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传播格局下新闻评论的热点引导与应对

记者,你的“支持系统”是否足够强大

《舌尖上的中国》是如何“炼”成的?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苏州篇

 

 

 

 

微评冲击下传统媒体评论的创新空间

 

微博给传统新闻评论写作带来了反思的机会,微评的一语风行也给评论写作的“走转改”提供了很多有益启示,但那种因微评出现而否定传统新闻评论的观点是偏激的。

                                    

                                                                  □ 曹 林

   

微博还没有出现的时代,面对新闻评论的同质化、口水化和快餐化,就有时评人尖锐地批评“时评正在成为一种脑残文体”。当微博出现后,短小精悍、言简意赅、寓言深刻的微言快语网络风行,更对传统新闻评论产生了不小冲击。虽然只有140字,但已经包含了一篇好的新闻评论所应该具备的所有要素:醒目的标题、独到的论点、形象的比喻、流畅的语言和清晰的论证。相比之下,那些谈论同一个话题却动辄下笔千言、动辄引用这个理论那个案例的传统新闻评论,显得“弱爆”了。微博中有很多类似的精彩评论,既快,能在第一时间在网络呈现,又极有表达效率,更因为网络的相对自由,不必绕来攻绕去而能直话直说直指要害。

很多媒体人和网友都惊呼传统评论的末日已来临:有了微博评论后,传统新闻评论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有媒体人称时评写作应该有一场革命,建议报章的评论版应取消长篇大论,时评家应该告别昔日动辄上千言的写作习惯,而顺应微博时代的要求,写140字之内的微评。还有媒体人对这种新出现的微评推崇有加,认为虽是同样议题,“E时评”往往直指本质,省却了传统时评的起承转合,不搞隔靴搔痒,不玩曲线救国,常常一针见血,一口咬出馅。话语多新锐,文风少正经。热点焦点同聚,修辞手法齐飞。畅快淋漓,回味无穷。娱乐与宣泄,同步实现。

我认为,微博的冲击给传统新闻评论写作带来了反思的机会,微评的一语风行也给评论写作的“走转改”提供了很多有益启示,但那种因微评的出现而否定传统新闻评论的想法是偏激的。微博及微评不是传统评论的终结者,而是一个有益的补充;基于新闻评论的文体规范和功能要求,加上微评本身的问题,新兴的微评是取代不了传统评论的。传统媒体的新闻评论应该在创新和“走转改”中适应新传播语境的要求,而不能被替代。

微博评论只能是补充

我也非常喜欢很多短小精悍的微时评,但无论微博评论多精彩,只能作为有益的补充,而无法取代传统媒体的评论。

微评论虽然精彩,但也只停留于感官上的“精彩”——140个字的分量和容量,再短小精悍,也不能将一个问题分析清楚。新闻评论作为一个摆事实讲道理的说理文体,还是需要一定数量的字数才能将道理讲清楚。论点的引出,逻辑的推理,论据的罗列,提出建设性的解决方案,这些都需要相对充分的文字空间才能说清楚。评论需要表达效率,也就是用尽可能简洁的语言、尽可能直接的逻辑、尽可能清晰的论证说服读者,但再有效率的表达,也很难做到短短百余字就能将一个问题分析清楚。

微博评论的精彩,很多时候并非源于它用简短的论证把一个问题分析清楚了,而是通过形象生动的修辞和有感染力的语言,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分析视角。

多数微评论都是如此,由于“微”的限制,精彩只停留于某个灵光一现的论点、角度、比喻、对比、铺陈、概括或反讽,并没有深入分析和严密推理的空间。比如这条微评论:上帝欲叫谁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欲先使其疯狂,必先使其买房。我问一个在深圳工作多年的朋友:“如果你死后,墓志铭打算写点啥?”他说:“我解决了住房问题”——评论的精彩,只是以俏皮的语言和辛辣的反讽分享了一种对“房价高企”的不满情绪,有修辞无论证,有情绪无理性,缺乏一篇完整的评论所需的认知上的附加值。

好的新闻评论,不仅需要评论员写出既有逻辑、又有文采、更击中要害的佳作,同样需要读者有耐心去阅读一定长度的评论,有投入一定时间和脑力去被好评论说服的心理准备。当下的传播语境中,之所以出现微评论被推崇,而传统新闻评论却被贬低的情况,与传统评论的“脑残”和“口水”有关,也与读者缺乏耐心有关——网络时代了习惯了不费脑子费时间的读段子、读微博、读短评,习惯了娱乐化、快餐化、消遣化的浅阅读,而缺乏深阅读、硬阅读的耐心,不愿意付出时间和思考去阅读相对长一点儿的评论文章。而微评论则迎合了现代人的这种浮躁的、追求新鲜刺激的阅读习惯。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