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传播格局下新闻评论的热点引导与应对

记者,你的“支持系统”是否足够强大

《舌尖上的中国》是如何“炼”成的?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苏州篇

 

 

 

 

韩国保护记者的情况与案例分析

 

在韩国没有专门保护记者的法律,记者需要的法律保护跟普通老百姓一样,没有任何差别。如果在一个社会里,记者因为经常遇到麻烦而需要特殊保护措施,这很可能说明不是简单的记者行业的问题,而另有政治文化等更加复杂的原因。

                                   

                                                            □ 李成贤[韩国]

   

记者在韩国社会有相当高的社会地位,在韩国说自己是记者是很体面的事情。比如,在韩国总统李明博的总统部工作的高级别(“首席级”)官员当中,5名是记者出身。不少韩国记者从政,比如就任国会议员等。前任韩国驻华大使郑钟旭在他赴美国耶鲁大学读博士之前就是《韩国日报》记者。

与之相对照,如果我在中国说自己是记者却会遇到尴尬。记得有一次,一个中国人拿着我的名片,翻来覆去地检查,然后来了一句:“现在的记者骗子太多了!”后来一位中国朋友解释说,记者身份在中国很微妙。

每个国家国情不同,记者的社会地位因此也不同。Fred Siebert 在1956年说:“每个国家的媒体运作性质都在某种程度上反映着它所属的社会和政治现实。” 我认为韩国是记者社会地位“过于”高的国家,而在中国,记者的社会地位应该再提高一些。

有些中国人知道我毕业于美国一所常春藤联盟大学之后,会奇怪地问我:“你哈佛毕业,还当记者干嘛?” 这也让我郁闷。在韩国,哈佛毕业的人当记者的也不少。

我这次被邀请分享当韩国记者遇到麻烦时,可以从哪些方面获得帮助和支持的经验。我知道中国媒体人为什么对这个题目感兴趣,因为在中国,记者采访过程中经常会遇到麻烦,甚至有采访时被伤害的事例。

虽然在韩国这种事情不常发生,记者工作面临的情况也不会跟中国完全“对口”,但笔者还是想介绍一下有关韩国的情况,希望对中国同行和媒体研究者有参考价值。在以下内容里,笔者将尽量把国情不一样的地方进行分析,目的是帮助中国新闻研究者更好地理解这一问题。

韩国没有“记者证”

首先,在韩国没有“记者证”。这可能很难理解。在中国,记者被鼓励随身带记者证,这不仅可作身份证明,也是保护记者的预防措施。因此,从中国的国情出发跟外国的情况直接比较会有困难。

不过,在韩国也有过“记者证”时代,那是20世纪70年代。如果一名记者不按照官方的指导报道,官方就拒绝发给他记者证。结果,有人开始卖记者证,假记者证也出现。有人还用记者证去找一些公司,威胁他们违反了有关企业安全法律而向他们敲诈钱财。

目前,在韩国正规媒体机构工作的记者一般都没有记者证。不过,如果小学学生团参观报社,报社为了纪念该活动,发给学生“名誉记者证”,但这只是纪念品。

还有,有时可以看到个别地方非主流媒体机构以发记者证的名义向想当记者的人索要很高的“手续费”的报道,这肯定是个骗局。

韩国虽然没有记者证,但是有“Press Pass 或Press Card (媒体入场证)”。 这是当一个记者负责报道一些官方单位时,比如外交部或法庭,为了方便记者“进门”到政府办公楼参加新闻发布会发的通行证。

此外,还有往往有时间限制的,在某活动期间有效的入场证。比如韩国丽水召开世博会,媒体机构登记后可以拿到 “Press Pass”,这样在世博会期间可以准入。但这都不是记者证,不过一般人看了,往往误认为这是“记者证”。

韩国记者协会

在韩国,维护记者权利的代表性机构是“韩国记者协会”。它成立于1964年,目的是为了团结对抗当时军事政权试图压迫言论自由的行为。“韩国记者协会”的四个纲领是维护言论自由,提高记者素养,保护记者权利,加强国际交流。

在韩国,这不是唯一的记者机构,还有“韩国新闻协会”“韩国新闻编辑人协会”等权威机构。但是韩国记者协会规模最大,目前拥有8000名左右记者会员。

在韩国每个媒体机构都有劳动组织,除了致力于提高记者工资、改善工作环境之外,他们还通过该组织来阻止报社为了企业利益损害报道公正性的行为,保持编辑独立性。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