位老大姐的提名下,我到FCCJ旁听PAC讨论。作为“未过门的媳妇”,我的内心有点忐忑,但是深知只能竭力表现自己的价值。在策划最近的新闻活动时,跑了多年时政的我主动发言,提出马上开始联系朝鲜问题专家,在朝鲜发射卫星的当天就召开记者发布会。提出动议后,我列举了一位非常有名望的日本朝鲜问题专家作为演讲嘉宾。在座的7位委员(包括两位FCCJ负责会务的工作人员)立刻把眼光投到我这个年轻人脸上,我感觉到自己的脸是被辣椒辣到的滋味。他们一一表态通过了我的建议,并追加了另外一名专家作为演讲嘉宾。这个提议,让我成功进入了这个委员会,成为PAC委员会10名委员之一。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