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部分省市区新一届宣传部长谈新形势下新闻宣传工作思路与举措

国际热点报道的认识与操作

“扫街”记者的镜头人生

新传播格局下地方媒体的创新与发展——温州篇

 

 

 

 

塑造我们的“世界观”

——《国际先驱导报》国际报道的理念与实践

                                   

                                                                 □ 李 颖

   

探索新的世界观,这是《国际先驱导报》创办之初就确定下的远大目标。导报创刊至今走过了十个春秋,十年来的导报既有一定作为、但又不平坦的发展路径,既令我们更深切地领悟“探索新世界观”的高瞻远瞩,同时也更深切地感受到其实践中的知易行难。

探索新的世界观,必须有思考有担当

从大环境而言,今日中国的实力地位已大不同于改革开放初期,甚至与十年前也并不相同:仅从GDP而言已是世界第二,在依然在经济问题中苦苦煎熬的美欧眼中,对中国的主观观感也已是羡慕嫉妒恨五味杂陈。然而,问题关键在于,中国人自身对中国实力地位的认知、对中国在世界上应扮演什么角色的定位。简言之,国人的世界观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分歧。中国的综合实力是不是已经是世界第二;中国应不应该有世界第二的担当;中国的发展、外交及国际战略是否应该调整;围绕这些问题,官方民间学界都存在着不一致的声音。
    对比三十多年前,邓小平提出的“改革开放”可以说就是中国当时的国际战略。国人痛定思痛,形成一种世界观认知上的凝聚力,上下一心,国内埋头苦干谋求经济建设发展、手段上开放国门睁眼看世界,在国际地位上迎头赶上。
    而大约十年前,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辉煌成果将中国推进到一个新的崛起时代,“9·11”引发的世界性反恐则给了中国战略机遇期和相对较好的国际环境。此时大多国人的世界观仍基本一致,这就是:中国依然是发展中国家,但中国正在崛起于世界民族之林。与“初识世界”“开放”服务于国内发展改革不同的是,经过这么多年开放国门后,大多数国人开始更加深入地了解和认知外部世界、并开始对探索中国国际定位提升及国际事务介入怀有浓厚兴趣。
    但在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今日中国,对于未来一段时间的中国国际战略,可以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脱节和错位:

国家实力和国人认知之间——今天中国实力已大大上升,但国人的认知上出现了分歧,目前主流观点仍在坚持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但不少学界人士指出,中国经济实力上已然是世界老二,但国际影响力上远不是世界老二,应当谋求,不少国人也有如是的期待和呼声。

战略定位和战略表述之间——相比当年“改革开放”的清晰定位,如今中国的战略定位是韬光养晦?和平崛起?和谐世界?战略定位的模糊又造成了一些重大战略概念和具体行为上的纠结矛盾。比如一方面冀望大力提升中国国际话语权,另一方面又对美国的所谓责任论产生防御心态,担心陷入美国人的阴谋。对周边小国的挑衅很气愤,却似乎又难以针锋相对地做斗争。对自身在全球体系中的地位不够自信,在某些外交领域中呈现出现事端、应对事端的应激—反应式做法,而缺乏运筹帷幄的大棋局。

政府、智库和媒体之间——今日中国这三者之间的互动只能增强而别无他途。

中国究竟是不是世界第二?要不要当世界第二?或者在此过程中还需要一个新的“三步走”时间表吗?世界老大美国“重返亚太”究竟是战略转移还是战略收缩?其引发的中国外部环境是否变化,战略机遇期是否终结?中国是不是需要一个新的战略或哪怕是战略的调整?

这些问题需要充分讨论。现在的舆论环境已被媒体充分覆盖,在战略转型的讨论过程中,作为以国际时政类报道为主业的媒体更不能缺位失语,媒体从业人员需要和读者一起来学习、探索、塑造我们共同的世界观。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